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国富民,称霸诸侯的理财目标

富国富民,称霸诸侯的理财目标

时间:2004-10-09 16:01:00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管仲被齐桓公委以相位之初,就以成就霸业为目标。他对齐桓公说:“君霸王,社稷定;君不霸王,社稷不定。”(《管子·大匡》)管仲深知,要帮助齐桓公完成霸业,首先要有雄厚的物质基础。所以,管仲理财的首要问题,是使国家和人民都富裕起来。
    一、富国与富民
  《管子》既主张富国,又主张富民,强调国富与民富的统一。
  《管子》言富民的言论很多,兹引几段文字如下:治国之道,必先富民。(《治国》)务五谷,则食足;养桑麻,育六畜,则民富。(《牧民》)无夺民时,则百姓富。(《小匡》)省刑罚,薄赋敛,则民富矣。(同上)庶人耕农树艺,则财用足。(《五辅》)
    《管子》言国富的言论也不少。如。山泽救于火,草木植成,国之富也;沟读遂于隘,障水安其藏,国之富也;桑麻植于野,五谷宜其地,国之富也;六畜育于家,瓜瓠荤菜百果备具,国之富也;工事无刻楼,女事无文章,国之富也。(《立政》)
  富即富国富民,是圣明的君主最重要的事情。管仲是那个时代第一流的政治实践家,他要辅佐桓公实现霸业,不但要从理论上帮助桓公认识富国与富民的关系,而且还要在实践中切实拿出富国富民的具体措施。正是政治实践的要求,使得他的理财思想应运而生。
  二、富国富民的途径
    第一,重农务本。农业是古代世界的一个决定性的生产部门。管仲的经济改革就是从农业改革入手的。这说明了他对农业重要性的认识深刻。从大农业的观点来看,《管子》富国富民的言论与措施,都属大农业的范畴。但《管子》最关心的是粮食生产。"民事农则田垦,田垦则粟多,粟多则国富。国富者兵强,兵强者战胜,战胜者地广。是以先民知众民、强兵、广地、富国之必生于粟也。"(《治国》)不发展农业生产,不垦荒种粮,国家就会贫穷。反之,国家就会富强。所以《管子》极力主张:"凡有地牧民者,务在四时,守在仓廪。"(《牧民》)"粟者,王者之本事也,人主之大务,有人之途,治国之道也。"(《治国》)
  《管子》为了发展农业生产,特别强调人的因素。因为生产力诸要素中,最活跃、最具决定作用的因素是劳动者,是活生生的人。故《管子》说:"彼民非谷不食,谷非地不生,地非民不动,民非作力毋以致财。夫财之所生,生于力;用力之所生,生于劳身。"(《八观》)
  《管子》特别注意调动劳动者的积极性。其中的一项措施,就是对有技术特长的人员给予物质奖励,并免去他们服兵役的义务,发挥他们的特长,让他们专心致志地从事生产。
  《管子》是这样记载的:"民之能明于农事者,置之黄金一斤,直食八石。民之能蕃育六畜者,置之黄金一斤,直食八石。民之能树艺者,置之黄金一斤,直食八石。民之能树瓜瓠荤菜百果使蕃衮者,置之黄金一斤,直食八石。民之能已民疾病者,置之黄金一斤,直食八石。民之知曰岁且*,曰某谷不登,曰某谷登者,置之黄金一斤,直食八石。民之通于蚕桑,使蚕不疾病者,皆置之黄金一斤,直食八石。谨听其言而藏之官,使师旅之事无所与,此国策之大者也。"(《山权数》)
  第二,发展手工业。齐国一向注重手工业的发展,并始终如一把它作为富国富民的重要途径。我们可以从《管子》有关篇章的记载看出对手工业的重视程度。《小匡》说:"举财长工,以足民用。"《幼官》说:"求天下之精材,论百工之锐器。"《七法》更是将手工业的是否发展提高到能否匡正天下的高度。"为兵之数,存乎聚材,而财无敌;存乎论工,而工无敌;存乎制器,而器无敌。……是以欲正天下,财不盖天下,不能正天下;财盖天下,而工不盖天下,不能正天下;工盖天下,而器不盖天下,不能正天下……"在这里,《管子》所强调的八项克敌制胜的条件中,有两项是言手工业的,即"工"与"器"。就是说,手工业不仅是致富的途径,而且还是"正天下"的重要因素。
   为了发展手工业,《管子》制定了一些措施。这些措施的实施,有力地促进了齐国手工业的发展,实现了《管子》富国富民进而谋图霸业的政治目的。
  另外,齐国通过盐铁专卖获得了巨大的利益,运用轻重之术进行对外贸易,获得了大量他国财富等,都是《管子》所设计的富国富民的重要途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