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淄解放初期的禁烟

临淄解放初期的禁烟

时间:2004-09-21 09:55:00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1840年鸦片战争以后,帝国主义为了掠夺中国的财富,把大量的鸦片输入中国,临淄地区就有种罂粟者。1932年孙娄不法商人工某在辛店武圣街设立大烟馆,贩卖毒品。吸毒成痛者多系地主豪绅和地痞流氓,少数殷富的农民也染上了吸食“鸦片”的恶习。
  民国初年,在辛店有人将鸦片输入,设下大烟馆。有些土豪、绅士、商号经理染上恶习。
  1941年2月,“皖南事件”发生后,临淄独立营营长王砚田(绰号“一眼六”)叛变投敌,先在临淄西关居住,后来在日军帮助下,势力逐步扩大,即在临淄西北部高阳区、朱台一带为非做歹,称霸一方,坏事做尽。他倡令当地农民种植罂粟,借此征收“大烟税”,并大肆走私大烟,大发横财。从此,槐务、宁王、高阳,桐林等村开始大量种植毒品。此间,种植罂粟之风一度在临淄境内全县蔓延。种植鼎盛时,一区的蒋工、刘家寨、二区的皇城、南羊、六区的丁王、宋家、五区的梧台,苇河等村种植的约占40%以上。王砚田的原籍宁王乡革新村的农民种毒者占农民总数的90%以上。农民韩公书、韩清太、张学民等人种2大亩之多,农民韩念书竟种到4大亩之多。伪政府明知毒品对国人的危害,但官员多数吸毒,竟大力提倡。
  烟农在种罂粟时,开花结果后,花香遍野,芳香满地,用烟刀将果实外壳割裂,采集流出的白汁收集起来晒干,加工成膏状,这便是鸦片。从鸦片中分离出的生物碱,又叫吗啡,吃它后即可镇痛,也能使人上瘾。英国人又从吗啡中提炼出来海洛因,它的毒性是吗啡的3倍。
    毒品有毒为什么还有多人去吸呢?吸烟要有工具、烟灯、烟枪等工具,第一次吸烟不好受,第二次吸就有了“舒适感”。这一舒适后,就有了瘾,就成了毒品的俘虏,以后就不好戒掉。随着毒瘾越来越强烈,烟量就会增加。和吃药一样,药量增加,就要多吃。一开始每天吸一两次就有快感,几天后,每天三四次才行。吸了毒品,便安静,但安静下来,仍想着再吸。
  王砚田部的伪军官和汉奸头子,有的好吸大烟,他们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吃上大烟后,便在死亡边缘上挣扎,有的走向死亡。
  1945年8月15日,日本帝国主义投降后,县区人民政府在解放区大力宣传鸦片之危害,发动群众禁烟禁毒,命令禁止农民种植罂粟。除个别吸毒成瘾者暗中偷种少量自食外,解放区的农民在各级组织的监督下不再复种。1948年3月,临淄解放后,临淄公安局遵照省政府“关于戒烟,戒种罂粟以及收缴农村存毒”的指示精神,对染有吸毒恶习者逐个进行登记造册、宣传教育,令其自觉交出毒品毒具,帮其医治毒瘾,教而不改者,没收毒品毒具,具结悔过;屡教不改者,依法处理;对贩毒牟取暴利者,予以严办。通过大张旗鼓地开展禁烟禁毒运动,建国前夕,吸毒和种植罂粟的恶习基本清除。由于临淄地区种植罂粟的时间长,面广,散存在农民的烟土很多,他们一是害怕政府查出没收,二是有利可图,便绞尽脑汁在暗地销售。因此,直到建国后,贩卖烟土的仍未绝迹。1949年临淄公安机关查出贩卖烟土的不法分子23人。被公安机关依法逮捕的济南不法好商赵为训,曾先后来临淄购买烟土,共计贩卖鸦片100余两。1950年,县公安局通过广泛发动群众,先后在二区的北羊、三区的辛店、王家庄、四区的高阳、下庄、革新、宁王、赵家、曹家,七区的召口、陈家、东申、大路等村发现贩卖烟土的线索69条,都抓获来自济南、即墨、博山、广饶、淄川等地贩卖烟土的不法分子8人,查获本县倒卖毒品的农民46人,从政府机关中挖出贩毒分子3人。经过严厉打击,并借以有效措施,截至1952年贩毒活动基本刹住。
    1962年,临淄的贩毒活动有所抬头,个别受打击处理的贩毒分子乘生活暂时困难之机,又以身试法,重操旧业,少数外地的不法商人也频繁来临淄活动。公安局通过组织力量进行调查,一年时间先后破获贩毒案件23起,抓捕贩毒分子37人。1963年,临淄公安局根据予审侦查中发现重大线索,与北京、宁夏、内蒙古等有关地区的公安机关密切配合,一并破获了两个重大贩毒团伙,以法逮捕贩毒分子25人,缴获鸦片100多两,现金3000余元,皮毛衣物200余件,自行车7辆,金首饰2件,手表4只以及粮食、布匹一宗。为了震慑犯罪,公安机关配合司法部门先后在城关、辛店、朱台、路山等公社驻地召开公审、公判大会,依法严惩了罪犯,教育了群众,挽救了受害者,贩毒活动基本停止。                                               

 (皇城镇政协工委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