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淄齐国故城

临淄齐国故城

时间:2004-10-10 15:41:00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1、概述
    临淄齐国故城是国务院1961年公布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处在临淄辛店镇以北十五华里。
    西周初年,周王朝大封宗族勋戚,封姜太公(姜尚)于山东北部地区,建立了齐国。它是周王朝分封下的一个东方诸侯大国,在我国历史上经历了西周、春秋和战国三个历史阶段,临淄是它的都城。
    临淄是我国早期规模最大的城市之一,自公元前九世纪五十年代姜氏第七代国君献公由薄姑(今山东桓台田庄一带)迁都于此,至公元前221年秦灭齐为止,临淄作为齐国的都城长达六百三十余年之久。
  故城位于今临淄县城的西面和北面,北至古城村北,南至西关村南,西依系水(即今泥河),东临淄河,故名临淄。
  故城包括大城和小城两部分。大城南北近九华里,华西七华里余,是官吏、平民及商人居住的廓城;小城衔筑在大城的西南方,其东北部伸进大城的西南隅。南北四华里余,东西近三华里,是国君居住的宫城。两城总面积达六十余平方华里(图四)。
    城墙残垣部分尚存,是用泥土分层夯筑而成,有的地方高达五米,且夯痕依然(图五、六)。城墙均依其地形而筑,多不取直线形,东、西沿河岸蜿蜒曲折,有城墙拐角24处,小城墙基宽一般在20-30米,最宽达50-67米。大城墙基宽都在20米以上,最宽处达43米。两城周长约42华里。
    《齐记》云:齐城有十三门。见于史书记载的有雍门、申门、扬门、稷门、鹿门、章华门、东闾门、广门等。未记确切方位,后人说法不一,比较肯定的有西门曰:申门、雍门。广门为大城的东门。现已探明十一座城门遗址,其中小城五座,大城六座。门道宽度都在8.2米以上,最宽者达20.5米。
    城内道路纵横交错,多与城门相通,已探明十条主要交通干道,其中小城内三条,路宽一般为6—8米,最宽者17米;大城内7条,路宽10米、15米、20米不等。
  城内排水系统,布局合理。现已发现四处排水道口(图七),建造精巧,把天然河流、城壕(护城壕)和城内河道紧密地联系在一起,构成了一个完整的排水网。
    城内原来地势起伏,断垣残迹,比比可见,文化层深厚,已发现有冶铁、炼铜、铸钱、制骨等四种手工业作坊遗址。大城东北部的“韩信岭”高地,曾发现过西周晚期的文化层,是故城内文化堆积最早、最厚、最复杂之处。这里的河崖头村下及村西一带,是西周到春秋时期齐国贵族的墓地,已探出大、中型墓葬二十余座,其中一座“甲”字型石椁大墓周围拥有规模宏大的殉马坑。
  故城内外,还有众多的宫室台榭基址。桓公台座落于小城内,与小城北门外的晏冢南北对应,其周围是大面积的宫殿建筑基址。大城南部有韶院村,是相传孔子在齐闻韶乐“三月不知肉味”的地方。
    临淄齐国故城虽然延续时间很长,但仍然是保存较好的我国东周时期的一座大城市,地上地下浩繁的文物古迹,是我们伟大祖国悠久历史和古老文明的见证,对研究我国历史有着重要价值。
  2、城垣遗迹
    临淄故城的城墙,地面上还保留着不少断垣残迹,有许多已湮没地下,少数因挖土和河水冲刷而无痕迹。
    省文物考古部门曾于临淄东古村东约二百米处,发掘清理了一段大城北墙基址,发现此处城墙建造年代分三个时期,第一期为西周,二期为春秋,三期为秦汉。
    在城垣遗迹中,保留较好的一段是大城西墙南端与小城北墙交接的地方,位于小城北门以西一百米处。城墙残高约五米,小城墙基宽20—30米,最宽处达55—67米;大城墙基宽均在20米以上,最宽处为34米,全部用泥土分层夯筑而成。1982年,对此处进行了发掘,清理出了一段城墙剖面,其夯层清晰规整;夯筑痕迹明显可辨,这段残垣属大城西墙,被夹在小城北墙之中,表明大城西墙原是继续向南延伸的。以此推知,大城的年代应早于小城,它们是齐国在临淄建都后先后不同时期修筑起来的(图五)。
  为防止城墙剖面被风雨剥蚀,建有拐角型墙壁式砖房保护。
  3、城墙排水道口
  齐故城排水系统的布局,是经过周密设计和科学安排的。首先在大、小城南北墙外,都挖有很深的护城壕,与淄河和系水东西沟通,使其水系相连。其次又根据城内南高北低的自然地势,开多处沟渠,在垣基施工中设有建造精巧的排水道口,以此将故城内外河流与城壕紧密地联系起来,构成了一个完整的排水网(图七)。
