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国重要事件
省情资料库检索
齐献公复都营丘与临淄故城勘探

齐献公复都营丘与临淄故城勘探

时间:2004-09-22 17:14:00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
    一、齐献公复都营丘并易名临淄

    周武王灭商之后建立了周朝,周武王成了天下之主,为了巩固其统治地位采取了一个重大措施,就是分封诸侯,也叫封邦建国。就是把周王室的兄弟叔侄、同姓贵族、异姓贵族和元老重臣封往各地,建立一些诸候国,去统治新占领的地方,充当周王朝统治中心的屏障。姜大公是辅佐周王伐纣灭商建立周朝的重臣,也是周王的贵戚,周王尊他为“师尚父”。所以“封师尚父于齐营丘”。
   营丘,以淄水营绕其前、其左而得名,淄水出古莱芜原山(或称怡山)原泉。《括地志》载:“俗传云:禹理水功毕,土石黑,数里之中波若漆,故谓之淄水也。…” “‘淄’字汉以前均写为“菑”或“甾”,意为黑色,淄水是因水色漆黑而得名。淄水入临淄之后,《水经注·淄水》载:“淄水自山东北流,迳牛山西,又东径临淄县故城南,东得天齐水口,水出南郊山下,谓之天齐渊。淄水纳入天齐渊水后继续北流,进入低缘丘陵及平原地带,淄水之西,古有营丘。《尔雅·释丘》云:“水出其前而左,营丘。”郭璞注:“今齐之营丘,淄水过其南及东。”与今所见淄水在此一带迳西北流,东折,又北折之势相合。《汉书·地理志上》载:“齐郡首县‘临淄,师尚父所封。’臣瓒曰:‘临淄即营丘也’,故晏子曰:‘始爽鸠氏居之,逄伯陵居之,太公居之’。”《汉书·地理志下》载:“临淄名营丘,故《齐诗》曰:‘子之营兮,遭我乎之间兮。’山,在齐国故城南30里,言往适营丘而相逢于山。”可知营丘相距山不远。营丘在山近处是可见的。
    营丘,在姜太公来之前还未形成“城”,因为文献上没有见到“营丘城”的记载。《史记·齐太公世家》载:“都营丘”。这是在周成王时,周公二次东征之后的事,与封师尚父于“齐营丘”之时情况还有不同。按《水经注》所记载的“淄水过其南及东”来定位,营丘的范围应当南从今商王村西起,绕过徐姚村、经龙贯村、赵王村、大夫观村顺齐国故城东墙外,直到河崖头村向西拐,从东古城村向北去。营丘初指这10公里高地范围。太公,选择了营丘地的北部淄水和系水问建立了营丘城。即后之临淄城。
     齐国东邻就是纪国(今山东省寿光市一带),与纪国的邑(今山东省淄博市临淄区皇城镇一带)只隔一条淄河,《国语》载:“既反侵地,正封疆,地南至于阴,西至于济,北至于河,东至于纪。”纪氏为炎帝神农氏后裔姜姓。源于甘肃天水的成纪。唐虞之前顺渭水东下,迁人河南偃师县、郏县一带,夏末为商人所迫东迁山东半岛地区,立国称纪。纪国,西周初年受封,始封何人不可考。其都城在今寿光市纪台村一带,关于纪国,文献都称“纪”,金文中写作“己”,纪、己为一国。纪国的邑与齐国近邻。西周夷王时期,纪侯诬陷齐侯,使周夷王烹杀了齐哀公,其弟静被立为齐君,就是齐胡公。齐胡公惧纪再犯,便将国都从营丘迁至了薄姑。
  薄姑,亦名蒲姑。殷朝诸侯方国。《路史·国名记》云:“蒲姑、商诸侯,即薄丘,在青之博兴。《地志》有薄姑城,在临淄西北五十里”民国二十五年《博兴县志》云:“薄姑城,《通志》作薄姑,又作姑棼。在县南十五里柳桥庄。”顾栋高《春秋大事表》认为薄姑为嬴姓,《左传·昭公二十年》:“昔爽鸠氏始居此地。季因之,有逄伯陵因之、薄姑氏因之,而后太公因之”这是古籍中关于薄姑氏因代关系的唯一一条记载,杜预注曰:“……逄伯陵,殷诸侯,姜姓,薄姑氏,殷、周之间代逄公者。”从此记载看,薄姑氏为夷人确定无疑。薄姑氏曾象其他夷人一样与姜姓集团进行过斗争,商朝末年打败姜姓的逄国,在淄水流域立国。其鼎盛时期应在商代晚期阶段。其活动区域不会超过淄河以东,其都治大致就在今博兴县一带。由此可知,薄姑在当时乃是一大邦国都城。这样,齐胡公避纪迁都薄姑,便是合情合理之举了。
    齐胡公迁都,对国人震动很大,于是,有怨于齐胡公的齐哀公同母少弟山,乘机而起,“乃与其党人率营丘人袭杀胡公而自立,是为献公”(《史记·齐太公世家》)献公即君位之后,尽逐胡公诸子,复齐都于营丘。为御纪国再次入侵,加固、拓大了营丘城,因扩建后的东城墙是紧贴淄水,蜒行而筑,故将营丘更名临淄。

