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发现与齐国音乐研究

考古发现与齐国音乐研究

时间:2004-10-10 17:02:00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关于对齐国音乐的研究。我们在前文对齐国出土乐器研究中,已对齐国音乐的源流,齐国音乐的演奏形式及规模;特别是对《韶乐》的产生基础及发展脉洛进行了探讨;度在对先齐和齐国时代齐地出土乐器全面统计论述的基础上,对《韶乐》的演奏场面作了研究。研究齐国音乐,除对其器乐进行整理研究外,还应对齐国音乐的演奏音律及其艺术特色进行深入研究,以求复原其《韶乐》的原本面貌。
    首先谈《韶乐》的艺术特色
    齐国音乐,以韶乐为其代表,是为齐国官乐;它承东夷乐舞。夷人是原始社会居位在我国东方(今山东、江苏、安徽一带)的古老民族,以鸟为图腾,崇拜太阳,东夷民族是一个喜爱音乐,擅长歌舞的民族,在距今5500年的大汶口文化时期即发明了乐器和乐曲。莒县陵阳河大汶口文化遗址出土的黑陶笛柄杯和陶号角可吹奏出四个高低不同的乐符和吹出悦耳的声音。《路史·后记》载:“(少皞)立建鼓,制浮磬,以通山川之风。”由上可知,东夷民族在少皞之时就制作了瑟、埙、鼓、磬乐器,创作出了定型的优美乐舞曲。
  《吕氏春秋·古乐篇》曰:“昔葛氏天氏之东,三人操牛尾,投足以歌八阕:一曰载民,二曰玄鸟……”,《玄鸟》乐章,即是崇拜玄鸟图腾的东夷民族乐舞曲。商代甲骨文有不少乐器名,不仅种类多,而且字形也表现出乐器已达到相当复杂的程度。如“龠”(籥)“樂”(乐)字等。龠、籥、*、*、*,据考此乐字是乐器排箫,也指弦乐;*、*、*、樂、乐是琴;乐字之间“白”字是埙。太公立国,以《韶乐》为官乐,融地方俗乐与一体,完善和丰富它的形式和内容,使《韶》乐发展成为齐国最完美最著影响的乐舞曲。以至于孔子叹曰:“尽善尽美矣。”至战国时期,由于上层贵族的统治者喜爱音乐,因而推动了韶乐的发展和完善;据载齐威王喜爱音乐,善弹琴;齐宣王创建了一支“吹竽必三百人”的宫延乐队;还创雅乐、燕乐等宫廷祭祀和娱乐的乐舞;因之齐国音乐的发展是建立在发达的经济基础与繁荣的文化氛围之上,与此《韶》乐在齐国的发展与完善,其场面更加恢宏,器类更加完善,乐律更加优美,具有更强的音乐美感和艺术魅力。
    其次谈《韶乐》的音律
    齐国的音乐艺术无论是音乐演唱、乐曲创作,还是乐器制作、器乐演奏技巧都有了很高的水平。
研究齐国音乐理论当首推《管子·地员》所示出五音,即:宫、商、角、徴、羽;此是记载我国最早的乐律史料;《管子》还记先秦乐律最早的推算之法是依管或弦的长度计算,即“三分益一”,由此类推,相生各律。《晏子春秋》也载晏婴创“声一无听”、“和六律以聪耳”的音乐理论。
    先秦诸类乐器的大量出土,为上述音律记载的研究提供了科学的实物资料。先秦时代,声、音、乐是分开的;乐发于情“夫者,乐之舆也”①。音由声来,乐由音出;《管子·地员》所载即五声,五声具备,构成歌曲的叫音,五声八音相比而成乐。1953年安阳大司空村m312商墓出土的钟,三件三音c#f2,#а,一件未测,纵为#c或а3)。武官村大墓出土石磬、铜饶皆三音。埙有陶、骨、石制三类,皆三孔三音,是证商周时期鼓、钟、磬、饶、埙等乐器是以三、四音为基础的。其调式有三种:
  #c #e #а
  nb c pe
    а #c #e · #f #g
    从#f2起算,陶埙中的有连续八个半音,如а1、#c2、e2、#f2、*2、#*2、а2、#а2、b2、c3、#c3;所载十二律中缺f、#а、а三律;是证商代已奠定十二律产生的基础。
    东周音乐、乐器种类增多,依质地可有:铜乐类、石乐类、丝乐类、竹乐类、皮革乐器。
    音乐工作者从上述的考古发现中,选择了信阳楚墓、寿县蔡墓长治14号墓以及随县普侯墓等出土的完整钟做了测音工作,并结合曾侯钟、磬上四千多字的铭文(钟2800多字、磬700多字、加上钟架横梁和编悬配件上的字,合计如上数,内容多音律、音阶名称)进行了研究,使我们对东周音乐情况有了明确的认识。
    歌钟与行钟用途不同,信阳楚墓和寿县蔡墓的歌钟,为贵族统治阶级日常享乐所用,所以它按一定方域的音乐需要的音高及音阶(或调式)定音和组合。
  依大小次序的两钟间的音分差,凡接近100的,音程是半和音,接近200的,音程是全音,接近300的,音程是一个半音,已有了一定的规律性。蔡侯行钟和长治编钟,为贵族统治阶级出征行旅所用,不是按照完整的音阶(或调式)来组合,而是按照一个音阶(或调式)的骨干音定音和组合。因而形成大音程跳跃,只能奏出简单而刚健明快的曲调,和形成热烈激奋的气氛,这是为了适应军旅生活的需要而产生的曾侯墓的钟、磬铭文,为研究东周音乐提供了极珍贵的具体材料,今据其铭文和测音,试作音名、律名、音高的简明表如下:

 <?xml:namespace prefix = o ns =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

(南吕)

g

 

 

 

5

妥宾(蕤宾)

g

反、、鎛、[终]

g2-g6

 

(南吕)

a

 

 

 

6

则(夷则)

a

大*、*反、*、少*[鼓]

a1-a6

 

 

ba

宫曾

 

ba2-ba4

7

无铎(无射)

b

角、*

*宫(变宫)

b2-b4

 

 

bb

商曾

 

bb3-bb5

i

*音(应钟)

#c

*角

 

#g3-#g5

1

黄钟(黄钟)

c

宫反、宫、[巽]

 

g2-g7

 

大族(太簇)

#d

 

 

 

2

(大吕)

d

商、少商

d2-d6

3

*钟(夹钟)

e

*、中鎛、宫角、下角、角反、[*]、[*]

e2-e4

 

 

be

曾

 

be2-be5

 

(仲吕)

#f

商角

 

#f3-#f5

4

割*(姑洗)

f

*曾、[龢]

*(变徵)

f2-f6

   如表显示,西周五声完备。五声音序排列音序与《管子·地员篇》音序一样。更值得注意的是,曾侯乙钟上的铭文有“*宫 ”或“峉宫”、“峉*”二辞,有“*峉”或“商角”、“*曾”、“龢”三辞,足见当时已有“二变”,即“变宫”、“变徵”之声,并采用了楚声的“峉角”、“峉*”和“商角”的音名。因此,战国时期已有五声、七声的音阶结构。
    现在通用的音高标志,以中央c为准,用大字组和小字组来区分标志低高音。曾侯乙钟的低八度音的区分,以“大”字冠之,如大峉(徵)、大*(羽)、大宫、大商、大角等高八度音的区分,则以“少”字冠之,如少峉、少*、少宫、少商、少角或峉反、*反、商反、宫反、角反等。在音程的升降方面,如c与f能升不能降,b与e能降不能升,也和现在音程和钷降规律一样。可见战国时期对半音的认识和音乐水平是相当高的。
    殷代已有十二律中的九个音律,但还没有明确的律名。曾侯乙钟铭的十二律及其异名共二十六个,属于阳律的有“黄钟”、“大族”(太簇)、“割*”(姑洗)、“妥宾”(蕤宾)、“屖则”(夷则)、“无铎”(无射);属于阴律的有“*钟”(夹钟)、“*音”(应钟),共八个律名,
虽缺了大吕、仲吕、林钟、南吕四个律名,但见于钟铭的还有十八个异名。如楚国的穆钟、坪皇、文王、新钟、兽钟、吕钟、浊穆钟、浊坪皇、浊文王、浊新钟、浊兽钟;曾国的*音(有说即函音、是羽律)、鸁孠(鸁孠,文献误为嬴乱)、浊割*;晋国的槃钟、六墉;齐国的吕音和周的刺音(厉音)。
    从曾侯钟音高测定的情况分析,春秋战国之际,已把精确的绝对音高概括运用到音乐的实践中,并具备了旋宫转调的能力。从它试奏的《锈金匾》、《东方红》、《国际歌》和中外古今东曲等的实况看来,当时已能采用和声、复调以及转调手法来演奏各种乐曲了。齐国《韶》乐是战国时期最著名的乐舞,而齐地出土的战国时期的铜钟、铜镈、石磬等乐器,亦具备了信阳楚墓和寿县长治蔡国墓,随县曾侯墓出土的铜钟的铸造技术和制造石磬的水平,其音律和音阶应是相同的;所测五声的音序排列又与《管子·地员篇》所载音序相同,所以上述音,对研究《韶》乐的音阶、音律和音序提供直接的重要资料,对此有着极为重要借鉴作用和现实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