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国重要事件
省情资料库检索
孟尝君养士

孟尝君养士

时间:2004-09-22 17:09:00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  孟尝君田文是战国田齐宗室贵族。是齐宣王相国靖国君田婴的庶子。他所处的时代,尊贤敬士成为时风。田文承袭父爵伊始,即广招贤士,豢养食客达3000人之多,故有倾天下之士的美名。也正是他的好士、爱士、养士成就了他战国瞩目的功业。

  一、田文身世

  田婴有四十多个儿子。其中有他的小妾生的一个儿子叫文。田文是五月五日出生的。田婴告诉田文的母亲说:“此日得的子不吉利。不要养活他。”可是,田文的母亲还是偷偷地把他养活下来了。等他长大后,他的母亲便通过田文的兄弟引他见田婴。田婴见了这个孩子愤怒地对他母亲说:“我让你把这个孩子扔掉了,你竟敢又把他养活了,这是为什么?”田文的母亲没有回答,田文却立即叩头下拜,接着反问田婴说:“您不让养育五月五日生的孩子,是什么缘故?”田婴回答说:“五月出生的孩子,长大了会顶过门高,这样的孩子,命宿害父害母。”田文说:“人的生命是由上天授予呢?还是由门户决定呢?”田婴不知怎么回答好,未语。田文接着说:“如果是由上天授予的,您何必忧虑呢?如果是由门户决定的,那么只要加高门户就可以了,谁还能长到那么高呢?”田婴无言以对,便斥责道:“你不要说了。”
  过了一些时候,田文问他父亲说:“儿子的儿子叫什么?”田婴回答:“叫孙子。”田文接着问:“孙子的孙子叫么?”田文回答:“叫玄孙。”田文又问:“玄孙的孙子叫什么?”田婴说:“我不知道了。”田文说:“您执掌大权担任齐国相国,如今已经历三代君主了,可是齐国的领土没有增广,您的私家却积贮了万金的财富,门下也看不到一位贤能之士。我听说,将军的门庭必出将军,相国的门庭必出相国。现在您的妻妾可以践踏绫罗绸缎,而贤士却穿不上粗布短衣;您的男仆女奴有剩余的饭食肉羹,而贤士却连糠菜也吃不饱。现在您还一个劲地加多积贮,想留给那些连称呼都叫不上来的人,却忘记国家在诸侯中一天天失势。这是我私下深感奇怪的。”青少年的田文在父亲面前初显头角,田婴这才发现,原来田文胸怀大略,识见高深,出言不凡,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一席话,田婴茅塞顿开,对这个庶出的“不祥”之子不得不另眼相看,改变了对田文的态度,改而器重他。从此,让他主持家政,接待宾客。田婴的门下宾客日渐增多,而田文尚贤好士的名声也渐渐地远播于天下。各诸侯国都派人来建议田婴立田文为世子,田婴顺从众议,立田文为世子。田婴去世后,追谥靖郭君,田文继承了田婴的爵位。
  田婴田文所处的时代,尊贤养士已成风气。从田文对父亲提出“门下也看不到一位贤能之士”和“而贤士却穿不上粗布短衣、连糠菜也吃不饱”的问题看,田婴家中早已养士多人。《战国策·齐策》中记载了田婴两件养士的事:一是“靖郭君将城薛。”说的是田婴准备在薛邑筑城墙,门客多来劝阻。田婴叫传达人员不再给劝阻的人通报。有一个门客要求接见,说:“我要说三个字就行,多说一个字请把我烹死。”田婴觉得奇怪,便召见了他。门客急趋向前,说:“海大鱼。”转身就走。田婴不解其意,请门客把话说完。门客说:“您没有听说过海大鱼吗?用鱼网扑不到它,用鱼钩牵不上它;可是当干得连一滴水都没有时,小蚂蚁,蝼蛄也能制服它。如今齐国也是您的水呀!如果您永远拥有齐国,要了薛邑又有什么用呢!可是当您失去了齐国,即使把薛城筑得天一样高,又有什么用呢?”于是田婴放弃了在薛邑筑城的打算。