  据钻探得知,故城内主要有两大排水系统,四处城墙排水道口。小城排水系统在西北部,自桓公台东南方起,经桓公台东部和北部,通西墙下的排水口,流入系水。沟渠全长700米、宽20米,深3米左右。大城西部最大的排水系统,由一条南北和东西河道组成。南面河道,在小城东北角外,和小城东墙、北墙的护城壕相接,顺势北流,直通大城北墙西部排水口,注入墙外城壕。这条内河沟,长280米,宽30米左右,深3米以上。河沟北段又分一支流,流向稍偏西北,从大城西墙排水道口流入系不。此处排水道口,已于1979年发掘,它东西长42米,南北宽7米,深3米,用开然巨石砌垒而成,距今两千余载。水口分上下三层,每层五个方形水孔,孔内石块交错排列,水经孔内间隙上下跌荡而出,人却不能通过。如此既能排水,又能御敌的科学建筑,为世界同时代古城排水系统建筑上所仅见。
  现已在排水道口周围,修建了保护性院墙,并刻文字介绍及平面图嵌于院门两侧墙壁上。
    4、手工业作坊遗址
    故城内地势起伏,小城中部、南部和“桓公台”周围地势较高,北部较低,东北部大片地区,地势更为低洼;大城西部南北河道以西,较为平坦,以东地势起伏显著,高地连绵不绝,其中尤以东北部地势最高。高地之间的低洼处,往往是古道路或古河沟流经的遗址。凡高地,地层复杂,遗迹丰富,文化堆积深厚,一般在2—3米之间,有些地方为3—4米,达四至五层之多。
    大量的手工业作坊遗址,就分布在这些文化堆积之中。今已发现冶铁遗址六处、炼铜遗址两处、铸钱遗址两处,制骨遗址四处。分述于下:
    (1)冶铁遗址
  ⅰ、小城西部冶铁遗址:在小城西门东北200米处。范围南北约150米、东西约100米,属下层堆积(这一带有两层堆积,厚二米左右)。周围有许多夯土遗存,其间并有10米宽的道路通向西门。
  ⅱ、小城东部冶铁遗址:位于今临淄城关面粉厂北400米处,西距辛(辛店)、东(东营)公路约100米。范围南北约70米、东西约60米。经钻探得知,属第二层堆积(这里一般有三层堆积,厚二米左右),曾有探孔在铁渣之下的路土中瓷片,可能是一晚期的冶铁遗址。
  ⅲ、大城西部冶铁遗址:在大城南北河道以西,石佛堂村及村南一带,范围约四至五万平方米,属第三层堆积(这一带有三层堆积,厚二米下下),应是一东周晚期的炼铁遗址。
    ⅳ、大城中部偏西的冶铁遗址:在南北河道以东,位于付家庙村西和西南一带,面积约四十万平方米,属下层堆积(这一带一般有两层堆积,厚一米至二米)。
    ⅴ、大城南部冶铁遗址:位于小城东门以东,韶院村西,刘家寨村南的大片地区都有冶铁遗迹存在,但中心地区似在大城南墙西门以内,大道的两侧,面积约四十万平方米,属于二、三层堆积(这一带一般有三个地层堆积,厚二至三米以上)。这是六处冶铁遗迹中规模最大,遗迹最丰富的一处。在遗址内,特别是它的北部一喧有许多夯土基址,曾在此发现过汉“齐铁官丞”,“齐采铁印”等封泥,当是汉代的“铁官”所在。
  ⅵ 、大城东北部冶铁遗址:在阚家寨村的东南和村北,崔家庄的东北和村北,河崖头村西等大片地区都有冶铁遗迹存在,分布较广,但不集中。遗迹较丰富处在崔家庄东北至村西北一带,面积约30,000—40,000平方米,这一带地层堆积厚,离地一般都在三以上,有三层堆积,冶铁遗迹属第二层,当属东周时期。
  (2)炼铜遗址
    ⅰ、小城南部炼铜遗址:分两片,一片是在小徐村北,其范围东西约80米,南北100余米,属下层文化堆积(这一带地层堆积三米左右,共两层);另一片位于西关石羊村北头,其范围东西约150米,南北100米,层位与前者相同。皆属东周时期。
    ⅱ、大城东北部炼铜遗址:位于阚家寨东南及东北方向的“韩信岭”一带,探知这一带地层堆积有四层,铜渣、炉渣、烧土等发现于二至三层之间,第三层是灰绿土,质坚实,从试掘中知是春秋前期的地层。
    (3)铸钱遗址
  ⅰ、齐刀币铸址:位于小城南部居中安合村南,靠近城墙。其范围自安河村南东西路起,向北200米,村南南北路向东向西各100米。上层已受到严重扰乱,曾出土过“齐法化”刀币和铸范。
    ⅱ、西汉“半两”钱铸址:位于阚家寨村南一带,村南的东部和西部都有成批 “半两钱范”出土,耕土层下即铸钱遗迹。其范围阚家寨村南南北中心路向西180米,向东250米,南起变压器向北250米。在这片范围内,亦间有居住区、冶铁、炼铜遗址。
    (4)制骨遗址
    故城内制骨作坊遗迹范围较广,主要在大城东北部和北部,比较集中的有四处地方,即崔家庄东北;河崖头村西南部;东古城村以南;田家庄东北。这里的遗物十分丰富,不仅出土过刀石砥砺,而且残骨余料遍地皆是(图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