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墓殉人研究

齐墓殉人研究

时间:2004-10-10 15:45:00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殉人是奴隶社会大型贵族墓葬出现的葬俗之一,它存在于整个奴隶社会,盛行于晚商时期,西周时期渐少,东周时期随着封建制的确立而废除。人殉葬俗的存在多见有两种形式,一是奴隶杀殉,二是妻妾近臣陪葬;作为人殉葬制的刁遗葬俗,后者陪葬葬俗沿续至整个封建社会,最迟至明代;而奴隶杀殉葬俗在中原地区已不存在的东周时期,齐地还较普的多量存在,是为齐墓葬俗的特征之一。关于存在其因由,试作探讨。
    1、齐国东周大型贵族墓殉人实例
    (1)临淄郎家大墓:山东省博物馆1971年12月至1972年5月发掘此墓,时代为春秋战国之际,即公元前500-公元前400年之间。此墓发现殉人9具,陪葬者17人。殉人发现情形是:主墓顶部填土中发现殉人6具,5号陪葬坑的槨顶上部发现殉人1具,15号陪葬坑椁顶部发现殉人2具。他们多为20岁-30岁左右的青年男女,从残骸的姿态观察,他们是被处死后殉入的。有的是活着被埋入墓中的;无一定葬式,多无葬品,有的仅有陶罐和小型骨石串珠,其身份应是杀殉的奴隶。陪葬者发现情形是:17个坑围在墓主槨室四周;一人一坑,坑内皆一棺一椁,有丰富的随葬品,坑5和坑15还有殉人,她们多是20多岁左右的女性,其身份应是司乐、御者、妾婢和臣属(图二五)。
  (2)临淄于家墓地:在已发掘的墓葬中,有2座中型墓各有2和4个陪葬者,均有棺,埋在椁外二层台上,临椁一边贴椁壁,这是齐墓中仅见的中型墓有陪葬人的墓例。
    (3)章丘女郎山大墓:该墓位于章丘市绣惠镇女郎山之阳。1990年春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配合济南至青岛高速公路建设发掘,编号m1,时代为战国中朝。在墓的西北二层台上清理有5座陪葬墓,墓为土坑竖穴式,有棺槨葬具,一墓一人,计5人。每墓随葬仿铜陶礼器和数量不等的青铜、玉、石、水晶、骨、蚌类装饰品。ⅰ号陪葬墓还随葬有一套38件彩绘乐舞陶俑。他们均20岁左右的女性,其身份应是墓主人的宠妾爱婢(图二六)。
    (4)临淄田齐王陵西北陪葬大墓: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1990年配合济南至青岛高速公路建设发掘了四座大型墓葬。其中2号墓墓室北生土二层的殉坑内,清理出12个殉人,皆为年轻女子。
    (5)临淄辛店齐鲁乙烯厂大墓:1984年配合辛店齐鲁乙稀厂的工程建设,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组织发掘了4座东周时期的大墓;其中4号墓在东、西、北三面生土二层台上清理19个陪葬坑,每坑1人,均有棺椁,仰身直肢,头向墓主棺室,随葬滑石环、玉髓、水晶串饰。5号墓有陪葬坑22个,大部分每坑葬2人,总数达40人之多。二座墓葬约计有殉人60余具。
  由上考古发掘人殉墓葬资料知,齐国东周大型贵族墓是存在人殉葬制的。它盛行于春秋至战国中期,战国晚期齐国人殉葬俗消失。
    2、山东其它地区发现殉人墓葬实例