  二是“靖郭君善齐貌辨”。田婴有一个门客叫齐貌辨,田婴对他很好。因齐貌辨有些小毛病,手下的人很不喜欢他。门人士尉规劝靖郭君,他不采纳,士尉就告辞而去。他的儿子田文又私下劝他,他大发雷霆!“我宰了你们这一邦子,你们看看,假如我们家中有谁能赶得上齐貌辨的,那我就没有话说了。”于是他给齐貌辨安排住上等房子,让长子侍奉他,早晚款待他。
  齐威王去世,宣王继位,田婴被辞去相职,退居邑。这时,齐貌辨冒着生命危险去齐都游说齐宣王,宣王说:“你不就是靖郭君所听从所喜欢的人吗?”齐貌辨说:“喜欢我倒是有的,听从我的话可没有这回事。当大王身为太子时,我劝靖郭君废掉而另立卫姬的儿子郊师为太子。他哭哭啼啼地说:‘这不行,我不忍心这么做。’如果听了我的话,他就没有今天的祸患了。这是第一;楚国的相国昭阳要求用几倍的地盘来换薛邑。我劝他同意换,他又不听我的话,说:‘我接受了先王的封邑,换了薛邑怎么对得起先王呢,况且,先王的庙堂就在薛邑,我怎么把先王的庙堂给楚国呢?’这是第二。”齐宣王听后叹了一口气,说:“我年轻,丝毫不了解这些情况。您愿为我把靖郭君请来吗?”齐貌辨说:“敬受命”。齐宣王亲自到郊外迎接靖郭君。继任田婴为相国。田文继承这一传统,进而扩大了田婴养士的规模和范围。

  二、养士敬士

  孟尝君养士,是真心爱士,实心养士,诚心用士。
  孟尝君在薛邑,招揽各诸侯国的宾客以及犯罪逃亡的人。宁肯舍弃家业也给他们丰厚的待遇。有一次,孟尝君招待宾客吃晚饭,有一个人遮住了灯亮,那个宾客很恼火,认为饭食的质量肯定不相等,放下碗筷就要辞别而去。孟尝君马上站起来,亲自端着自己的饭食与他的饭相比,那个宾客惭愧得无地自容。刎颈自杀表示谢罪。
  孟尝君每当接待宾客、谈话时,总是在屏风后安排侍史,让他记录孟尝君与宾客谈话的内容,记载所有宾客亲戚的住处。宾客刚刚离去,孟尝君就派使者到宾客亲戚家里抚慰问候,献上礼物。
  孟尝君对于来到门下的宾客都一样热情接纳,不挑拣,无亲疏,一律给予优厚的待遇。所以,宾客们都认为孟尝君与自己亲近,情愿归附为他效力。天下的贤士倾心向往,不几年就养了食客三千多人,一时有倾天下之士的美名。他与当时、稍后的赵国平原君赵胜,魏国信陵君魏无忌,楚国春申君黄歇被合称为尚贤好士的“战国四公子。”
  田文养士,比他父亲更懂得“得士者强,失士者亡”的道理,“得士者强”就是他养士的目的。要养士必须先得士,得士必须爱士,待之以礼,邦之以利。于此最为代表的事例,就是“齐人有冯谖者”,家境贫穷无法维持生活,便穿着草鞋远道而来见孟尝君,孟尝君问:“先生有什么爱好和本事吗?”冯谖回答:“没有什么爱好,也没有什么本事。”孟尝君又说:“承蒙先生远道光临,有什么指教我的?”冯谖回答:“听说您乐于养士,我只是因为贫穷想归附于您谋碗饭吃。”孟尝君笑了笑没再说什么便让人把他安排在下等食客的住所里。孟尝君的食客集团有上、中、下三个等级之分。衣食住行的物质待遇各有区别。下客食菜、居传舍,类似临时接待站;中客食鱼、居幸舍,称鱼客;上客食肉,居代舍,出入乘车,称车客。