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管理

市场管理

时间:2004-10-09 15:28:00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加强市场管理,保持良好的市场秩序,是保证商业繁荣的基本条件。
    一、行政管理
    市场的行政管理主要是通过设置管理市场的官吏和“四民分业定居”来实现的。
    齐桓公时,身居卿位的高子曾管理工商业。设“有司”专职管理外来商人。规定,“非诚贾,不得食于贾。”(《乘马》)严禁欺诈,骗人钱财。防止“蓄贾游市,乘民之不给,百倍其本”(《国蓄》)。这一旨在培养商业道德之举,对于提高本国的商业信誉具有良好作用。
    管仲所主张的“四民分业定居”,就是说,对土农工商分别设官管理,规定他们各自居住在规定的范围之内,世代相传,不得随便迁移,相混而居。对于商,管仲说:“令夫商,群革而州处,察其四时,而监其乡之货,以知其市之价,负、任、担、荷、服牛、把马,以周四方,以其所有,易其所无,市贱鬻贵,旦暮从事于此,以饬其子弟,相语以利,相示以赖,相陈以知贾。少而习焉,其心安焉,不见异物而迁焉。是故其父兄之教,不肃而成;其子弟之学,不劳而能。夫是故商之子恒为商。”(《国语·齐语》)   
    二、国家于预商业贸易
    国家干预商业贸易,管理市场,主要是通过“轻重之术”来调剂余缺,平抑物价,以打击奸商的囤积居奇、牟取暴利行为。据《管子·国蓄》记载:“岁有凶穰,故谷有贵贱;令有缓急,故物有轻重。然而人君不能治,故使蓄贾游市,乘民之不给,百倍其本。”又说:“民人所食,人有若干步亩之数矣,计本量委则足矣,然而民有饥饿不食者何也?谷有所藏也。人君铸钱立币,民之通施也。人有若干百千之数矣,然而人事不及,用不足者何也?利有所并藏也。”就是说,蓄贾奸商乘年景的好坏、国家征敛的缓急,操纵物价、扰乱正常的市场秩序,使百姓蒙受巨大损失,奸商坐收其利,而国家的利益也受到影响。
    面对这种状况怎么办呢?《管子》认为,凡国家不能调剂民财,就不能做到大治;不洞察商业始终,就不能把管理做得最好。(《揆度》)。因此,《管子》主张“散之以轻重”,予以“准平”。“夫民有余则轻之,故人君敛之以轻;民不足则重之,故人君散之以重。”“凡轻重敛散之以时,则准平。”即国家根据市场物价的涨落,轻重敛散以时,及时地吞吐物资,使物价保持稳定,防止奸商囤积居奇,抬高物价,影响百姓生活。这里主要是指粮食。因为“五谷食米,民之司命也。”粮食决定着百姓的生存。
  所以《管子》对国家干预粮食市场、平抑粮价非常重视,主张“准平”市场。具体方法就是:粮食丰收了,供过于求,其价格自然就下跌。这时,国家适当提高收购价格,大量收购粮食。遇到荒歉年景,粮食歉收,需求大于供给,粮价自然就升高。这时,国家把库粮投入市场,使其价格低于市场价格,使升高的粮价再趋于正常价格水平。这样,既打击了奸商投机倒把,囤积居奇的不法行为,又保护了老百姓的利益,而且在这一收一卖的过程中,也获得不少利益,即差价收入。《管子》以平抑物价的办法管理市场,比起用单纯的行政手段进行管理,前进了一大步。其精明之处,就在于通过以轻重之术这一经济手段平抑物价,最终受益的还是国家。国家不但在经济收益,而且从政治角度看,还稳定了社会秩序。因为平抑物价,百姓不致于因奸商的豪夺诈取而家破人亡、流离失所,不会因衣食不足而犯上作乱。
    当然,在分析《管子》的商业政策时,应当看到,《管子》所主张的商业政策,是与其富国强兵、争霸诸侯的政治目标联系在一起的,并不是单纯就商业而言商业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