    史载“东方曰夷”。山东地区是先秦夷人居住的中心区域,其夷人少暤氏和莱夷等部族分别居住在鲁北、鲁南及鲁东地区。杀殉葬俗又是殷俗或曰夷俗,所以殉人葬俗不仅在齐墓中多有发现,而且在山东其它地区直至春秋时期仍然流行人殉,如近年在滕州市薛城发掘了九座薛国贵族墓,其中5座春秋墓都有殉人;莒南县大店镇发掘了二座莒国贵族墓,各殉10人;沂水县刘家店发掘了二座莒墓,其中m1殉40人左右。在胶东地区的蓬莱、莱阳、烟台等地发掘的西周时期至春秋早期的贵族墓,也常有殉人。只有鲁故城望台墓地的发掘,仅甲类墓县城西北角墓地m202在北二层台上置殉人一具,头东脚西,仰身直肢;余贵族墓不见有人殉。
    3、齐墓人殉葬俗探析
  《墨子·节葬篇》载:“天子杀殉,众者数百,寡者数十;将军大夫杀殉,众者数十,寡者数人”;此正是奴隶社会繁荣时期晚商和西周前期殉人葬制的真实记载。自商代始至东周之际,幸臣和妻妾有为其主子殉死的义务。《左传·哀公三年》载:“季孙(桓子)有疾,命正常曰:无死!南孺子之子,男也,则以告而主之。女也,则肥也可”,这是桓子命令其幸臣不要为他殉死的记载。《左传·文公六年》也记载了秦国“三良”殉秦穆公。说明春秋时期还是存在人殉葬俗的。齐地亦夷人旧地,商代薄姑国建此,青州苏埠屯1965年至1966发掘了两座商代大墓,两座中型墓;四座墓皆有奴隶殉葬。其中一号大墓面积约160平方米,深8.25米,有四条墓道,南墓道作斜坡状,长26.1米,其它三条墓道作阶梯形,墓室由“亚”字形槨室,墓内殉葬48个奴隶和6只狗,其中奠基坑1人,腰坑1人,门道三层计39人,二层台7人。二号墓比一号大墓规模略小,结构相同,有一条墓道、墓道内殉9个人头内,墓室四角二层台中各殉一个人头,计有13个人头。墓地1986年又发掘了六座商代中型墓,其中m7在生土二层台上清理出3个殉人(图二七、图二八);是证商代齐地贵族墓就盛行人殉,发展至东周时期此俗仍久盛不衰。《七国考订补》卷十田齐丧制引刘向云:“昔齐威王葬,从死七十二人”;引《七略》言:“齐闵王厚死人”。
  齐墓为何长期存在人殉葬俗,尤其是在中原及其它地已往消失的战国时期,齐国大型贵族墓还较多地存在人殉葬制;其原因何在,我们从以下三个方面试作探析。
  (1)“因其俗”的国策是人殉葬俗存在的重要原因
    前已言及,太公姜尚封齐建国初始,采取了“因其俗,简其礼”的国策,姜氏统治集团在夷人之地建立周氏齐国,不是一味地全部抛弃齐地固有的习俗,而是部分地继承延续了某些齐地夷人旧俗,此与太公其人本为东方之人相关。殉人本是夷人或殷人旧俗,在齐国采取因其俗,继延夷人旧俗的情况下,齐地固有的殉人葬俗得以延续其后是为可能,所以“因其俗”的国策是殉人葬俗成为齐墓葬制的直接原因。而在夷人旧地建立起来薛、莒和商周时期胶东地区的莱夷诸部(国)皆是夷人国家,所以在这些地区东周之际发现较多的殉人墓葬,亦存在人殉葬俗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与其相交,旧地夷人殉人葬俗得以除之,与齐国同时封分建国的鲁国,亦处夷人旧地,本有殉人之葬俗,只因鲁国采取的是“变其俗,尊其礼,丧三年而后除之”的建国方略,这从鲁故城墓地发掘甲乙两组墓皆无人殉墓发现,仅甲类m202发现一殉人特例除外,是证封分鲁城的周人,不存在殉人葬俗得以证实;此亦证齐及莒、薛等东方夷地所建诸国,因延其旧俗,故而人殉葬俗得以存在并发展其后。
  (2)奴隶的大量存在是人殉葬俗得以存在的直接原因