因为不同的宾客居住在不同的客舍中,所以食客又名舍人,每级舍人有舍长,如此形成了比较严密的舍人组织。冯谖被收留,十天之后孟尝君询问住所的负责人:“客人近来做了些什么?”回答说:“冯先生太穷了,只有一把剑,还是草绳缠着剑把,他时而弹着剑把唱道:“长剑啊,咱们回家吧,吃饭没有鱼。”孟尝君听后让冯谖搬到中等食客的住所里,吃饭有了鱼。又过了五天,孟尝君又去询问冯谖的情况,负责人回答:“客人又弹着剑唱道‘长剑啊,咱们回去吧,出门没有车’。”于是孟尝君又把冯谖迁到了上等食客住所里。出入有车坐。又过了五天,孟尝君再次询问,回答说:“冯先生又弹着剑唱道‘长剑啊,咱们回家吧,没有办法养活家’。”左右的人都很厌恶他,认为他是个贪得无厌的人。”孟尝君问:“冯先生有亲属吗?”左右的人回答:“家有老母。”孟尝君便派人供应他家吃的,不使他缺少什么。于是冯谖不再唱了。
  过了一年,冯谖没再说什么。孟尝君任齐相国。受封万户于薛,他的食客有三千之多。食邑的赋税收不够供养这么多食客,就派人到薛邑贷款放债。由于年景不好,借债人多数不能付息,食客的需用将无法供给,对这种情况,孟尝君焦虑不安,就问左右侍从,谁可以到薛邑去收债?冯谖说:“我能”。孟尝君向冯谖道歉:“前多有得罪,承蒙先生不予见怪,你果真愿意替我到薛邑去收债吗?”冯谖说:“愿意的。”于是,为他准备好了车马,整理好行装,交付好债卷。冯谖便出发上路了。走时冯谖问孟尝君:“收完债,您要买点什么回来吗?”孟尝君说:“看我家缺少什么就买什么吧!”冯谖到了薛邑,派管事的人召集起那些应当还债的人来,核对债卷,当债卷核对完毕之后,能付息的付息,不能付息的,冯谖假传孟尝君的命令,把债卷统统烧掉了。百姓都高呼:“圣君!”冯谖并用收回的债款,置办了酒席,请大家开怀畅饮。在坐的人都站起来,连续两次行跪拜大礼。
  冯谖返回齐都,清晨去求见孟尝君。孟尝君整好衣帽迎接。说:“债都收完了吗?”冯谖说:“债都收完了。”“买回来什么东西呢?”“您说:‘看我家缺少什么就买什么。’我考虑,您府中有用不完的珍宝,狗马充满厩圈,阶前全是美女。您家缺少的唯独是‘义’而已。我为您买回‘义’来了。”孟尝君问买‘义’是怎么回事,冯谖说:“您有小小的薛邑,对这里的百姓,不把他们当作自己的儿子那样地爱护,却象商人一样,从他们身上榨取利益,我便私自假托您的命令,把所有的债款赐给了百姓,把债卷全部烧毁了。百姓因而高呼您‘圣君!’。这就是我所为您买回的‘义’”。孟尝君听后,并没有真正理解这个‘义’的含意,默默作罢。
  一年之后,齐闵王继位。当时身为齐相的孟尝君已有震王之势。有人在齐王面前说孟尝君的坏话,齐王对孟尝君说:“您是先王的大臣,我不敢以先王的大臣作为自己的臣子。”遂罢了田文的官。田文被免职离开齐都要回自己的封地薛邑。当孟尝君离薛邑不到百里路程时,百姓们扶老携幼,在半途中迎接他,孟尝君回头对冯谖说:“先生为我买的‘义’,现在我看见了。”冯谖说:“狡兔有三窟,仅能免于死亡而已,现在您只有一窟,还不能放心地睡大觉。让我为您再造两窟。借给我一辆可以跑到秦国的车子,我一定让您在齐国更显贵,食邑更加宽广。您看可以吗?”于是孟尝君准备了马车和礼物送冯谖上了路。冯谖到了秦国对秦王说:“天下的游说之士驾车向西来到秦国的,无一不是想要使秦国强大而使齐国削弱的;乘车向东进入齐国的,无一不是要齐国强大而使秦国削弱的。这是两个决以雌雄的国家。与对方决不并存的就是强大有力的雄国。是雄国的就可得天下。”