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文化与晋文化的比较研究

齐文化与晋文化的比较研究

时间:2004-10-10 18:04:00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晋国是周初分封诸侯国中较大的诸侯国,是武王之子叔虞的封地;《史记·晋世家》载:“晋唐叔虞者,周武王子而成王弟。……武王崩,成王立,唐有乱,周公诛灭唐。……于是遂封叔虞于唐。唐在河、汾之东,方百里,故早唐叔虞。姓姬氏字子干”。1979年以来对山西曲沃县曲村翼城县天马城址的考古发掘,该遗址为一大型城址。先后发掘600余座西周时期墓葬;这里还出一件商代晚期饕餮纹方鼎,鼎内壁铸铭27字;发掘墓葬多出成组的青铜礼器,是证此遗址即是晋国早期都城“唐”城所在地。侯马晋国遗址是晋国晚期都城新田;公元前403年赵、韩、魏三家见晋幽公软弱无能,合谋分晋之地;只将绛州和曲沃两城留作晋幽公封地,即史称“三家分晋”,也是我国历史上春秋与战国的分界线。周烈王遂州封赵籍、韩虔、魏斯为侯;公元前376年三家废晋国国君,晋亡;由韩赵魏三国代之,史称战国三晋。三晋赵敬侯(公元前386年)迁都邯郸,至公元前228年赵幽缪王被秦所灭,其历八代君王,历存158年。韩国自平阳(山西临汾)公元前375年灭郑,迁都新郑(今河南新郑),史称郑韩故城,韩国传8君,至韩王安九年,公元前230年秦灭韩,历存146年。公元前316年魏惠王迁都大梁(今河南开封),传六世至魏王假三年(公元前225年)秦破梁、灭魏,史传151年。
  晋与鲁国同为姬姓宗室所封,较多保留周室传统文化,与齐、燕有别。关于晋文化的文化特征,在“三家分晋”前其文化中心在山西曲村“唐城”和侯马一整带,从出土器物组合特征,特别是墓地严格保留着西周以来氏族宗法制,按血缘关系排列的“族坟墓”来看,较多地保留了周文化的特色;而从墓葬盛行厚葬,葬车马和人殉等葬俗分析,与齐文化有其相似之处。下面从西周至春秋晋文化的特征,“三家分晋”后战国时期的文化特征两个方面试作比较研究。
    1、西周至春秋时期晋文化的特征
  1979年以来对天马遗址共发掘了600余座西周时期的墓葬。出土铜器早期的组合为:鼎、簋、鬲、尊、卤、*、觯,个别有钟;晚期组合为鼎、簋、盘、匜、壶。发掘4个车马坑,每坑有车1—2辆,每车用马4匹。
  从以上发掘出土铜器组合变化和随葬车马的制度看,与周原同时代所出土器物组合与葬制相同,说明在西周时期晋文化严格保留着周文化固有的文化传统,侯马遗址是晋国晚期都城新田,位于纷浍之交的新田故都;调查勘探郑城知由三部分组成:西部有早晚两组古城址;东部以宗庙建筑群为中心的祭祀遗址,约有12万平方米,建筑遗迹70多处;浍河南崖的上观、柳家有两处墓地;此都城布局与《周礼·考工记》:“左祖右社,面朝后市”的记载相吻合。上马墓地已发掘东周墓葬1300余座,其中90%为小型平民族;墓地大、中、小型墓排列有序,墓穴整齐,是典型西周“族坟制”的反映;其时代早至西周中晚期,一般为春秋末期。其中m13最大,出土列鼎、编钟、石磬、壶、鉴、盘、匜、甗等青铜礼器。1987年太原金胜春秋末期晋阳故城发掘1000余座东周墓,其中m251在墓 室四侧殉4人家臣或侍妾,椁槨间置70余件青铜礼器,有鼎、鬲、豆、方壶、鉴、盂、簋、舟、扁壶、罍、*、盘、灶、甑、尊、瓿、钵、勺等;其中最大的一件镬鼎,重达250余公斤,为迄今所见春秋时期最大的铜鼎。墓室西南部主要放车马器、工具和兵器。其中有*、马衔、角镳、当卢、小铜泡;工具有凿、刀、削、锛、斧等;兵器有剑、矛、戈、标枪、*、斧、斤、戟、藤弓、匕、刀、镞等。
