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财的基本原则

理财的基本原则

时间:2004-10-09 15:54:00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任何国家,要想实现其管理职能,就必须在发展经济的基础上,合理地安排社会财富,即所谓理财要有道。理财包括财政收入和财政支出两大部分。要做到理财有道,就要处理好财政收入与支出的矛盾。而要解决这一矛盾,必须有一个基本原则。
  一、“取于民有度,用之有止”
  “取于民有度”或曰“取之有度”,是就财政收入而言的。"用之有止"是就财政支出而言的。就是说,财政收入和财政支出,要取财有度,量入为出,使收支基本保持平衡,井稳定地保持在一定的度量界限之内。这个度量界限要以国情和人民的承受能力为依据,切不可竭泽而渔,杀鸡取卵,挥霍无度。
  《管子》对这个原则有很精辟透彻的分析。《管子》说:“地之生财有时,民之用力有倦,而人君之欲无穷。以有时与有偿,养无穷之君,而度量不生干其间,则上下相疾也。是以臣有杀其君,子有杀其父者矣。故取于民有度,用之有止,国虽小必安;取于民无度,用之不上,国虽大必危。”(《权修》)
  这段话从“地之生财有时”和“民之用力有倦”这两个方面来说明,人民生产出来的社会财富是有一定的数量的,若君臣上下挥霍无度,必然造成财富的短缺,国库空虚。这样,人民饥寒交迫,国家也会遭到侵扰而不得安宁。对于这种危害,《管子》的有关篇章中还有分析。比如:
  上无度,则民乃妄。(《牧民》)
    国侈则用费,用费则民贫,民贫则奸智生,奸智生则邪巧作。故奸之所生生于匮不足,匮不足之所生生于侈,之所生生于无度。故曰:审度量,节衣服,俭财用,禁侈泰,为国之急也。(《八观》)
    舟车饰,台榭广,则赋敛厚矣,轻用众,使民劳,则民力竭矣。赋敛厚,则下怨上矣;民力竭,则令不行矣。下怨上,令不行,而教敌之勿谋己,不可得也。(《权修》)
  君求焉而无止,而民无以待之,走亡而栖山阜。持戈之士顾不见亲,家族失而不分。民走于中而士遁于外,此不待战而内败。(《轻重甲》)
  可见,取之无度,挥霍无量,所造成的危害不仅仅是国内贫困者的增加,财源的涸竭,而且还由于国库的空虚,储备的不足,给敌国造成乘机入侵的机会。
  二、取之无形,予之有形
    从社会心理学的角度看,人们喜欢的是给予,甚至是多多亦善,而厌恶夺取。这两种心理状态随着给予或夺取的多少,表现出喜怒的程度不一样。《管子》了解人的这种心态,试图利用这种心态实现其理财之道。《管子》说:“夫民者信亲者而死利,海内皆然。民予则喜,夺则怒,民情皆然。先王知其然,故见予之形,不见夺之理。故民爱洽于上也。租籍者,所以强求也;租税者,所虑而请也。王霸之君去其所以强求,废其所虑而请,故天下乐从也。”(《国蓄》)《管子》善于制定和施行人民乐于接受的方式。比如,在税收上,实行“寓税于价”,即“见子之形,不见夺之理”的理财方法。这实际是一种巧妙的间接税制的办法。胡寄窗先生甚至评价说,《管子》的这一条诈欺取巧的原则比十七世纪法国的财政剥削能手所谓的"拔最多的鹅毛而不让鹅叫"的伎俩似乎更巧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