秦王听得入了神,挺直身子跪着问冯谖:“您看要使秦国避免成为软弱无力的国家该怎么办才好呢?”冯谖回答:“大王也知道齐王罢了孟尝君的官吧?”秦王说:“听到了这件事。”冯谖说:“使齐国受到敬重的,就是孟尝君。如今齐国国君听信了毁谤之言而把孟尝君罢免了,孟尝君心中无比怨愤,必定背离齐国,他背离齐国进入秦国,那么齐国的国情、朝廷中上至君王下至官吏的状况都为秦国所掌握,您将得到整个齐国的土地,岂只是称雄呢?您赶快派使者带着礼物暗地里去迎接孟尝君,不能失掉良机啊!如果,齐王明白过来,再度起用孟尝君,谁是雌谁是雄还是未知数哩。”秦王听了非常高兴。就派人带十辆马车载着百镒黄金去迎接孟尝君。冯谖告别了秦王而抢在秦使者前面赶到齐国,见到齐闵王,说:“天下游说之士驾车东来到齐国的,无不是想使齐国强大而使秦国削弱的;乘车向西进入秦国的,无一不是要使秦国强大而使齐国削弱的。秦国与齐国是两个决一雌雄的国家,秦国强大那么齐国必定软弱,这两个国家势必不能同时称雄,现在我私下得知秦国已经派遣使者带着十辆马车载着百镒黄金来迎接孟尝君了。孟尝君不去西秦就罢了,如果去西秦任相,那么天下将归秦国所有,秦国是强大的雄国,齐国就是软弱无力的雌国,那么临淄、即墨就失在旦夕了。大王为什么不在秦国使者未到之前,赶快恢复孟尝君的官位,并给他增加封邑来表示向他道歉呢?如果这样做了,孟尝君必定高兴而愿意接受。秦国虽是强国,岂能任意到别的国家迎接人家的相国呢?要挫败秦国的阴谋,断绝他称强称霸的计划,就看大王对待孟尝君的态度了。闵王听了,顿时明白过来,说:“好。”于是立即派人至边境等候秦国使者。秦使者到齐国边境,听说齐王已恢复了孟尝君的官位,不仅给了他原来的封邑土地,还给他增加了千户。便回去了,在冯谖的帮助下,孟尝君复了相位。

  三、主贤士忠

  孟尝君养士的目的,正像一个名叫胜的人对他说地:“我希望您能用府库的财产收天下的贤士,为您决断疑难事件,应付突发变故。”孟尝君所养的士,虽不可能都是知名人物,也不可能都能为他排忧解难,但确都能诚待孟尝君。故也出现了不少看似平庸,却真心报主,功不可没的人。
  孟尝君被逐出齐都,又返回时。有个叫谭拾子的在国都边界上迎接他,并问:“在齐国的大夫中,有没有你怨恨的人呢?”孟尝君说:“有”。“你把他们杀了就满意了吗?”孟尝君说:“是的。”谭拾子说:“事物总有它发展的规律,人总有一死,这是必然规律。人有钱有势,别人就会来亲近他;若贫穷低贱,别人就会远离他。这也是很自然的事。让我拿市场来打个比喻:早晨市场上人很拥挤,晚上市场上就空虚,这并不是因为人们早晨喜欢市场。晚上厌恶市场。只是因为早晨市上有人们所需要的东西,所以大家都奔赴那里。晚上市场上没有多少东西了,所以大家都离开那里。希望您不要怨恨齐国的士大夫。”于是孟尝君就从簿上全部划去了五百个他所怨恨的人的姓名。不再提起这件事。从而赢得了更多人的信任。
  孟尝君曾出行五国,到楚国时,楚王送给他一张象牙床。楚都的登徒官正值班,该他去送象牙床,可是他不想去送。见到孟尝君的门人公孙戍,说:“我是楚都的登徒官,该由我代楚王去给孟尝君送象牙床。但象牙床价值千金,如果有丝毫损伤,就是卖了妻子,我也赔不了。您如果能让我不去送象牙床,我愿把家传的宝剑送给您。”公孙戍说:“好。”公孙戍去见孟尝君,说:“您难道已经接受了楚王送的象牙床吗?”孟尝君说:“是的。”公孙戍说:“我希望您不要接受。”孟尝君说:“为什么?”公孙戍说:“五国之所以都把相印交给您,是因为知道您在齐国能振兴贫困之士,有存亡继绝之义,五国的明君才把国家大事委托给您,他们真正喜欢的是您的义气,爱慕的是您的廉洁。现在您到楚国,就接受象牙床,那些您还没有去的国家,又将如何来接待您呢?我希望您不要接受这份礼品。”孟尝君说:“好。”遂谢绝了楚王象牙床之赠。
