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家村反动会道门暴动案

房家村反动会道门暴动案

时间:2004-09-21 09:40:00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1951年8月2日晚9点,在临淄与博兴交界的地区,同时发生了两股反动会道门武装暴动。临淄一股从房家村发起,袭扰了临淄的4个村,杀害乡村干部和小学教员3人,抢劫民兵长枪11支及部分现款、物资一宗;博兴驸马村一股,杀害该村村长1人,抢劫民兵长枪4支。这次反动会道门武装暴动发生在建国初期,对新生的基层人民政权造成了一定威胁,因此,在淄博、昌潍、惠民地区影响很大。
    一、暴动骤起一网打尽
    1951年8月3日拂晓,临淄县公安局接到第四区区工公所一个又一个报警电话:“大柳供销社门市部被武装匪徒抢劫,劫走大枪1支,现款1200万元(折现市1200元),洋布128疋及球鞋、香烟等物资一宗。”“房家村党支部书记泥品三和小学教员朱恒丰被武装匪徒杀害,劫去民兵大枪3支。”“正义乡乡长张象绍被武装匪徒杀害,张王村民兵大枪被劫6支,大夫店村民兵被劫大枪1支。”
    反革命暴动骤起,杀人越货,劫持枪支,事态十分严重。临淄县公安局立即向县委和淄博公安处作了汇报,并派侦察股长崔万泉带领3名侦察员火速赶到现场,公安局长冯梅五带领公安队长陈振东和两个加强武装班随即赶到现场追剿匪徒。当我公安人员赶到时,这股武装匪徒已向博兴境内窜去。于是,紧急与博兴县公安局取得了联系。
    在临淄发生反革命暴动的同时,博兴县驸马村也发生了一起反革命暴动。杀害村长1人,劫走民兵的大枪4支。博兴县公安局长赵子安已带领公安人员到达了临(淄)、博(兴)两县交界处,广饶县公安武装闻讯后也赶到了临(淄)博(兴)广(饶)三县交界处。三县公安武装力量协同作战,部署乡村干部和民兵提高警惕,严密布防,配合公安武装围追堵截匪徒。上午,在博兴县境内发现了匪徒。时值8月,匪徒窜入高粱地内,借用青纱帐作掩护进行顽抗,但经过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锻炼的公安人员、广大民兵,声东击西,巧妙迂回,不怕牺牲,紧迫不舍,当天就在野外生俘龟缩在一个窑洞内的匪徒8名,缴获大枪8支,洋布8疋。但是,匪首和一部分匪徒被打散,凭借青纱帐的掩护逃跑了。
    反革命暴动发生后,淄博公安处立即作出了工作部署,派出侦察科副科长杨子虹深入现场指导破案,并与渤海军分区取得了联系,渤海军分区司令部召开了临淄、博兴、广饶、桓台四县人武部长和公安局长联席会,对镇压反革命暴动作出了全面部署。山东省公安厅接到报案后,派出侦察科长石华山亲临现场指挥破案,案情又涉及到昌潍地区,按照省公安厅的指示,成立了“临时剿匪委员会”,统一指挥淄博、惠民、昌潍三个地区的破案工作。经过紧张细致的侦察,很快搞清了全部案情,这是一起以圣贤道为主体,联合血债累累的国民党兵痞,组成了一支所谓“中国人民革命义勇军”的反动组织,发动了这起反革命暴动,其目的是推翻新生的人民政权,并妄图和台湾联系,叫他们从青岛登陆,取得美国的支持,占领全中国。”这起案件涉及淄博地区的临淄、桓台、周村、淄川、博山,惠民地区的博兴、广饶、利津,昌潍地区的益都、临朐等13个县市。
