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临淄二区妇女工作

忆临淄二区妇女工作

时间:2004-09-21 10:27:00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1944年6月,我从临淄五区(敬仲)调二区(淄河东)任妇联主任,领导了日本投降前后二区的妇女工作。
    当时二区区公所全部人员共有二三十人,我和妇联干事徐玉惠、王玉会负责全区的妇女工作。主要是配合上级的工作任务结合妇女工作特点做好地方和支前工作。一是保证区、乡、村三级妇女组织的健全,小乡有妇联主任,村有妇救会长,村里组织姊妹团,组织妇女开展活动,干好工作;二是组织妇女参加斗地主、减租减息、催交公粮等;三是组织妇女做军鞋、袜子、鞋垫等支援前线,完全义务,无任何报酬;四是组织妇女识字班,开展各种文化活动,扭映歌、唱戏等,宣传我党的政策。
    当时的工作环境和生活环境都相当艰苦,大部分时间是步行,晚上经常工作到深夜。一般是白天工作,晚上转移,一旦发现敌情马上转移,还要时时提防敌人偷袭。虽然生活和工作条件艰苦,但我们的工作热情还是非常高涨,都能按时完成任务。有两件事情我记忆很深。
    一次,我奉命去后孔村催交公粮,到村里一看,大多数群众交粮都很积极,就是我丈夫的舅不交,影响了一部分户。论能力,他是个中上等户,没有不交的理由。我想交公粮是支援前线的大事,不管亲疏,谁都得交。于是我到了他家里问他交不交,他也许觉着我们是亲戚,还是不交。我说:“好!你不交我帮你!”我叫来五六个区中队员,从他缸里挖上粮食抬到i村公所。群众看到他交了,一会儿也都交齐了。事后群众说:小吴有办法,公私分明,是个好干部。
    一次,我和李美蓉去郑家六端做妇女工作,妇女们向我反映本村有个妇女,整天装神弄鬼,胡弄人,骗吃骗喝,村里百姓很反感。家里公公婆婆和丈夫都拿她没办法。妇女们说:“小吴啊,你能不能去治治她。”我一想,这正是教育群众破除封建迷信的一件事,就说:“好,找去看看。”我和李美蓉商议:我装作肚子疼,你装作眼疼。一到她家,这个女巫指着我说:“你是眼病,她是肚子疼。”我一听就火了,训她:“你连谁有什么病都搞不清,还整天给人看病,纯粹是骗人,骗人家的东西,你再这样下去,我们就处理你。”她一听说漏了嘴,立即躺到地下,四腿朝天,口中胡言乱语,耍起赖来。我一看,真是气不打一处来,掏出手枪,朝天呼的一枪,这一下把她吓傻了,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给我磕头,拉着找的裤角求告饶了她。我批评了她一顿离开了她家。从此她再也不敢装神弄鬼了,她公公见了我也说:“小吴啊,你这是救了俺一家人哪。”
  我想,在当年那样危险和艰苦的环境下,保持旺盛的革命斗志,高涨的工作热情,主要是靠了对共产党的信仰,有一种精神支柱。

                                               (北羊镇政协工委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