  秦昭王听说孟尝君贤能,就选派泾阳君到齐国作人质,请求见到孟尝君。孟尝君准备去秦国,而宾客都不赞成他去。劝说他不去的上千人。可是他就是不听。苏秦想劝孟尝君,孟尝君说:“有关人的事我都知道了,我所不知道的,只是有关鬼的事罢了。”苏秦说:“我现在来不敢谈论有关人的事,只是为了鬼事才来拜访您。这次来到齐国,早晨经过淄河,碰上一个泥人和一个木偶在谈话,木偶对泥人说:‘您是西岸上的泥土揉和做成的。当大雨一来,淄水瀑涨,您可就被冲坏了。’泥人说:‘不对。我是西岸上的泥土,即使冲坏,我还是到西岸,归还泥土,若天真的下起雨来,水流冲着您跑,可不知把您冲到哪里去了。’当前秦国,是个如狼似虎的国家,而您执意前往,如果一旦回不来,您能不被泥人嘲笑吗?”孟尝君听了以后,便取消了去秦国的打算。
  齐闵王三年(公元前298年)派孟尝君到了秦国,秦昭王让孟尝君担任了秦的相国。臣僚中有人劝秦王说:“孟尝君的确贤能,可是他是齐王的同宗,现在任秦相,谋划事情必定先替齐国打算。而后才考虑秦国,秦国可就危险了。”于是秦昭王罢免了孟尝君的相国,并把他囚禁了起来,图谋杀掉他。无奈之下,孟尝君得知秦王很听其宠妾的话,遂派人去见秦昭王的宠妾请求解救,那个宠妾提出希望得到孟尝君的白色狐皮裘后才肯帮助他。但是孟尝君来的时候只带有一件白色狐裘,入秦时已经献给秦昭王了。孟尝君为此事一筹莫展,只好问计于随行入秦的门客,门客哑口无声。这时,有一位能力差但会披狗皮盗东西的人,说:“我能拿到那件白色狐皮裘。”于是当夜他化装成狗,钻入了秦宫的仓库,取出献给秦王的那件白狐皮裘。孟尝君派人又献给了秦王那位宠妾。那位宠妾向昭王说情,孟尝君得释。孟尝君获得释放后,立即乘车想逃离秦地。夜半时分到了函谷关。昭王后悔放了孟尝君,再找他已逃走了。便立刻派人追捕。孟尝君一行到了函谷关,天未亮,按规定鸡叫时才能开城门让人们出入,孟尝君怕追兵赶到难以逃脱,万分着急。宾客中有位会学鸡叫的人便学起鸡叫来,他一学鸡叫,附近的鸡随着一齐叫起来,守关人以为到了开关时候,便开了关门。孟尝君等出示证件逃出了函谷关。秦兵虽然追到关前,但落在了孟尝君的后面。当初,孟尝君把这两个人安排在宾客中的时候。宾客无不感到羞耻,觉得脸上无光。等孟尝君在秦国遭到劫难而靠这两个人的鸡呜狗盗之技解决了别人办不到的问题时。宾客们更加佩服孟尝君广招宾客不分人等的做法了。
  齐闵王为派孟尝君去秦遭难而感到内疚。孟尝君回到齐国后,就又让他做了相国,执掌国政。
  孟尝君怨恨秦国,准备以齐国曾经帮助韩国、魏国攻打楚国为理由,来联合韩、魏攻打秦国,为此向西周借兵和粮食。苏代对孟尝君劝说:“您拿齐国的兵力帮助韩、魏打楚达九年的时间,虽然取得了宛、叶以北的地方,结果却使韩、魏两国强大起来了。如果你再去攻打秦国就会越加强了韩、魏的力量。韩、魏两国南边没有楚国忧虑,北边没有秦国的祸患,那么齐国就危险了。韩、魏强盛起来必定轻齐而畏秦。我实在替您对所处的这种形势感到不安。您不如让西周与秦交好,您不要攻秦,也不要借兵和借粮。