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墓的分布及特点

齐墓的分布及特点

时间:2004-10-10 15:46:00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齐墓考古资料的考古学研究是齐文化物质文化研究的重要内容。纵观二十世纪齐文化的文物考古工作。齐墓的考古发掘是其重点;据我们初步统计,迄今为止共发掘齐墓4000余座,其时代上迄西周初期,下止两汉;可分大中型贵族墓和小型平民墓。其分布以临淄为中与齐国疆域的逐渐扩展而扩大。据我们的观察研究,西周时期的齐墓主要分布在临淄齐故城附近的以淄博为中心的腹心地区,其外齐境内发现的西周时期的墓葬不能确定为齐墓。西周时期的齐墓亦分贵族墓和平民墓。《礼记·檀弓》载:“太公受封于营丘,比及五世皆返葬于周”。依此知西周前期太公吕尚、丁公吕伋、乙公得、癸公慈田、哀公五世(公元前1100—公元前876年)的二百余年间的齐国国君是葬于周朝京地(周原)的。再者、此时齐初都营丘的位置所在迄无定论,我们推论营丘位置不在今齐都临淄,可能在以临淄为中心的广饶、博兴、桓台方圆百里的腹心地区之内;又因营丘与薄姑有内在的关联,故而我们推断营丘有可能在今桓台田庄一带;而在临淄故城周围未发现西周前期的大中型墓葬,仅在齐故城内发现西周晚期的贵族墓葬。
  据齐故城勘探资料,在今东北部的河崖头村一带,勘探出20余座大型墓葬,证明这里是一处西周到春秋时期的齐国贵族墓地。若此,西周中晚期自献公迁都临淄后至春秋时期的300余年间齐国国君及贵族墓地在齐城内东北部的河崖头一带。西周时期中小型平民墓葬在临淄齐故城东北的东古、城南的辛店两醇均有发现①;而商末周初的墓葬在临淄后李遗址已有发现,从墓内出土的素面鬲、素面簋、素面甗等器物分析,应是夷人土著墓,是否能确定为齐墓还需商确②。
    春秋战国时期随着齐国国势的强盛和疆域的武力拓展,齐国的疆域逐渐扩大,至战国威宣和闵王时期,齐已拥有今宋、鲁诸地,其疆域南至苏北、西至脚东、北至天津以南、东至海滨广大区域,而齐墓分布区域愈随之扩大。
  春秋战国时期齐国国君和卿大一级的贵族贵墓由都城内迁至城外,今见到的城南田齐王陵及已发掘的郎家大墓,大夫贵大墓及临淄齐都城临淄周围现存150余座存在高大封土的墓塚即是春秋战国至两汉时期的齐国国君及贵族的墓穴。中小型墓葬在今济南、滨州、昌乐、诸城以及长岛一带均有发掘,是证在齐境内普遍存在齐人墓葬。依上所述,齐墓分布愈早范围越小,晚期则随着齐国疆域的扩大而广;西周前期的齐墓,尤其是贵族墓迄今还末发现或未确定,西周晚期至春秋时期齐国贵族大墓则在城内集中埋葬,战国时期转迁城外;而中小型平民墓则随区域城归属而葬,自春秋晚期长岛最东部一带亦发掘齐墓,说明自时起该地亦为齐国所属。
  据以上齐墓发掘资料概述和齐墓分布特点所述。我们将已发掘齐墓分贵族墓或平民墓综合列表予以简述。
  关于典型墓例,现依上表所示分贵族墓和平民墓,按时代先后予以阐述:
    1、齐国大中型贵族墓葬典型墓例研究:
    西周时期齐地西周时期贵族大中型墓葬的发掘比较少。1988年我们在对临淄河崖头齐景公墓殉马坑做保护工作时,在殉马坑下层清理了3座西周小型铜器墓,亦出土有青釉瓷豆;两墓居南,一墓居北,其时代属西周中期。1984年在临淄齐故城外东北的东古村发掘座西周晚期的墓葬,墓葬残,上部已破坏、底部南北长2.48米、宽1.58米,残深0.5米,棺木已朽,墓底有人骨一具;墓内出土铜器16件,其中鼎3、簋2、匜1、盘1、壶1、*1、戈1、矛1、锛1、车马器有*2、辖1、衔1、鏕1;另外出土陶器5件,有:罐4、鬲2、豆5、簋4。因墓内出土有多量青铜器,且出土了鼎和一组车马器,按西周铜鼎葬制,3鼎是士大夫一级的中小贵族墓;据此知该墓地贵族墓属规模较小的墓葬。西周时期大型国君墓迄今未正式发掘,其规模、葬制还不甚清楚。迄今所见,临淄齐故城内未发掘西周早期贵族墓葬,此于献公(公元前967年)迂都临淄相关,于此亦可证营丘初都地望所处不在临淄齐城内。
    春秋时期春秋前期的大中型墓地现知有二处。一是临淄齐故城河崖头墓地,二是临淄齐陵后李陪葬大型车马坑的大墓。二处墓地所发掘的墓葬资料,均未发表,详情不知。
  春秋晚期正式发掘的大墓有临淄齐故城河崖头五号墓和长岛王沟m10,其墓葬规模和形制分别予以介绍:
    临淄河崖头五号大墓:1964年夏至1966年5月山东省文化主管部门组成的文物工作队,在对临淄齐故城勘探时发现该墓。墓葬位于河崖头村西,方向10°,墓圹底中部留有生土台;台东西宽18.1,南北长20.7、高1.5米。在土台四周夯筑墓壁,南面留出斜坡式的墓道,并在土台上修挖椁室,在椁室北面建器物库。墓室上部已被破坏,现存墓口南北长26.3,东西宽23.35,残深3.6米。沿墓室四周分别有1.8,1.5、0.6-1.2不等的低于土圹底1.2-1.5米的沟相通,沟内未发现随葬品和葬具痕迹,填土夯实。墓道呈斜坡状,上口残长14.7,坡残长18米,里口宽11.2,外口宽12.7米,里口与土圹生土台相接,墓道两侧也有沟,与墓室沟相通,填地夯实。椁室位于墓室中部,用二至三层石块垒砌,厚1.5-2.5米,以卵石充填缝隙;南北长7.9,东西宽6.85,残高2.8米。棺椁被盗,形制不明。由椁底残留板灰知有十九块椁底东西横列铺设。椁室北2.5米有器物库,库东西长8.2,南北宽3.8,残深0.6米;器物已全部被盗,仅残留铜锈、漆片和朱砂遍布库底。在距椁底以上3米处的填土内发现殉葬狗30只,猪2头,其它家畜6只。
在大墓的东、西、北三面有曲尺形大型殉马坑,西面长70米,北面残长54米,复原长75米,东面屡遭破坏,若与西面同亦应70米,若此马坑全长215米;坑宽4.8米左右,深2.2米,距其坑的长度和殉马密度全部殉马当在600匹以上。马坑1964年冬清理了北面54米的一段殉马145匹,1972年春,又清理了西面南部30米的一段殉马83匹(图一三)。殉马皆侧卧、头朝外、昴首、前左足压在前马身上,右足绻曲;马为6.7岁口的青状年马(彩版肆:2、图一四)。
    长岛王沟10号墓:1973年秋烟台市文物管理委员会在对长岛王沟墓地发掘时清理该墓。墓葬为带斜坡墓道的土坑竖穴墓,方面290°。墓室东西宽6.8,南北长7.4,深7.5米。四壁有生土二层台,台宽1.8-2,高2.4米。墓道位于墓室西壁正中,呈斜坡状,宽4.05,残长1.9米。为二椁一棺,棺长1.9,宽1.1米,椁为柏木,涂红漆。椁间与二台间,以海卵石填实,余用土夯实。墓底有直径约1米的近椭圆形腰坑,坑内无葬物。外椁盖东部有殉狗、猪头骨1;二层台东南角有陶俑二组及陶鼓等乐器模型,二层台面上还葬有车舆、车伞、车辕、车衡、车轮等拆散的车具,车舆放在外椁顶部的墓圹正中。棺盖之上和墓室四角放置铜器等器皿;墓室西侧用漆木匣盛装真贝460枚,外椁室一周放置约4000余枚骨珠,石管等串饰。