    在临淄房家村参与暴动的匪徒,除当日抓捕的8名以外,其余均被我公安武装打散,藏身在高粱地内,借助青纱帐掩护昼伏夜行,相继抓获归案,但发动指挥暴动的匪首陈鑫堂漏网,他在暴动5天后逃回周村,仍不甘心失败,指示女成员张文英施展美人计,向公安机关打入,妄图发展力量,夺取枪支,东山再起,该张自恃长相漂亮,头脑机灵,按照陈的指示,利用各种关系,对公安人员采取约会、看戏看电影、写情书、寄情诗等手段,开展色情特务活动,被张周市公安局及时觉察,采取了反侦察手段,当我追寻到匪特秘密联络点时,匪首陈鑫堂已逃匿,在暗娼王玉贞家发现了一张纸条,上写“天津河北大街红桥树德里门牌十三号孙秉吉先生转”。经分析,陈曾在天津经过商,此地址很可能是陈的潜藏点,剿匪委员会立即派人去天津,在天津市公安机关的大力协助下,捕获了匪首陈羞堂,至此,仅用了之天时间,即将参与这一反革命暴动的152人全部捉拿归案。
    二、死灰夏燃道首串连
    房家村反革命暴动是圣贤道死灰复燃发动起来的。房家村李赵氏的娘家系博兴县赵家庄,她18岁出嫁到临淄房家村,婆家是富农,李赵氏在房家村是个风流泼妇,1941年加入圣贤道,由于她风流轻浮,善于钻营,亲呢道首,很快被提拔为小道首——护士。从此,她家成为道徒活动的中心,她虽不识字,但头脑聪敏,能背诵许多道文并加以讲述,她又善交际,花言巧语引诱拉拢人们人道,几年时间房家村人道群众达80%以上,并蔓延周围村庄。解放后,人民政府取缔会道门,她暂时停止了活动。但不久她又拉拢了3名妇女以在其家中纺棉花、做针线活为掩护,恢复了道务活动,后又引诱男道徒夜间到她家活动,他们为了防止暴露活动目标,集会活动时间均在夜间,并不点灯火,暗中活动,当地群众传称他们“吹灯摸索”,叫他们“摸索子道”。李赵氏又以亲朋关系向周围村庄发展,秘密拉拢旧道徒,发展新道徒,复辟了圣贤道活动。
    李赵氏在临淄房家村一带复辟圣贤道活动后,又四处与道首串联,使这股祸水向博兴、益都发展。李赵氏的姐姐是博兴县付家园子村,她有两个儿子,名叫王德功、王玉轩,均为圣贤道小道首,他们兄弟二人常住益都经商,借回家路经房家之机,以走姨家为名,到李赵氏家中进行复辟圣贤道活动串联,王德功回到原籍傅兴县付家园子后,又与粉庄村中道首玉忠笃串联,王忠笃自以为道业高深,妄图自成体系,独立门户,被人民政府取缔后极为不满,遂将其支股改名为“五味金丹道”,他正苦于在本村难以开展活动,由于王德功的串联,与临淄境内房家、王营、大夫店等村的圣贤道骨干分子接上了关系,开始在李赵氏家秘密集会,这些反动分子,在集会时,始则发泄对人民政府的不满,继则要决心与人民政府为敌,并图谋杀害我乡村干部,李赵氏见这些骨干分子臭味相投,反动气焰嚣张,就说:“这村里干部泥品三太坏,他领着人斗了我,分了我家的地,到了时候非把他掀了井里不行……”房家村的成见分子李××也凶暴他说:“泥品三领人斗了我家,把我哥哥打死了,他怎么对待我,我就怎么对待他,非把他撞了井里不可。”王忠笃认为自己没有组织暗杀和军事方面的知识,需要联络有这方面经验的人,于是即与过去的老友陈鑫堂取上了联系。
    三、匪首合污“万道归一”