您把军队开临函谷关,但不进攻秦国,让西周把您的心情告诉秦昭王,说:“薛公一定不会攻破秦国来增强韩、魏两国的势力。他要进攻秦国,不过是想要大王责成楚国把东国割给齐国,并请您把楚怀王释放出来讲和。您让西周用这种做法给秦国好处,秦国能够不被攻伐而是拿楚国的地盘保全了自己,秦国必定情愿这么办。楚王能够获释,也一定感激齐国。齐国得到东国自然日益强大,薛邑也就世世代代没有忧患了。秦非很弱,有一定实力,而处在韩、魏的西邻,韩、魏两国必定依重齐国。”孟尝君听了,非常赞同。于是让韩、魏向秦国祝贺,避免了一场兵灾,而齐国从中获得了利益。
  孟尝君任相时,他的侍从魏子替他去收薛邑的租税,三次往返,结果一份租税也没收回来。孟尝君问他这是什么缘故,魏子回答:“有位贤德的人,我私自借您的名义把租税赠给了他,所以没有收回来。”孟尝君听后发了火,一气之下辞了魏子。几年之后,有人向齐闵王造谣言说:“孟尝君将要发动叛乱。”等到田甲劫持闵王,闵王便猜疑是孟尝君策划的,为避免殃祸孟尝君出逃了。曾经得到魏子赠粮的那位贤人听说了这件事,就上书给闵王申明孟尝君不会作乱。并请求以自己的生命作保。于是在齐宫门口刎颈自杀,以此替孟尝君表明清白。闵王为之震惊,查明实情,孟尝君果然没有叛乱阴谋。便要召回孟尝君恢复相位。然而孟尝君却因此推病,要求辞官回邑养老。闵王答应了他的请求。
  此后,秦国的逃亡将领吕礼担任了齐相国,他陷害苏代于困境。苏代对孟尝君说:“周最对于齐王是极为忠诚的。可是齐王把他驱逐了。而且听信亲弗的意见让吕礼做了相国。其原因就是打算联合秦国,齐、秦联合,那么亲弗和吕礼就会受到重用。他们受重用,齐、秦必定轻视您。您不如急速向北进军,促使赵与秦、魏讲和,召回周最来显示您的厚道,还可以挽回齐王的信用。又能防止因齐、楚联合将造成各国关系的变化。齐不去傍秦,各诸侯就会都来靠齐,亲弗势必出逃。这样一来,除了您之外,齐王还能跟谁一起治理他的国家呢?”于是孟尝君听从了苏代的计谋,因而吕礼嫉恨并要谋害孟尝君。孟尝君很害怕,就给秦国丞相穰侯魏冉写了一封信,说:“我听说秦国打算让吕礼来联齐国,齐是天下强国。齐、秦联合成功,吕礼将要得势,您必会被秦王轻视了。如果秦、齐结盟来对付韩、赵、魏,那么吕礼必将为秦、齐两国相国了。再说,即使齐国免于诸侯攻击的兵祸,齐国也一定会深深地仇恨您。您不如劝说秦王攻打齐国。齐国被攻伐,我会设法请求秦王把所得的齐国土地封给您。齐国被攻破,秦怕魏强,秦王必定重用您去结交魏。魏败于齐国又害怕秦国,它一定推重您以便结交秦国。这样,您既能凭攻破齐建立自己的功劳,扶持魏国提高地位;又可以攻伐齐国得到封邑,使秦,魏同时敬重您。如果,齐国不被破,吕礼再被任用,您一定陷于极端的困境之中。”于是襄侯向秦昭王进言攻齐。迫使吕礼逃离了齐国。
  后来,齐闵王灭掉了宋国,愈加骄傲起来,打算除掉孟尝君。孟尝君很恐惧,就到了魏国。魏昭王任他为相,同西边的秦、赵联合,帮助燕国打败了齐国,齐闵王逃到莒,后来死在那里。齐襄王即位,当时孟尝君在诸侯之间持中立地位,不从属那个君王。齐襄王由于刚刚即位,畏惧孟尝君的权势,便与孟尝君和好,与他亲近起来,但没有给以有权职位。
  田文辞世,他的门客各自散去,给孟尝君留下了养士美名,流传于世。

上一篇:鲁仲连义不帝秦     下一篇:缇萦义行感动皇帝废肉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