棺内置玉佩、瑗、璜、玦、壁、珠、璋、圭、尺、刀、剑饰、玛瑙环等500余件器物;还有金、锗金、铜带钩等。墓室东北7.5米有一处陪葬车马坑,分车库和马厩;葬车17辆、殉马44匹,头向西排列整齐。此墓是国内迄今罕见的未被盗掘的春秋时期大型国王墓,保留了完整的墓葬布局,随葬器物制度,由此可窥其春秋时期君王墓随葬礼器、玉器、车马器、工具、兵器、葬车马完整的丧礼制度和葬俗;为了解研究春秋时期晋国的政治、经济、文化、丧葬礼制,科学技术都提供极为重要的资料。于此看来晋文化墓葬厚葬之俗与齐文化随车马、殉人有着相同之处。此外,晋文化承其周文化,重农业生产,重周室礼制,铸行由农业生产工具转变而成的布币,与齐文化因其俗、重工商经济,铸行刀币迥然有别。同时晋国政权除姬姓唐叔虞掌握外,其韩氏、赵氏、魏氏亦与有军队、封田、甚至铸币诸权,此与齐国政权除姜氏为公外,还有国氏、高氏分常其权亦有相似之处。
    2、战国时期三晋文化的特色
  战国时期,天下纷争;韩赵魏三家分晋,封为诸侯,各自建邦立国,势力强盛是为七雄之一。由史载和所处地理位置,齐赵为邻,文化交流频繁,综其文化特色,择要简述之。由临淄齐故城,新郑故城和邯郸赵故城的布局分析,齐故城、赵城与新郑故城平面布局的特征相似,故城均有大小两城组成;新郑故城小城在大城的西北部,略呈方形,南北长2.8公里,东西约2.4公里,城内探出大片宫殿基址。大城即郭城,南北长4.4公里,东西宽2.8公里;城内探出手工业作坊遗址;有冶铁、冶铜、制玉、制骨等。而邯郸赵王城建于战国中期,亦有城与郭两部分组成,面积1887.9平方米;南部是宫城,亦称赵王城,由西城、东城、北城三部分组成,平面呈“品”字形,面积505万平方米;三城内都有巨大的宫殿基址,尤以西城为密集,各城均有城门;大城与宫城相隔60米,故称大北城;平面呈长方形,南北长4880米,南北宽3240米,总面积为1382.9平方米,现地表面垣断留残城墙,余埋于地下7.6—9米。
  城内遗迹遗物丰富,常见陶器有细把豆、碗、盆、钵、罐、瓮等,建筑材料有瓦、瓦当、筒瓦、板瓦、空心砖、水管等;在赵王城“龙台”以北一处台基上出土三鹿纹与变形纹瓦当,此与齐瓦当,新郑故城出土瓦当不同,是赵国所特有的。以上三城建设基本符合先秦时期,“前者为城,后者廓”,“五里之城,七里之廓”的都城建筑定制。
    韩赵魏诸国,地处中原和晋、冀平原,其土地肥沃,自然条件优越,多宜农桑,又承继周晋传统,以农业立国,工商经济相对不及齐国发达,均铸行布币,只有赵国,因近齐燕,同时铸行布币和刀币。从赵故城出土的陶豆、盆、罐、瓮、碗、杯的器形及多见戳计以及建筑材料空心砖,筒瓦、板瓦等的特征分析,与齐国战国时期所出同类器物基本相同,是证战国时期齐国与韩、赵、魏三国交流频繁,其文化的一致性是明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