    陈鑫堂系广饶县石村乡杜暄村人,原名高明三,化名姜卿田,富农家庭,兵痞出身,曾在天津经过商,后参加敌伪李寰秋部队,解放战争中,参加国民党中统特务外围组织“动委会”,1948年组织杀害我区乡干部,血债累累,解放后改名换姓为陈鑫堂,潜伏周村经商。王忠笃了解陈鑫堂的历史,认为他虽然不是圣贤道徒,但与共产党和人民政府有刻骨仇恨,并且有组织暗杀干部和军事方面的经验,王与陈一接头,陈当即答应,自愿参加,并为王出谋划策,唆使王组织武装暴动,陈蠢鑫堂还秘密到临淄、博兴交界地区策划武装暴动。
    王忠笃有个叔父叫王延军,又名王星九,系国民党中统特务分子,解放后逃亡青岛,1950年3月王忠笃以贩卖棉花为掩护,去青岛找到王延军,与其叙谈了活动情况,王延军非常支持,教唆煽动说:“第三次世界大战快起来了,共军的队伍都上了前线,你在后方组织起来定能成功。”并具体交待了筹集钱物、劫夺武器和组织暴动的方法,还嘱咐说:“你要尽量多联络道友,要几个地方一起行动,几个县一齐起来,更容易成功。”王忠笃如获至宝,急急忙忙卖掉棉花,自青岛,至临淄,回博兴,一路传播煽动组织武装暴动,又辗转周村与陈鑫堂密谋,他们感到力量不足,即找到“金丹道”道首吴邦固进行联络。
    吴邦固,惠民人。是思想极其顽固、极其反动的会道门头子,他善于在各种会道门的上层人物中活动,是号称会道门中的“十大行星”之一,解放战争中随敌逃亡,淮海战役结束他潜藏在徐州,他反动透顶,对蒋军在淮海战役中的惨败耿耿于怀。1949年8月,他妄图在山东、江苏、安徽、河北等省发动战乱,并在徐州、青岛、天津、新浦、青州等地发展道徒,扩大组织,预谋以徐州为中心发动反革命暴乱,与共产党一决雌雄,争夺天下。他的行动被徐州公安机关侦破,遂逃亡周村潜藏。王忠笃、陈鑫堂找到他后,一拍即合,他打起“万道归一,文武会道门一起动手夺天下”的旗号,秘密联络了桓台县的“中央万善道”、淄川的“铁板会”、“一柱香”,邹平县的“收源道”,长山县的“一心天道龙华圣教会”、“一贯道”等会道门组织,人员迅速猛增,但这些会道门,各有其规,局外人难以深入,王忠笃、陈鑫堂均不是道徒,不能统一指挥,他们认为难以成事。1950年11月,王忠笃再次去青岛向叔父王延军求教,王延军说:“你要有个统一的组织,以便指挥行动,我和台湾、美国联系……”王忠笃领了“秘旨”火速窜回周村,经与陈鑫堂、吴邦固密谋后,成立了“中国人民革命义勇军”,王忠笃自命为“司令”,封陈为总指挥,吴为行政院长。自此,王忠笃在“万道归一”后,成了“真龙天子”,把这些乌合之众撮合起来了。
    四、暴动得逞杀人越货
    1951年春天,政府号召各村组织互助组,搞好农业生产,李赵氏家中缺少劳动力,王忠笃、陈鑫堂网络房家村附近的圣贤道骨干分子,以帮助李赵氏干农活、修房子为掩护,多次在李越氏家中秘密集会,研究讨论武装暴动,其内容有三个方面:一是造谣惑众,煽动“国民党快来了,外地的五大会门已经起来了,就要换天下了,美国已派兵到了即墨”等;二是筹划武器,让骨干分子摸清各村的民兵及武器情况,以便暴动时夺取枪支,并鼓励“夺了枪,到了哪个村,有仇的报仇,有冤的报冤”;三是强调纪律,以防败露暴动消息,王忠笃曾说:“我们行好修好,谁向外人泄露消息,就天打五雷轰。”陈鑫堂更凶相毕露,他说:“哪个不听命令,走漏消息,我就马上毙了他。”