  战国时期:战国田齐王陵,即牛山脚下的四王塚和二王塚,其封土之高大,形似一座山陵,素有东方金字塔之称誉(壹:4));陪葬陵分布也极广,数量多,足见齐国之强盛。战国时期已发掘的大墓主要有:临淄郎家大墓,章丘女郎山大墓(m1),信阳城关镇大墓及器物陪葬坑。现以郎家大墓为例予以介绍:墓葬位于临淄齐都镇郎家村东、北距齐故城南城墙约500米。1971年12月山东省博物馆对此墓进行了发掘,墓葬是在地面上夯筑而成,墓口上原有高大的坟堆,坟堆和墓圹上部均遭破坏。现墓圹口长21,宽19.5,深近6米,有无墓道不清;墓圹内壁成陡坡状,修整抹平,表面刷白粉。主室位墓圹正中略偏南,底铺一层天然石块,厚0.4-0.5米;室内四周也用巨石垒砌,卵石填缝,高度超过二层台,通高4.8米,此应是积石墓的一种形式。此墓多次盗掘,棺椁已焚,形制不详,据木炭范围推测,木椁长5.05,宽4.35,高约2.5米左右。墓圹四周挂有帷账;在主室四周挖有17个长3,宽2,深2.5米左右的陪葬坑,坑内均置一椁一棺,葬一人,有丰富的随葬品。墓葬顶部清理杀殉6人,殉狗8只,陪葬殉人17,出土有金属器、玉石骨蚌器、陶器、漆木器及纺织编织物等文物一批。
    战国晚期发现的大墓类型和数量最多、有石室墓、木棺墓和土坑墓几种型式;现以临淄辛店齐鲁乙烯厂四号大墓为例予以介绍:
  该墓是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1984年至1986年配合工程建设发掘的,墓与5号墓东西并例,有共同的封土。墓口南北长25.6,宽24.5,深7.8米;南墓道长49米,棺室长6.9,宽2.25,高3.2米。四周用自然石块垒砌,以卵石填缝。棺室以外有宽大的生土二层台,在其东、西、北三面有19个陪葬坑和一个兵器坑。陪葬坑均有棺椁和装饰葬品,头向墓主;随葬器皿放置二层台上。5号墓有陪葬坑22个,大部分每坑葬2人,总数达40人之多。
    2、齐国小型平民墓葬典型墓例研究
    前已述及,齐国中小型平民墓除在齐地零散单墓发现外,多在遗址发掘与其它遗迹和不同年代的墓葬同时发现,如章丘宁家埠、临淄后李、广饶五村、青州凤凰台均属此类;另在八十年代的齐地考古工作中集中发掘了几处齐国中小型墓地,对我们研究齐墓葬制及分布规律提供了重要资料。
    西周时期:在齐地的墓葬发掘中,商末周初发掘了一批出土有认为是夷人土著和商式器物同出的墓葬,此类均为土坑竖穴式、规模较小,无墓道,多葬一人,有腰坑,坑内葬一狗骨架;此类墓在商末周初出现,而典型的西方周文化典型器物不见墓葬出土,是周代齐文化正在形成中的一种墓制。
  此类墓虽不能确定为齐文化典型墓制,但为齐地齐人墓是可以肯定的;这类墓在东古墓地,章丘宁家埠、临淄后李、广饶五村等遗址或墓地的发掘中均有发现。现以广饶五村m12为例予以介绍:墓向115°,墓长2,宽1.1,深0.7米,有熟土二层台,台高0.35-0.45,宽0.07-0.1米;棺长1.9,宽0.5,高0.35,棺灰厚约0.02米。下有腰坑,内有狗骨;人骨一具,仰身直肢,为45-55岁男性。头部葬簋1,罐2,豆2陶器4件(图一六)。