临淄方言

临淄方言

时间:2004-11-01 14:24:00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临淄方言属于冀鲁官话区,有许多方言现象与我国北方广大地区是相通的。临淄话声母有舌根浊鼻音[ŋ],普通话中的开口呼零声母字“哀、安、昂、奥、恩、欧“等临淄话都加[ŋ]声母;没有舌尖浊擦音 r ,“人、然、肉、热”等读 l 声母;没有直读音节er,“儿、耳、二、日”等读[ι] 声母,“二”[ι]的特殊读音和“二、日”同音成了临淄方言的一大特色。临淄话比普通话多韵母[i],“街、鞋、矮”等字临淄话都读[i]韵母;ei韵母字比普通话多,“则、册、色、白、迫、得”等字都读ei韵母;韵母ei不与l声母拼合,普通话中lei音节的字“雷、类、泪”等一律读lui,等等。声调与普通话调类相同,调值不同。此外,某些单字在特定词语中往往发生变读。

  临淄方言词汇丰富,有些土语地方色彩强烈。如:“埝儿”(niɑnr地方)、“稿儿”(gɑor东西)、“张”(zhɑng这样)、“娘”(niɑng那样)等。“稿儿”几乎成了临淄方言的代名词。“张”、“娘”是临淄话连读音变的典型,同时还派生出了意向介乎“张、娘”之间的“乜”。有些结构形式与普通话相同的词语,所指义项超出了普通话的使用范畴,甚至相去甚远。如:“抢车子”(推车子)、“包子”(水饺)、“壮”(肥沃)等。本篇收入临淄方言义项的词语900多条。临淄方言“子”尾词丰富,一些普通话不带“子”尾的词,在临淄方言中带“子”尾。临淄方言在语法方面与普通话出入不大,但也有若干小的差异。

  临淄境内虽不存在地方语言障碍,却有明显的地域差异。因受边境区县的影响,境南的边河乡与淄川区语音基本相同,见面打招呼称“怀”(huɑi),是“伙计唉”连读的简化;乡内辛庄一带说“这个”“那个”为“这行(hɑng)”“那行(hɑng)”。淄河东岸的齐陵、皇城等镇与青州方言相似,儿化韵较重,把到明天说成“赶明儿”(gɑn mingr)。朱台镇靠近兴福镇的村庄说话带点博兴话的味道,召口乡六天务等村的语音中有桓台话成分,金岭镇回族人说话与青州东关的回民基本相同。
 
  随着普通话的普及,很多方言词语已逐渐被新说法所取代。如:油条取代了油炸果子,馒头取代了馍馍、卷子,毛笔取代了写管,火柴取代了洋火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