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国重要事件
省情资料库检索
崔杼之乱

崔杼之乱

时间:2004-09-22 17:13:00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  崔氏出自姜姓,齐丁公伋嫡子季子让国叔乙,食采于崔(今山东省章丘市平陵,遂以邑为氏。季子生穆伯,穆伯生崔沃,崔沃生崔野,八世孙夭生杼。(《唐书·宰相世系表》)
  崔杼富有权略与手段,故能以弱冠之年有宠于齐惠公。但这却引起了世为齐国上卿执政的高氏和国氏的猜忌和不安。公元前599年,惠公去世,齐顷公无野即位,高无咎与国佐联合驱遂崔杼。崔杼流亡卫国。
  齐顷公在位十七年死去,灵公环即位。此后不久,灵公召流亡在外的崔杼回国。
  齐灵公八年,高无咎之子高弱,据卢(今山东省长清县东南)叛乱,齐灵公立崔杼为大夫,同时又任命庆克为辅臣,然后率军围攻卢城,同年十二月高弱投降。崔杼的政治生涯从此开始了新的转机。
  《左传·襄公二年》载:齐国军队讨伐莱国,莱国派大夫正舆子贿赂齐国太监夙沙卫,又献精选牛、马各一万匹,从而使齐国退兵。灵公十五年(公元前567年)十二月,齐国大国终于灭掉莱国。战后,灵公派“高厚、崔杼定其田”(《左传·襄公六年》)崔杼、高厚一同考察莱境,拟定莱国土地城邑的安排方案。由此可知,崔杼已是齐国政治舞台上举足轻重的人物了。
  灵公二十七年(公元前555年)冬季,晋国因为齐国屡次侵鲁、卫边邑,遂联合诸侯之军,共同进伐齐国。平阴之役,齐军大败,联军长驱直入,包围临淄。次年春,联军才撤出齐境。灵公因此而惊吓成疾。在君位即将更选之际,齐国政局再度紧张起来,这为崔杼攫取更大的权力,提供了机会。
  原来,齐灵公娶鲁女为妻,名叫颜懿姬,可是她没有生儿子,而她的随嫁侄女,却生了公子光,而且被立为太子。仲子、戎子最得灵公的宠爱,而仲子生了公子牙之后,就把公子牙托付给戎子,于是戎子就要求灵公把公子牙立为太子,灵公满口就答应了。这件事连公子牙的生母仲子都感到不妥。仲子劝阻灵公说:“不可这样做,废嫡立庶是不吉祥的,而且也很难取信各诸侯的,因为公子光不被立的太子已经得到各诸侯的承认,如今无缘把他废黜,就等于废黜了一个诸侯。如果用欺骗诸侯来皆天下之大不韪,是很不吉利的,君王以后会后悔的。”然而齐灵公却刚愎自用,固执已见,他说:“这一切都由寡人来作主。”于是齐灵公就把太子光放逐到东部边境地区,然后派高厚辅佐公子牙立为太子,另外任命太监夙沙卫为少傅。
  崔杼对此事主见在胸,但没有急于表露声色。灵公二十八年(公元前554年)春夏之交病重,崔杼看到举事的机会已到,遂暗中把公子光接回藏在了和自己的府中,擅自恢复公子光的太子地位。公子光在崔杼的支持下,当即杀戎子,并陈尸朝廷示众。五月三十日,齐灵公病死,崔杼佐太子光即君位,是为齐庄公。庄公、崔杼大开杀戒,在句渎之丘逮捕了公子牙;在蓝(今山东省临淄区郊外)杀高厚,并抄家没取了他的全部家财。夙沙卫在高唐发动兵变,结果兵败城破,被处以极刑。(《左传襄公十九年》)这次由灵公废嫡立爱引起的宫廷政变,在庄公消灭异已后,形成了崔杼专权的局面。但是,不久,崔杼因恃功而左右庄公不得,遂与庄公生隙。