  二、临淄齐国故城勘探纪实

  (一)位置与形制
  《管子·乘马》载:“凡立国都,非在大山之下,必于广川之上。高毋近旱而水用足,下毋近水而沟防省,因天材,就地利,故城郭不必中规矩,道路不必中准绳。”临淄城址所在是西依系水,东临淄河,地势高平,正是一处立都的良好标准之地,又有天固,易于防守。古时营建国都一般取内城外郭式,以使君民分居。《吴越春秋》言:“鲧筑城以卫君,造郭以守民,此城郭之始也。”内为之城,外为之郭。据齐国故城勘探资料得知,齐故城分大城与小城两部分,小城位于大城的西南隅,大城即郭城。大城和小城总周长约21,433米,小城南北四华里,东西三华里多,周长约7,275米,东墙长2,195米,西墙长2,274米,南墙长1,402米,北墙长1,404米,一般宽在20—30米,北门以东最宽处达55.67米;大城南北9华里,东西7华里,周长14,158米,西墙长2,812米,北墙长3,316米,东墙长约5,209米,南墙长2,821米。墙基宽分20、25、30、34、43米不等。
  因为城墙随河岸而建,出现城墙拐角24处,仅沿淄河就有14处。史书记载,齐城有门十三座,已探明11座,其中小城门5座:东、西门各1座,南门2座;大城城门六座,东、西门各1座,南、北门各两座。按交通干道的走向和城门的距离布局,还应有西门一座位于大城西墙北端,排水道口以南,群众传说叫“三门”。另一座是东门,或在今河崖头以南东对雪宫,名叫雪门,或在今葛家庄以北。
  齐城门名见于史料记载的有申门、稷门、雍门、杨门、东门、东阎门、虎门、龙门、鹿门、北门、南门、东门、西门等,因为多数未记明确方位,难以一一定位,名字更有重复可能。
  (二)交通干道
     交通是城市布局的重要框架。齐国都城的交通布局比较规整合理。大、小城内发现十条干道,其中小城中三条,大城中七条。小城南面东门大道,存长约1,200米,宽8米;小城西门的大道,长约650米,宽17米;北门向南路存长1,430米,宽6至8米。大城东部南北大道,全长3,300米、宽20米,中部南北干道全长4,400米、宽20米。大城北部东西干道,自东门西行略偏西北,直至西墙,长约3,600米,宽15米左右,此路可能与北墙西门大道相接,后者现存约650米,宽6米多,大城中部干道,长2,500米、宽17米左右。大城西门大道,由西门向东长约1,000米,宽10余米至20米。此外,在离南墙200-300米左右有一条大体上与大城南墙平行的大道,长约1,900米。西墙附近为一条与城墙平行的南北大道,南通小城北门,宽4至6米。
  以上十条道路,除后两条和小城北门干道可能是晚期的道路外,其余的路土都在生土之上,绝大部分都与城门相通,应是齐故城内早期的主要交通干道。
  大城中的两条南北大道与两条东西大道在东北部相交叉,形成“井”字形,应是都城中最繁华的市井中心。
  (三)排水系统
  齐故城利用淄河和系水作东、西两面的自然护城河,筑城之时,又在大城南、北城墙外挖筑了人工护城壕沟6,140米;小城的东、北墙和西墙南段(接系水)挖筑了人工护城壕沟5,780术,与淄河、系水相连通,四面环城,构成了一个完整的排水网,使城池俱备。同时,根据南高北低的自然地势;在筑城时设置了精巧而科学的排水道口,以顺利地排泄城内的废水和积水。根据勘探得知,齐故城大、小城设有三大排水系统,四个排水道口。l号排水系统,位于小城西北宫殿区,南起桓公台的东南,通过桓公台的东部和北部,向西穿过西墙下的1号排水口注入系水,全长约700米,宽20米。2号排水系统,位于大城西北部,由一条南北向水沟和一条东南西北向排水道组成,南起小城东南角,顺南高北低的地势直通大城北墙西部的2号排水道口注入北墙外护墙壕,全长2,800米,宽20米,深3米左右。东西向排水沟是在这条南北排水沟的北段。西北分出一支流,流向西北通过大城西墙北部的3号排水道口流入系水,长1,000米,宽20米左右。这一排水系统承担着大城内绝大部分废水和积水的排泄。3号排水系统,位于大城东北部,长约800米,起点不明,止于大城东墙北段的4号排水道口,流入淄河。
