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地制宜与多种经营思想

因地制宜与多种经营思想

时间:2004-10-09 15:15:00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管子》提出了“五谷宜其地”的思想,并把这一思想与国家贫富联系起来。他指出:“桑麻不殖於野,五谷不宜其地,国之贫也。”(《立政》)反之,“桑麻殖于野,五谷宜其地,国之富也。”不同的农作物不种植在适合其生长的土地上,就不会禾苗茁壮,因而也就不会获的好收成。也就是《管子》所说的“不务地利则仓廪不盈”(《牧民》)。《管子》把因地制宜看作是农业丰歉的关键之一。
    《管子》的因地制宜思想主要体现在《管子·地员》中。《管子》根据土壤与植物生长的规律,按照土壤的地下水位与水性、土壤状况,对土地进行了分类,并详细阐述了各种土壤与所宜生长的草木与农作物。  地势高低与植物的关系。《管子》把山地分为“悬泉”、“复吕”、“泉英”、“山之侧”等等级,并列举了依地势高低而分布的12种植物。不同性质的土壤与植物的关系。《管子》说:九州的土壤有90种,每一种土壤都有它固定的特征,而土壤的种类是有等次的。譬如粟土,《管子》说:各类土壤中最上等的,是五种粟土。
     五种粟土的颜色是红、青、白、黑、黄。五种粟土的性状温润而不散脱,干燥而不坚硬,可以很好地保持水分。它种植谷物,宜于大重和细重,白茎白穗,无不适合。五种粟土,无论在丘陵或者山地,在水边或在平原,在阴面或在阳面,都可种桐树和柞树;种植榆、柳、桑、拓、栋、槐、杨树等等,生长快而且大,而且适合生长竹、箭、枣、*和檀木,还生长多种有香味的植物:薛荔、白芷、椒树和兰花等。由此可见,《管子》不仅对各种土壤所适宜种植的植物进行了考察,而且还对在适宜土壤上生长的植物的状况进行了一番描述。
    为了将因地制宜的思想贯彻于齐国的农业实践当中,《管子》主张政府应委派专门官员具体负责与指导:“相高下,视肥硗,观地宜,明诏期,前后农夫,以时钧修焉,使五谷桑麻皆安其处”(《管子·立政》)。
    多种经营是《管子》经济思想的一大特色。《管子》很重视农业生产,其重农思想与商鞅、韩非不同。商鞅、韩非的重农,是强调粮食作物的重要性,《管子》则即重视粮食的生产,又特别强调多种经营。
     发展多种经营,是富国富民的基本途径之一。《管子》认为,发展多种经营,既可以增加国家的财富,又可以使百姓富裕。他主张因地制宜,发展多种经营。土地有差别,适合种什么就应该种什么。山林湖泽广阔,适合草木繁殖;土地肥沃,适合桑麻生长;牧草繁茂,适合养殖六畜。如果山泽虽广,滥伐草木却没有禁令;土地虽肥,种植桑麻却不得其法;牧草虽多,饲养六畜却滥征赋税,这就等于堵塞财货的门路。为了发展齐国的农业经济,《管子》提出了下述几方面:
    (一)桑蚕麻业。《管子》很重视桑、蚕、麻的种植与饲养。齐国“齐带山海,膏壤千里,宜桑麻”(《史记·货殖列传》)。齐国有种桑养蚕的传统。《管子·山权数》记载:“民之通于蚕桑,使蚕不疾病者,皆置之黄金一斤,直食八石。”管子还主张国家应制定帮助农民养蚕的具体政策。《轻重甲》说:到了阳春养蚕时节,国家应提供贷款,以供农民购置口粮和养蚕工具。《地员》还就如何剥麻、贮藏等进行了说明。(参见于孔宝《古代最早的丝织业中心——谈齐国“冠带衣履天下”》,载《管子学刊》 1992年第 2期)   
  (二)饲养六畜。《管子》认为,对六畜的饲养应实行保护政策,反对对饲养六畜征收赋税。规定:杂草丛生的洼地,不适合 粮食生长,应作为饲养麋、鹿、牛、马的牧场。在春秋两季,把幼畜供应给百姓,把老畜杀掉卖出。这样,既充分利用了土地,又增加了财政收入。对“民之能蕃育六畜者”给予黄金一斤值谷八石的奖励,以调动其积极性。《管子》还主张要保护私人畜养的牲畜。“牺牲不略,则牛羊不遂”(《齐语》)。即要求禁止贵族、官吏掠夺百姓私人的牛羊作为祭扫的“牺牲”,这样,老百姓才敢多养牛羊。这一措施,有利于畜牧业的发展。
    (三)蔬菜瓜果。蔬菜瓜果是人们日常生活所需要的副食品。《管子》认为,瓜菜是对人们口粮的重要补充,因此,其对瓜菜生产十分重视。《管子·轻重乙》说:“至于山诸侯之国,则敛疏藏菜。此之谓豫戒。”意思就是说,至于山地的诸侯国,节约粗米,贮藏蔬菜,这就是。预有所备”。《管子》中曾记载齐国都城近郊有很多人以种菜为业。《管子·轻重甲》载。“北郭之民”,“尽展履之*也,以唐国为本利”。这说明了齐国以种植蔬菜瓜果为生的圃人阶层已经产生。《管子·问》还将“理园圃而食者”作为国势调查项目,并且用物质奖励的方法来促进国圃生产。规定:凡是“民之能树瓜瓠荤菜、百果使蕃育者”(《山权数》),奖给黄金一斤,值八石谷物。
    (四)狩猎。关于狩猎,《管子》主张以特殊政策来刺激猎捕。《管子》说,尧舜当政时,命令各诸侯国之子到本朝为臣者,都要穿两张虎皮做成的皮裘;国内上大夫要穿豹皮袖的皮裘,中大夫要穿豹皮衣襟的皮裘。这要大夫们都要卖出他们的粮食和财物,去购买虎豹之皮。因此,为了获得钱财,山林百姓捕杀猛兽,就像驱逐父母的仇人那样卖力。其结果是,国君坐在堂上,猛兽被猎获于野外,、大夫们散其财物,百姓都可以在卖虎豹等猛兽的皮中获得利益。这就是尧舜曾用过的轻重之术。《管子》主张用“尧舜之术”来发展狩猎业起了极其重要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