  庄公四年(公元前550年),庄公欲亲自率军征讨卫国,预计在征服卫国之后继续挥兵攻打晋国。崔杼谏诤说:“贤君不可以这样做!因为据臣所知,齐国乘大国之乱而发兵侵略,齐国必然会受到天下诸侯的攻击,但愿贤君能三思而行。”可是齐庄公根本不听崔杼的话,从而引起崔杼的不满。他对陈须无说:“我已经对主公所谏诤,可是主公根本不采纳。……假如君臣关系有所变化,到那时他将一无所有!”此话暗示他既能扶庄公上台,也能把庄公赶下台,一旦君臣关系有所变化,庄公将一无所有。因此,陈须无看清了崔杼的野心,他曾对人们说:“崔杼说主公有错,其实他自己更是有错,所以他将不得好死。假如以大义来指责主公过错时,尚且要先贬低自己,何况是用恶劣的言行?” (《左传·襄公二十三年》)
  崔杼有政治野心,就连邻国的有识之士,也一目了然。庄公六年(公元前548年)崔杼帅师伐鲁,鲁襄公很害怕,就派使者去晋国求援,这里鲁大夫孟公绰说:“崔杼一定是有政治野心,他作战的目的不在侵略我国,而是为了拥兵自重,炫耀权势,所以他很快就会班师回国,贤君又何必为此事担心呢?齐军对人民更不会骚扰,因为这次战争跟往日战争不一样。”(《左传·襄公二十五年》)虽然崔杼在没有取得一城一邑的情况下,便草草了收兵。原来他用兵的目的确实在于拥兵。当他手握兵权之后,与庄公的矛盾也就暴发了。
  矛盾暴发的导火线,是庄公私通崔杼之妻棠姜。《左传·襄公二十五年》载:棠姜貌美,其弟东郭偃为崔杼家臣。棠之夫死时,东郭偃给崔杼赶车去吊唁。崔杼惊见棠姜绝色,顿生爱意,遂让东郭偃给他娶来,不久就通过东郭偃的关系,娶棠姜为妻了。然而棠姜到崔府后不久,便与齐庄公通奸 ,庄公频频到崔杼家与棠姜幽会。崔杼因此而怀恨齐庄公在心,想在攻晋时杀死齐庄公,以便向晋国讨好。可是却找不到适当机会,故而未得下手。齐庄公曾鞭打太监贾举,贾举怀恨在心,崔杼便让贾举窥视庄公的动静,以便伺机下手。
  同年五月,莒国国君朝齐。十六日,庄公在临淄北郭设宴款待莒子,崔杼称病没有参加宴会。次日,庄公以探视崔杼病情为借口来到崔宅,棠姜出来迎接。棠姜领着庄公兜了几个圈子之后,就进入内室,与崔杼禁闭门户,把庄公一人关在了屋外。庄公此时知道上当受骗了,便抱着廊柱唱起歌来,以表示自己后悔之意。贾举见机会已到,立即关上崔府的大门,庄公的待卫俱被关在了大门之外。这时,伏兵一吼而出,庄公一看事情不妙,便登上高台请求和解,众人不许;庄公又请求盟誓,众人仍不许;再请求到祖庙去自杀,众人还是不许。大家依照崔杼的授意对庄公说:“主公的臣子崔杼生了病,因此他不能再听从君王的命令。这里距主公寝宫很近,我们只知道消灭淫赋,除此之外,不听从其他命令。”齐庄公看到事已至此不可能另有转机了,就想爬墙逃走,结果被崔杼党徒发箭射中大腿而摔回墙内,众人一哄而上,乱刀下庄公一命呜呼了。随后,崔杼命令其党派大开府门杀出,将庄公的贴身侍卫贾举(与宦者贾举同名同姓)州绰、邴师、公孙敖、封具、铎父、襄伊、偻堙等人全部杀了。
  崔杼杀庄公,看似色情仇杀事件,其实是一次预谋已久的有计划有步骤的政变,因此齐国太史秉笔直书道:“崔杼弑其君。”崔杼将太史杀死,其二弟、三弟仍直书,崔杼弑君,崔杼又杀了他们,但当太史的四弟仍将“弑君”的学样写在国史简策上。崔杼无奈只好把他放过了。
  杀死庄公后,崔杼极力争取人心,稳定局势。其对晏婴的态度,就是一个例子。变乱发生当时,晏婴很哀伤地走进崔杼的家中,抱住庄公的尸体痛哭,哭后站起来依当时的礼仪跳了三跳走出去,大家以为崔杼必会把晏婴杀死,可崔杼却说:“晏婴是百姓所仰望的贤臣,放了他,可以获得民心。”
  为了使局势尽快稳定下来,当月十九日,崔杼就拥立庄公的同父异母弟杵臼为新君,是为景公,自任为右相,并由庆封出任左相。然后为控制在位卿大夫们拥护他们,便集众官员在太公庙中宣誓说:“不与崔、庆者死!”以示挟制。晏子听了这话仰天长叹说:“我晏婴假如不和忠君爱国而有利社稷的人合作,上天有知!”庆封想加害于晏子,崔杼却再次劝上道:“他是忠臣,放他去吧!”
