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子》的农时观

《管子》的农时观

时间:2004-10-09 15:17:00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农时在农业生产中具有特别重要的作用。我们的祖先在农业生产的实践中已经认识到,只有按照农时安排农业生产,才有可能获得较好的收成。《管子》在总结前人对农时认识的基础上,形成了自己系统的农时观。
    一、对农时重要性的认识 
    1、《管子》认为,重视农时是夺得农业丰收的基本前提。《管子·权修》篇说:“地之生财有时。”而只有“不失其时”,才能“然后富”(《禁藏》),反之,“不务天时则财不生”(《牧民》)。《管子》关于农事的分析也是以农时为基础的。它说:“令夫农群萃而州处,审其四时,……及寒,击蒿除田,以待时乃耕,深耕、均种、疾*,先雨云耨,以待时雨。时雨及至,挟其枪刈耨*,以旦暮从事于田野。”(《管子·小匡》)让农民住在一起,观察四时变化,以便不失时宜地从事农业生产。什么时候耕,什么时候耘,什么时候收获,什么时候贮藏,都不能错过时节。否则,该耕而不耕,则无法播种,即便播上种子也不会禾苗茁壮;该耘而不耘,就会百草丛生;该收获而不抓紧时机收获,就会使劳动成果遭受损失。
   《管子》主要强调了在农时季节内,君主不要让农民服摇役,也不要征兵打仗,不然,就会贻误农时。   
  2、在农忙季节,动员充足的人力、物力、财力服务于农业。《管子,禁藏》说,在春季农忙时节要“发五正,赦薄罪,出拘民,解仇雠。所以建时功施生谷也。”在夏季要“赏五德,满爵禄,迁官位,礼孝弟,复贤人,所以劝功也。”即在大忙季节,动员尽可能多的人投入到农业生产中去。在物力方面,要在农时到来之际,准备好农具、种子等。还要“赐鳏寡,振孤独,贷无种,与无赋”。即说对困难户,还要实行特殊的优惠政策,让他们也能种上田。在财力方面,向困难户发放贷款,以帮助其在农时内完成耕种任务。《山国轨》还特别强调了君主一定要注意掌握的“四务”,大春,人民将用的东西,君主早有贮备了;大夏,人民将用的东西,君主早有贮备了;大秋,人民将用的东西早有贮备了,大冬,人民将用的东西早有贮备了。即君主要满足人民的四时需要。
    3、颁布禁令,保证农时。为了让农民安心务农,不耽误农时,《管子》对农民从事山林之业、捕捞之业都作出了明确而严格的规定,藉以保证农业适时耕作。
  二、《管子》农时观的哲学思考   
    《管子》对于农时的认识不仅是来自对农业生产经验的总结,了且有其深厚的哲学基础。《管子》认为,阴阳的互相作用是自然规律,而春夏秋冬四时的变化则是阴阳互相作用的结果。《四时》篇说道:“阴阳者,天地之大理也;四时者,阴阳之大经也。”《乘马》篇也说:“春秋冬夏,阴阳之推移也;时之短长,阴阳之利也。”阴阳变化而四时季节更替,又直接影响着万物的生长。《形势解》篇具体分析了四时更替与阴阳变化的关系:“春者,阳气始上,故万物生。夏者,阳气毕上,故万物长。秋者,阴气始下,故万物收。冬者,阴气毕下,故万物藏。故春夏生长,秋冬收藏,四时之节也。……古以至今,不更其道”。阴阳之气的消长,推动着四时季节的变化,而万物就是按照四时季节的变化而生、长、收、藏,所以,安排农事必须遵循四时变化与万物生长的规律,不可盲目而行。《管子》还提醒人们更不能错过四时中的关键时候。“春季最要紧的十天不误耕种,夏季最要紧的十天不误锄草,秋季最要紧的十天不误收获,冬季最要紧的二十天不误整治土地,这就叫做保证按照农时进行作业了。”由阴阳变化到四时更替再到万物生哲学思想的光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