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国的水利工程

齐国的水利工程

时间:2004-10-09 15:11:00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2000多年前,黄河、济水、淄水等大河,汹涌澎湃,像一条条巨龙奔腾穿过齐国大地。她养育了齐国人民,孕育了齐国古老灿烂的文明,但也给齐国人民带来不幸和灾难。聪明智慧的齐国人民,不断总结治水经验,兴建了大批水利工程,利用滔滔河水造福人民。
    春秋时期,齐国就在济水旁筑起了巨大的堤防工程——防门(今山东省平阴县东北);在淄水和济水之间开凿了具有一定规模的运河。到了战国时期,大规模的堤防工程开始筑建。齐国所建筑的黄河堤防在当时就颇有名气。当时,齐国和赵国、魏国是以黄河为界的,赵、魏两国在黄河西边,齐国在黄河东边,赵、魏的地势比齐国高。黄河由于长年泥沙淤积,河床比较高,淤塞现象时有发生。所以,每当雨季到来,洪峰像脱缰的野马,冲荡着黄河两岸,低矮的堤坝抵挡不住洪流的冲击,洪水滚滚奔向地势较低的齐国境地。黄河的泛滥,给齐国带来了严重的灾难,大片的粮田被淹没,房屋被冲倒,老百姓的生存受到严重威胁,他们饥寒交迫,流离失所,背井离乡。面对泛滥的黄河水,齐国统治者组织了浩浩荡荡的筑堤大军,沿黄河筑起了一条离河25公里地的长堤坝,挡住了泛滥的黄河水。    
  “人们不仅知道修筑沟渠和堤防必须依据地势,而且懂得采取一再改变水流方向的方法,可以增加水速,把静水转送到远地。水流方向的改变,增加水速,水的冲击力量加强,可以利用这个原理作深渊。这时运用沟渠来调节水利的方法已相当进步,人们不但注意水的流通、水的蓄藏。还注意及时调节水量。”(杨宽:《战国史》第43页,上海人民出版社1980年版)据《管子·度地》记载,管仲对齐桓公说:“水的性质,如从高处往下流就快,以至于把石头冲走;而从下面往上流,就停而不行。所以,把上游水位提高,用瓦器引导下来,瓦器每尺有十分之三向下倾斜,水就可以急行满49里。然后使水迂回流到更远的地方,顺应其流势往高处。水的性质,走到曲折的地方,就停而后退,满了,后面就推向前进,地低则走的平稳,地高就发生激荡,地势曲折就将中毁土地。如地势过于曲折,水流就会跳跃,跳跃则偏流,偏流则打旋,打旋则集中;集中则泥沙沉淀,泥沙沉淀则水道淤塞,水道淤塞则河流改道,河流改道则水流激荡,水流激荡则河水妄行,妄行则伤人,人伤则贫困,贫困则轻慢法度,轻慢法度则难于治理,难于治理则行为不善,行为不善就不服从统治了。可见,灌溉工程的修筑,是以对水流规律的正确认识为前提的。  
  《管子》把水害看作是比干旱、风雾雹霜、疾病、虫灾更严重的灾害,“五害之属,水最为大”(《度地》)。把修筑防止水害工程提高到相当重要的地位。当时,齐国修筑的防水害工程主要是堤坝。《管子》对于修筑堤防工程的组织领导及设计、施工、保护等技术问题都作了明确的规定。
  (一)组织领导。就是国家置官,专门负责堤防工程,组织人力、物力,完成堤防工程。《管子·立政》说:“决水潦,通沟读,修障防,安水藏,使时水虽过度,无害于五谷,岁虽有凶旱,有所*获,司空之事也。”这里的“司空”,就是负责水利工程的官吏。《管子·度地》记载,桓公询问管仲防备五害的办法,管仲回答说:“消除五害,要以水害为先。请设置水官,任命大夫和大夫佐各一人,统率校长、官佐和各类徒隶。然后挑选水官的左右部下各一人,用为水工头领。派他们巡视水道、城郭、堤坝、河川、官府、官署和州中,凡应当修缮的地方就拨给士卒、徒隶修缮。”水官要负责组织治水大军准备必备治水器材。每年秋后就开始核实人口、普察劳动力状况。经选定的各地劳工,上报“都水官”。都水官根据需要确定劳工人数。然后,都水官再通知下级水官,让他们把选定的劳工人数,会同三老、里有司、伍长等到里中具体调查,最后再与被选定的劳工的父母协商确定。  