  二十九日,崔杼将庄公草草掩埋在土孙之里。
  崔杼辅幼主,大枚独揽,恃功无恐,致使与左相丰庆封之间,因权利之争而出现了隐隙,但由于崔杼势大,庆封不敢正面与之交锋,便采取了利用其家族中矛盾的手段,以达到个人目的。
  《左传·襄公二十七年》载:崔杼娶棠姜生崔明之前,已与前妻生有崔成、崔强二子。棠姜又把与先夫的生的儿子棠无咎接来,让他和东郭偃同为崔府的家臣。后来长子崔成由于生病而被废,于是就立崔明为嫡长子,而崔成却请求要终老崔邑。崔杼本来已经允许了,可是东郭偃和棠无咎却不肯。因此崔成和崔强都很生气,他们就准备杀死东郭偃、棠无咎二人,并且去找左相庆封商量对策,庆封知道,崔氏势力的削弱,就等于庆氏势力的强大,于是便满口答应帮助他们。
  齐景公二年(公六前546年)九月五日,崔成、崔强在庆封的唆使、支持下,杀死东郭偃和棠无咎,占据也崔府。崔杼大为震怒,由于家臣和私兵已都逃走,不得已就叫养马的人驾车,由太监赶车逃走。然后去见庆封,请庆封出面制止内乱。庆封顺势派素与崔氏有仇的卢蒲嫳带兵围攻崔府。崔成、崔强凭借高墙固守。以致卢蒲嫳无法攻入,于是庆封就去请求其他贵族来助战,如此才攻入了崔府。崔成、崔强被杀,家庭成员被逮捕。棠姜上吊而死。卢蒲嫳大获全胜,然后接回崔杼,并向他报告战况。当崔杼见到自己的府邸已成废 ,自己无家可归,便也上吊自杀了。只有崔明,亡命鲁国,于是齐国就由庆封一人独揽了政权。
  次年,庆封因专政、骄横不听政令而被田、鲍、高氏逐,不久出走国外的群公子纷纷返回齐国。他们在迁葬庄公的同时,又把崔杼尸体从坟墓中扒出来,剖棺陈尸于市,过往的齐人皆手指崔杼的尸体说:“崔子也。”
  对于崔杼的可悲下场,清代学者马骕雷言:“天道有知,奸回弗赦,故崔杼虽三子皆死,而不免一身之缢……叛逆之徒,何克长进,为乱者其亦可以止哉。”(《左传纪事本末》卷二十一《崔庆之乱》)其实,崔杼的可悲下场,还不只是缘于“叛逆”而自毁,从更深层次的意义上说,这正是春秋末期卿大夫专权和君主抵制专权矛盾在齐国的表现。我们从有关记载中看到,春秋前期,列国形势,主要是诸侯称霸和兼并小国;春秋中后期,主要是卿大夫专权和他们之间的相互兼并。从诸侯称霸和兼并,发展到卿大夫专权和兼并,标志着西周的宗法统治秩序的进一步瓦解,标志着诸侯公室力量的逐步削弱,标志着旧制度的崩溃和新势力的崛起。卿、大夫专权和兼并,成为春秋后期非常突出的社会现象。崔杼之乱即反映了这一社会现象。

上一篇:齐献公复都营丘与临淄故城勘探     下一篇:齐威王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