西周晚期墓葬在齐地已多有发现,主要有临淄河崖头殉马坑下m1,临淄东古墓地,临淄两醇墓地,章丘宁家埠甲组墓,昌乐岳家河墓地均有发掘,现依临淄两醇墓地m1016为例介绍:该墓位于墓地西部,长方形竖穴土坑式,墓向105°,墓长2.10,宽0.73,墓底距地表2.65米;一棺,棺长1.85,宽0.65,残高0.45米;棺内葬一人,仰身直肢,双手交叠置于腹部,墓底中部有一长方形腰坑,坑长0.33,宽0.11,深0.2米,坑内葬狗一只,随葬器物放置于墓主头前棺与墓圹之间,有陶鬲1、陶罐1、陶豆1、陶纺轮1,计4件(图二二)。
    春秋时期:春秋时期同类型的齐墓较西周时期规模有所增大,随葬品愈显丰富。
春秋前期以临淄东古墓地m1003为例作以介绍:该墓方向19°,为长方形竖穴土坑式,墓长3.45,宽1.85,墓底距地表深2.45米;墓底四周有熟土二层台,二层台东边宽0.35,西、南边宽0.25,北台宽0.3,高1.2米。一棺一椁,据板灰知椁长2.4,宽1.25,高约1.2米。棺长2.1,宽约0.91米。墓被盗扰,葬式不明;墓底有一圆角形腰坑,长0.97,宽0.19,深0.18,坑内殉狗一只,随葬器物放置于棺椁之间或棺顶部,有陶鬲1,陶罐3,陶豆4,陶器盖1,铜舟1件,计10件。上述几处墓地均发现有春秋晚期的墓葬,以昌乐岳家墓地m112为例:为土坑墓,双人合葬,方向95°。墓口3,宽1.96-2.24;墓底长2.68,宽1.6,残深1.35米。墓底四周有生土二层台,台宽0.1-0.41,高0.75米。墓底两侧分别下挖0.8-0.51米,构成左右棺室,两室各为一棺,南侧棺室长2.19,宽0.52-0.66米,底部平坦,至墓口深1.41米,葬一人,女性,仰身直肢,无葬品。北侧棺室长1.88,宽0.63,平底至墓口深1.86米。葬一人,男性,亦为仰身直肢葬;葬品置于地层台上,有铜剑1,陶豆2、陶鬲1、陶罐1、盖豆1(图一九)。
  战国时期:齐地战国时期中小型的发现愈加普遍,分布区域愈广墓葬发掘的数量愈多;除发掘的几处大型墓地外,在齐地广大区域内单座墓葬和小型墓地亦有多处发掘资料,为研究齐墓分布提供了重要材料。
  战国前期以昌乐岳家河墓地m123为例予以介绍:为积石墓,方向10°。墓口长2.47,宽1.5米,墓底长1.93,宽0.88,残深2.07米。墓底四周有出土二层台,台宽0.2-0.35,高0.65米,台面铺有一层厚0.15米的河卵石。墓室西壁二层台以上有壁龛一个,龛顶呈弧形,长2.01,高0.5,进深0.35米。墓底中央有一圆角方形腰坑,坑长0.65,宽0.49,深0.15米,坑内出土豆盘一件。葬具已朽,从板灰看应为一棺。棺底横置两根方形垫木,垫木的两端插入二层台内。棺内骨架一具,完整、男性、仰身直肢葬。随葬品有陶豆4、陶盖豆2、陶鼎2、陶壶2、陶盘2、陶匜1、陶舟1、陶豆盘1、骨贝3、骨笄1、多置于壁龛内。战国晚期则以长岛王沟m18为例作说明:该墓为长方形竖穴土圹墓 ,墓圹长3、宽1.66,深3.96米,方向88°。据木灰看,当为一棺一椁,棺长2.12,宽0.7;椁长约2.5,宽1.1,高1.4。人骨已朽为粉未,为单人仰身直肢葬。南壁椁室上方有一圆弧形壁龛,长1.34,高0.6,进深10.42米;内置陶罐3、小陶罐2,计5件。椁室与墓壁之间以大量海蛎壳填充,椁室以上填黄土,夯实(图二0、二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