    治水修堤的工具及其他物资,也要在冬闲时准备。治水工具主要是从民间征集。规定:每十家为一个征集单位,土筐、锹、夹板、木夯为一套工具,要准备六套;土车准备一辆;防雨车篷两个。吃饭用具每人准备两套,保存在“里”内(里是一百家组成的一个基层单位),以备损坏遗失。水官和工匠头领还要依靠三老、里有司、伍长等检查验收所准备的工具。治水工程所需要的木材,由州大夫率领,在冬闲季节,派甲士轮流采伐,并堆放在水旁,以备待用。治水工程所需要的物资,都要按时保质地完成,不得耽误。
    (二)堤防工程的设计与施工。《管子·度地》指出:堤防横断面的形状要“大其下,小其上”,呈梯形状。即堤坝的基础要宽,上面要窄,这样就不会滑坡,并且堤防要沿河或水库的边缘而建。关于施工时间,管仲在回答齐桓公应当在什么时候动工时说:在春季三月份里,天气干燥,是水少流细的时节。此时山河干涸水少,天气渐暖,寒气渐消,万物开始活动。旧年的农事已经做完,新年的农事尚未开始,草木的幼芽已经可以食用。天气的寒热逐渐调和,昼夜的长短也开始均分:均分后,夜间一天比一天短,白天一天比一天长。’这时有利于上工工事,因为堤上会日益坚实。(据赵守正先生《管子通解》译文)可见;修筑堤坝的最佳时节是在春耕开始以前。
    第一,就河流而言,此时干涸水少,可以从河床取土,就近筑坝,又避免因河水大而冲走筑堤泥土,易于巩固筑堤效果。第二,就农时、劳力而言,此时正值农闲季节,“故事.已,新事未起”,易于组织劳力。第三,就气候而言,此时天气晴和,寒冷渐去,大地开始解冻,且“夜白益短,昼日益长,利以作土工之事。”(三)堤防的保护。堤防修筑好了,并不等于万事大吉,需要不断地维护。《管子》对此也有记载:大堤要年年进行修补,堤上要种植荆棘灌木,似便加固堤上。还要间种柏、杨等高大树木,防止洪水冲决。这就是说在堤坝上种植树木,既可以加固堤身,防止水土流失,又能在汛期作防汛抢险的材料。管仲还主张派专人负责保护堤防,划分堤防地段,各自负责堤防地段内的养护,以保持堤防不坏。这项工作要派贫困户去做,还可以帮助这些贫困户解决吃饭问题。
    为了保证堤防工程不被损坏,防患于未然,据《管子》记载:管仲要求要经常派水官在冬天视察堤防,发现问题要及时写书面报告报呈“都水官”。都水官一般是在春季事少的时节修治堤防,但当河堤遇到大雨发生毁坏时,就要抓紧及时补修。大雨中堤防需要覆盖的就要及时覆盖;冲水时,堤防需要屯堵就组织力量屯堵。这就是所谓“平时有备,祸从何来?”   
  齐国关于水利工程的理论和实践,在水利工程史上占有一定地位。正如《中国科学技术史稿》所说的:“大量的水利工程本身,就包含着人们在测量、选线、规划、施工等技术方面取得的成就和对水文知识的了解。像《管子·度地》那样对水利工程技术所作的理论概括,是在大量实践的基础上进行的,它提供了春秋战国时期水利工程技术发展的一个侧面。它指出了水流的自然规律,‘失水之性,以高走下则疾,至于漂石,而下向高,即流而不行’。它还对水流在行进中遇到阻碍时产生的一连串水文现象及引起的破坏性水力现象作了生动的细致的描述,为如何顺应水流本身的规律,以防止水害,提供了理论的说明。它还特别指出了渠首工程位置的选择与建设的重要性,要‘高其上,领瓴之’,就是要抬高上游水位,以便高屋建瓴让水流进干渠。……这是人们在长期的修渠实践中得到的可贵的经验总结。”(杜石然等著《中国科学技术史稿》上册第107页,科学出版社1982年版)探讨一下齐国的水利工程,从中可以看出齐国统治者对实现富国富民的重要途径———农业的重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