  1979年文物考古部门对3号排水道口进行了发掘清理。发现此段城墙墙基宽40米,排水道口建在城墙下,排水道口呈东西向,用自然青石垒砌构筑,总长42米,宽7一10.5米左右,由进水道、过水道、出水道三部分构成。进水道,在墙内,呈喇叭口形,内宽7米,外口宽10.5米,长17.3米,南北两壁用青石垒砌。底部排列四行石块,形成5条小渠沟,每条小渠沟通着一排水孔。过水道,为排水道口的中部穿过城墙处,东、西分别与进水、出水道口相接,长16.7米,宽7-8.2米,高约2.8米,用石块构筑出十五个方形小过水孔,水孔分上、中、下三层,每层五孔,结构基本一致,但由于石块不规整且大小不同,使水孔大小不相等。水孔一般高50厘米,宽硼厘米,过水道内部的石块是交锗排列,水可通过石隙而过,人却不能通过,既能排水又可御敌,建造十分科学。出水口之形状和结构与进水口大体相同,长8米,内宽8.2米,外口宽9.5米,深2.8米。
  齐故城内有这样完备而系统的排水系统,又有如此精巧的排水道口。使具有7万户,三、四十万人口的城市,污水和积水顺利的排泄,就是大雨滂沱的雨季,临淄城也安全无恙。不能不说齐国都城设计与建造水平之高。
  (四)宫殿建筑遗址
    小城的北部偏西有一座夯筑土台,名叫桓公台,俗称梳洗楼、梳妆台,现高14米,南北80米,东西70米。实为宫殿建筑遗址,桓公台的东北部约500米处,有一宽30米,长40米的台基,俗称“金銮殿”遗址。从桓公台至“金銮殿”的范围,历年经常出土铺地花纹砖、脊砖和纹饰精美而多样的瓦当。这一带是小城内的宫殿区。1972年考古部门在桓公台东部发掘一处汉代宫殿遗址,布局合理,设计严紧,气势宏伟。
  齐国故城城垣尚存,小城北墙、西墙、大城西墙南段,北墙东段,南墙东段都还高出地3、4、5米。1982年山东省考古研究所发掘清理了小城北墙和大城西墙衔接处,得知墙基深3.5米,夯层厚度,原夯层在3、4厘米,后修补的夯层在5、6、7厘米。还发现大城西墙通过小城北墙伸向城内,证明大城建造年代早于小城,而且不是同时筑造的。
  (五)手工业作坊遗迹
    故城内,发现了冶铁、炼铜、铸钱、铸镜和制骨等多种手工作坊遗迹。其中:冶铁遗址六处,小城内2处,大城内4处。
    小城西部炼铁遗址,在小城西门东北200余米。小城东部炼铁遗址,在东门以南200余米,靠近东墙。
大城炼铁遗址在西部、中部偏北、南部、东北部等处。
    炼铜遗址2处:分别在小城南部,大城东北部。
    铸钱遗址,“齐法化”铸址在小城南部居中,今安合村南。西汉“半两钱”铸址在大城东北,今阚家寨、河崖头村西。
    铸镜遗址在今苏家庙西,刘家寨村东,2000年和2001年群众挖菜棚时发现许多西汉“见之日光”镜范。
    制骨作坊遗址,集中在大城东北和北部、今崔家庄东北、河崖头村西南、阚家寨村南、东古城以南、田家庄村东北等均有发现。
   (六)墓葬区
  在大城内发现了两处墓地,一处在大城的东北部,今河崖头村下及西一带。已探出大、中型墓20余座。其中5号墓已发掘,在墓室东、西、北三面发现殉马坑,东、西两面各70米,北面75米,殉马在600匹以上,有的学者考证认为是齐景公墓。可知这里是齐国君主和大贵族的基地。另一处在大城东南部,今刘家寨、韶院以南,东门村以里大道两侧。
  一个国家的迁都、复都乃国之大事,献公复都后又易之名临淄,故时常有人误认为营丘、临淄乃两城。经1964年齐故城勘探,实地探清了临淄城筑城、修补诸年代,可为齐都城始建、扩建的实证。记此以正视听。

    下一篇:晏婴相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