    1951年6月,王忠笃在博兴县付家园子村王德功家的地洞里,秘密召集了临淄、博兴交界地区村庄的部分圣贤道骨干分子会,初步商定了“夏季暴动计划”,令他们进一步网罗道徒、蒋伪官兵、地主恶霸、成见分子参与暴动,在临淄、博兴、益都、周村、临朐、淄川等地设立联络点,传达指示,互通消息,分头指挥暴动。7月21日,又在桓台县吉托村秘密集会,进一步制订了“分头暴动、夺取枪支、杀害干部、劫监狱、放犯人、掠财物,然后集结到岭山建立根据地,迎接美蒋登陆,进而占领全中国”的计划。拟订的口号是“消灭共产党”“打倒旧政府”“建立新国家”。暴动时间定于7月24日,暗语口令为“三明”。7月24日因人员集中太少,暴动延期。
    7月30日,他们在博兴县王海寨村又秘密集会,研究暴动计划,把时间定在8月2日,陈鑫堂提出:“路遇带枪的军政人员,即刻施行白手夺枪。”会后,陈等5人到桓台县果里村附近时,路遇桓台县公安局秘书股胡股长,将其打昏夺走匣枪一支。
    他们计划8月2日分五股搞反革命暴动,桓台、淄川、利津三股暴动未遂,博兴在驸马村发动了暴动,杀害村长1名,劫夺民兵大枪4支。临淄的反革命暴动规模最大。
    8月2日玉忠笃、陈鑫堂来到临淄指挥暴动,晚9点在房家村西桥北的沟里集合,至10点仅集合了15人,陈大怒,质问房家村圣贤道骨干分子李××:“原来你说有60多人,现在只来十啦个人,怎么搞的?他们不来还是小事,走漏了消息怎么办?”王忠笃动员说:“我们修好的(指圣贤道徒)现在到时候了,今晚都要听指挥,好好干,明天就是我们的天下了。”反革命暴动开始了,陈窑堂手持短枪和手电筒指挥,他命令房家村的圣贤道骨干分子领路进村,到夜校抓到村党支部书记泥品三,随即抓到小学教员朱恒丰,又劫夺民兵大枪3支,然后出村向南,将泥品三闯到井里,唯恐泥不死,又向井内打了1枪。朱恒丰说他是教学的,陈鑫堂恶恨恨他说:“教学的怎么样,你给儿童换脑筋,非杀不可。”指挥匪徒把朱恒丰闯到了另一眼井里。他们在房家村作案后,由北向南往临淄境内深入,绕过耿家坡,越过于家店,直奔大柳供销社门市部,命令熟悉情况的道徒赵××叫开门,立即用大枪顶到开门人张××的肚子上,抢劫大枪1支,现金1200万元,洋布12正、球鞋、香烟一宗。然后由大夫店村的匪徒领路,进村抢劫大枪1支,又到张王村,改用欺骗手段抓到正义乡乡长张象绍,又用张作人质,骗去民兵大枪6支,他们原计划还要偷袭几个村,这时天已近拂晓,即将张象绍杀害,向博兴境内窜去,妄图与博兴暴动的匪徒汇合后,窜往博兴城里劫监狱,放犯人,当他们窜到博兴县兴旺耿村时,村内民兵已有发觉,向他们呜枪射击,这群乌合之众调转方向往西逃窜,西边又呜枪射击,至此,四面八方枪声不断,他们已经陷入了包围圈,陈鑫堂命令众匪徒不准走散,要集中火力冲出包围,但他的指挥已经失灵,众匪徒各自逃命,钻人了高粱地里跑散了。这时临淄、博兴、广饶三县公安机关的武装力量已经赶到,布下了抓捕这伙匪徒的天罗地网。经过22天的紧张战斗,152名暴动匪徒全部落网。
    1951年12月23日,各地区分别召开公判大会,公开处理参与反革命暴动的匪徒。临淄县县委书记高峰任审判长、公安局长冯梅五、司法科长于洪儒任副审判长,组成了特别军事法庭,在四区大夫店村召开了群众大会,公开判决了在临淄地区发动和参与反革命暴动的犯罪分子,对4名罪大恶极的首犯判处死刑,执行枪决,对8名骨干分子,分别判处了有期徒刑。
  震惊一时的反革命暴动案件,全案全结,镇压了反革命暴动分子,取缔了反动会道门,稳定了群众情绪,巩固了新生的人民基层政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