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大武公社的“四清”运动

忆大武公社的“四清”运动

时间:2004-09-21 09:56:00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1965年,大武公社属张店区。6月,张店区政府组织抽调了一部分骨干力量,集中在市政府进行了培训,在全区组织开展了“四清”运动,大武公社是张店区搞“四清”的重点公社。9月10日,大武公社就来了部分工作队员,他们每生产小队一名,找房子,安排食宿。15日,浩浩荡荡的“四清”工作队进驻了大武公社,当时派来了百余人。“四清”工作队有工作队党委,可发展党员,指挥整个公社的运动和生产,他们同贫下中农同吃、同住、同劳动。当时他们每月交30斤粮票,15元生活费。我家住着一位大学生和一名解放军的连长。大武公社工作队队长是李源(张店区委宣传部长),副队长是肖在常(币刑警队长)。
    进村后的3个月主要是帮助群众搞秋收、种麦子、晒瓜干。白天同群众挑水抗旱、种麦,晚上帮助群众切瓜干,有时晚上干到12点,早晨早起扫大街,处处密切联系群众,了解干部“四不清”的问题,同时各村建立了贫下中农协会,领导全村的“四清”运动,学习党章、“廿三条”、毛主席著作,提高思想认识。秋种结束后,在大武村南召开了大武、小武、窝托等村群众参加的控诉“四不清”大会,参加人数空前之多,场面激昂动人,上至70多岁的老贫下中农,下至十几岁的少先队员,有几千人。会上工作队副队长秦传村作了动员报告,有各村贫下中农代表发言,揭发控诉“四不清”的问题。会后,各村“四清”运动开始逐步深入,紧接着在西夏村南召开了大武公社全面展开的“四清”运动誓师万人大会,对“四清”运动进行了全面总动员,会后进行了游行,锣鼓喧天,彩旗招展,声势浩大,高呼“毛主席万岁!万万岁门”“坚决同‘四不清’干部斗争到底,不获全胜决不收兵”等标语到处可见。
    后来大、小队干部停止工作,日常生产由工作队和贫协主持,组织贫下中农骨于,全天搞运动,对“四不清”干部进行批斗,有个别干部一个人被批斗二三个月,不让回家,家人送饭,吃住在贫下中农协会。
    当时运动主要依靠“廿三条”,即“清政治、清经济、清组织、清思想”目的是重新教育人、改造人、防修、防变,使中国不变色。“四清”工作队除了搞运动外,还帮助生产队整理街道,大搞秋肥,培肥地力,搞科学种田,帮助大武公社打井4眼,无偿支援电线、电杆、水泵、胶管等,还支援手扶拖拉机1台,帮助安装了大喇叭。并培养了赤脚医生,帮助建立起了图书室、俱乐部,教唱革命歌曲,编排文艺节目,宣传党的方针、政策。
    “四清”运动中大武公社受处分的干部,有被开除党籍的,有被撤职的,有重新站起来的。回想起来,那时的干部有的只因几斤青菜、几斤粮、几元钱就挨斗争,就得退赔,一斗就是几个月。交待的最严重的就是“双百号”(即100元钱,100斤粮),有作风问题就开除党籍。有一大队干部贪了30元钱的救济款,成了典型,大会批,小会斗。再如上庄村的村会计,就害了大怕,自杀身亡。1966年3月份,除少数干部没解放外,多数干部己作出了结论。紧接着“四类”分子逐个清查,先个人交待问题,后批判斗争,游街示众,大搞阶级斗争。那时讲:“没有贫下中农,就没有革命,若打击他们就是打击革命。”还搞了阶级斗争图片展览,有四川大地主刘文彩,日寇侵华罪行,市内“四不清”的干部罪状,阶级敌人私藏的手枪、变天帐、地契等。
    1966年5月,“文化大革命”开始,“四清”工作队员回到原单位闹“革命”,“四清”运动结束。

(大武镇政协工委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