    奴隶社会的阶级构成一般有三个阶级,即奴隶主贵族,他们是统治阶级;“邑人”农村公社成员,他们有独立的经济和一定的人生权利;奴隶阶级,它们是被统治和被压迫阶级,甲骨文中的众人、臣、仆、羌、奚、妾、刍皆指此;他们无人身权力,经常遭到残酷的杀戳或当作祭祀的牺牲品。关于齐国的社会构成,《管子》归为君主,官僚、士、农、商五个阶层;《国语·齐语》记管仲曾把周民分为士、农、工、商四种类型;《齐文化概论》一书将其分为统治阶级,包括国王、公族、权臣、俸吏;食利阶层,包括地主、牧主、商贾、高利贷者;平民阶层,包括士、外来民、浪子;被剥削阶层,包括农耕农,手工业劳动者;被奴役阶层,包括奴隶、寺人、宫女、优人五个阶层;其中被奴役阶层即泛指奴隶。奴隶的来源一般有三种途径:一是战浮;二是罪犯沧为奴隶;三是破产卖身为奴。不言而喻,人殉葬俗的存在与齐国有大量奴隶的存在是分不开的。齐国地处东方,其周边与夷人杂处或接辖、北与胡、戎诸少数民族接邻,自建国之始与其战争不断;自古至今,战争的目的是掠夺,一是掠其土地,二是掠其财宝,三是掠人力或畜牧资源。据记载,齐国对莱夷的战争主要是掠其土地和人力资源,而对北边山戎、胡族的战争则主要是掠其马、牛、羊等畜物资源;所以齐国对外战争所获战浮是其奴隶的主要来源。其次,齐国建国始终是以法家而治国的国家,太公姜尚、名相管仲都是先秦法家的代表人物;《管子》认为法是治民、众的规范,行政施令的法宝;即何谓法者天下之道也。齐国社会倡导法以治国,法以尊君,法以治民、治吏,判断是非。所以齐国自太公始就以法治国,用律维护社会的正常秩序;有严律,必严治,定有犯罪之人。《左传·昭公三年》载:“景公繁于刑,有鬻踊者”;《晏子春秋》卷二载:齐景公后期“齐国丈夫耕,女子织,夜以接日,不足以奉上”;卷四亦载:“民叁其力二入于公,而依食其一。公积朽蠹而老少冻馁。国之都市,屡贱而踊贵。”《晏子春秋·内谏下》也载:“拘者满圄,怨者满朝”;与此说明齐国社会刑之严繁,治罪者之多,故而罪犯沦为奴隶也是齐国奴隶存在的主要来源之一。再者,齐国虽然较早地确立了封建制生产关系,但春秋战国时仍有不少奴隶存在,主要是因为国家暴敛和天灾人祸,耕农破产自卖,或士等其人夫依夫靠自卖所致。加之,宦官、宫奴、歌舞优人的存在,是齐国社会奴隶主贵族赖以生存的社会需求和基础。由此三源,齐国至东周之际还是有大量奴隶存在的。
    (3)齐国厚葬是人殉葬俗得以存在的客观原因
  《韩非子·内储说上》曰:“齐国好厚葬,布帛尽于衣衾,材木尽于棺槨。”《史记·苏秦列传》载:“齐宣王卒,闵王即位。说王厚葬以明孝。高宫室、大苑囿以明得意。欲破敞齐为燕”。《论衡·薄葬篇》言:“苏秦为燕,使齐国之民高大巨垄。”临淄齐故城周围有高大封土的墓塚150余座,构成了颇具特色且规模庞大的临淄墓群;从已经发掘的贵族大墓看,其规模之宠大,葬品之丰富前所未见。《括地志》载晋永嘉未人盗齐桓公冢:“得金蚕数十薄,珠襦、玉匣、缯采、军器,不可胜数”。《野获编》曰嘉靖八年临朐无盐墓被发,“其中珍异最多”。《续从征记》言田齐太公墓被盗掘,“得一铜槨,金玉甚多“。可见,齐国确实存在厚葬之风。齐墓不仅存在大量奴隶殉葬,而且也普遍存在殉狗的葬俗(图二四),此亦是齐墓厚葬之俗的又一体现。人殉之葬以是厚葬之风的重要内容之一,齐国厚葬之俗的基础是经济的繁荣的贵族生活的奢侈,齐国在发展农业的同时,着重发展了手工业、鱼盐业、纺织业和畜牧业,使齐国的工商经济得以较快的发展,此即是齐国得以强盛的根由之一,也给齐国贵族生活奢侈提供了经济基础;齐国贵族生前的奢侈生活,死后则如生前所用,仿制建墓、厚葬之俗必盛;在厚葬之俗盛行的齐国,人殉葬俗的长期存在就在情理之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