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子均贫富的思想与措施

晏子均贫富的思想与措施

时间:2004-10-09 16:03:00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晏婴是继管仲之后有名的思想家,政治家,以节俭力行重于齐,以犯颜力谏,富于机辩而闻于世。孔子认为晏婴“善于人交”,司马迁说:“假令晏子而在,余虽为之执鞭,所忻慕焉。”
  晏子所处的时代是春秋后期,社会变革的大潮方兴未艾。齐国内部也正在孕育着一场潜在的变革与夺权的政治斗争。晏子面临这样的形势,他的思想也是矛盾重重。他虽然已经认识到作为新兴势力代表的田氏日益深入人心,“政出公室,民思田氏”,齐国必将归于田氏。但他却不甘心,欲挽狂澜于即倒,重振早已“雨打风吹去”的先辈的辉煌业绩,试图挽救和支撑摇摇欲坠的政权。然而,他辅佐的齐景公是一位昏君,“内好声色,外好狗马,猎射亡归,好色无辩”(《淮南子·要略》)。景公还大兴土木,征敛无度,“万民怼怨”(《晏子春秋·外篇第七》)。加之旧贵族的残酷压榨与极度挥霍,社会分配不均,贫富分化的矛盾突出显露出来。晏子为了挽救趋于崩溃的姜齐贵族政权,抗拒归田氏如流水的大势,提出了“权有无,均贫富”的财富分配主张。晏子提出的这一主张,其动因主要体现在他对景公谏劝的一段对话中:今公之牛马老于栏牢,不胜服也;车蠹于巨户,不胜乘也;衣裘襦*,朽弊于藏,不胜衣也;醯醢腐,不胜沽也;酒醴酸酢,不胜饮也;菽粟郁积,不胜食也;又厚敛于百姓,而不以分馁民。
  夫藏财而不用,凶也。 财苟失守,下其报环至。其次,昧财之失守,委而不以分人者,百姓必进而自分也。(《内篇谏下第二》)
  从这段谏言中,可以看出,晏子清醒地看到了社会财富占有不均的现实。他认为财富的占有者是以君主景公为代表的大贵族,由于他的大量积累财富,使的百姓流离失所,民不聊生。这种贫富的加剧与扩大,势必激起百姓的愤怒与反抗。所以他极力主张“权有无,均贫富”。
  晏子的这一财富分配主张的具体阐释,就是他的“正德以幅之”(《左传·襄公二十八年》)的“幅利论”。其主要思想是让百姓所拥有的财富既不要太多,也不要太少。要统治者做到“知其贫富,勿使冻馁”(《内篇问上第三》)。这样,就可以阻止民思田氏归之若流水的大势,起到笼络人心,稳定统治的作用。
  晏子的财富分配目的虽然很明确,了解百姓贫富状况,不致于使太多的人备受冻馁之罪。似乎类同于《管子》的“贫富有度”。但比起《管子》既有原则与目标,又有具体措施的“贫富有度”来,晏子的“均贫富”显得苍白无力。即没有具体的措施,只是大的原则,给人留下的印象就是乌托邦,是天真的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