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淄最早的工人组织

临淄最早的工人组织

时间:2004-09-21 10:28:00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临淄县四区中埠村位于铁山东麓(现属张店区)。该村一带的农民,勤劳勇敢,向来有着抵御外侮,反抗压迫的光荣传统。当1894年,德帝国主义侵入山东,修筑胶济铁路,开采沿线矿山的时候,铁山矿并附近的工农群众,首当其冲地遭受到帝国主义者的欺凌压迫,因而自发地进行过多种形式的反帝斗争。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后,日本帝国主义夺取了原德帝在山东的一切权益,便更加疯狂地掠夺这一地区的矿藏,敲骨吸髓地榨取中国人民的血汗,中国人民对此心怀愤恨,嗣后日本在胶济铁路上的部分权利,虽被中国收回,但某些权利,仍然受官僚买办和土著的资产阶级操纵着,中国的工农群众,还免不了受他们的剥削和压迫。尤其是广大贫苦农民,在饥寒交迫的情况下,为了糊口,给资本家做工,亲身尝受包柜、把头的凶狠残暴,越发激起工农群众对中外资本家的无比仇恨。
    一、小车子工会
    1925年,铁山的资本家经营的炭栈,向四乡出售烤烟煤炭,从铁山附近的村庄雇用小车工人运输。他们在里程上克扣,重量上计较,价目上盘剥,剥削伎俩,无穷无尽。逼着推小车的工人,终日劳动,但所挣工资,仍不能赡养家庭。这些激起中埠村进步青年李清桂(李同志曾在金岭小学求学,学生时代,热衷于新知识,表现过爱国的情操)的义愤,李清桂联络推小车的工人王家昌、赵文训等进行宣传,宣传他们应该组织起来,维护自己的利益,经过李清桂的发动,王家昌、赵文训即着手发动工人,组织工人,注册登记,10余天的时间,即组织“小车子工会”会员45人。王家昌、赵文训为该会员负责人。该会从  1925年夏天成立,先后为工会会员办民许多好事,争得了不少利益。经过曲折斗争而获得的利益有如下两点:(一)厂会会员与把头的斗争:推小车的把头是中埠村王龙昌。王龙昌与炭栈经理互相勾结,狼狈为奸,在1925年的秋天,赵文训、王家昌为了照顾工会会员家庭种麦,提议增加运输工资。王龙昌以把头的身份,处处讨好炭栈,不同意增加工资。赵文训与之争执,争到激烈之际,王龙昌声称:“上临淄城里县政府打官司。”王家昌与工会会员气愤地说:“看哪个小子不去!?”王家昌、赵文训领着工会会员七八人揪着王龙昌上了临淄城里,天已正午,他们一齐进了饭店。在等候吃饭的时刻,店主人问明情况,说:“王龙昌联系不好工人,把头也当不成。”并说:“打官司也不好打。”经过店主人的劝导,王龙昌迫于众议,自己认了错,给工会会员支上了饭钱,服从了工会会员的意见,给工人增加了运输工资。(二)工会会员在王家昌、赵文训的领导下,时时商讨办法对付资本家,他们装炭的席包是自己缝的,缝席包时,缝两层底,每逢头午下午推末了一趟车,把席包底内层头上的窟窿,用手抠掀,露出口来,装车时装装晃晃,炭流入包底,卸车时向前一竖,工人藉此解决家庭烧煤困难。嗣后炭栈发觉,检查包底,工会会员异口同声地与之反驳说:“你弄坏了席包,得赔偿席包。”炭栈王家因众怒难犯亦无可如何,不得不睁一眼合一眼了事。
    二、短工团
    1926年的夏天,中埠一带的小车子工会日益发展巩固,李清桂又发动上市打短工的农民,组织起来,要求提高日工价格。原先上市打短工的农民,日工价格由地主富农随心所欲地规定,短工在干工这天,工作好坏,地主富农有权干涉,假如干得不好,地富分子辞退,俗叫“打截”。“打截”算帐时,有两种计算办法,一种是按五段计算,按五段计算是:“清晨为一段,头午两段,下午两段。”另一种是按七段计算,按七段计算是:“清晨为一段,头午为三段,下午三段。”他们算帐时,哪一种办法对自己有利,他们就采取哪一种计算方法。这种暗地里的剥削行为,打短工的农民恨之入骨。李清桂对此等情况,义愤填膺,使联系常打短工的农民王顺昌、王来善等组织“短工团”。1926年麦收前王顺昌、王来善等在铁冶的短工市上,趁清晨一早地富未上市叫短工的时候,大力宣传组织“短工团”的好处,打短工的农民,喜气洋洋,踊跃参加,一个多月的时间,发展到60多人。“短工团”成立以后,即由王顺昌、王来善领导,他们利用清晨早上市的时间,商讨办法,对付地主。如   1926年麦收季节,打短工的农民,回家发动妇孺,在给中埠地主王八割小麦的这天,一齐上坡拾小麦,打短工的农民放意多掉,妇孺们随之多拾。这一行动,把地主王八气坏了,他亲自上坡看小麦,可是王八长得身体肥胖,只能吃喝不能跑。妇孺们拾了一天,掌握了王八的习性现律,第二天吃了午饭天最热的时候,妇孺们上王八的地里抱麦个子,地主王八跑又跑不动,撵又撵不上,跑几步气喘吁吁,急得不得了,狗急跳墙的方法想出来了,他褪下裤子去尿妇孺,他认为这样妇孺们就羞跑了,但妇孺们人多,去尿这里那里又去拖,王八没办法,只有唉声叹气,白白地看着妇孺们把麦子抱去。
    是年夏末秋初,“短工团”的成员又讨论出锄孬地的办法对付地主。在锄地发锄时前头一抓后头一拖就了事。这样适得上市雇短工的地富,不得不付出较高的工资,讲明给锄好地,王来善、王顺昌领导“短工团”大家团结联成一气,达不到要求价钱不下市,并想尽一切方法来提高工资,该组织从  1926年麦前成立到秋后就和小车子工会合并了。
    三、农民协会
    “小车子工会”和“短工团”于1926年秋后,两个团体给合成一个组织,定名为“农民协会”,凡系农民协会会员,都发给证明,证明上写有古诗一首“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这一带的农民,参加协会的,似雨后春笋,蓬勃兴起。为了把农民运动引向深入,1926年10月间省委派丁君羊、张洛书来中埠一带指导工作,在丁、张二位同志的指导下,农民协会发展很快,一直发展到:南至金岭镇,北到金召,东至孙娄店,西至段家坞等五六十个村庄,人会人员达3000人之多。有农民协会会员的村庄,选出一人任农民协会会长,农民协会开展反封建、反剥削、减租减息,打倒土豪劣绅等活动,很受当地群众欢迎。
    四、党组织的建立
    1927年春,李清桂经淄、博、张县委的王明志、周光忠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当时李清桂遵照王周二人的指示,采取“我发展你,你发展他”的办法,先后发展了40多名党员,中埠村发展了王德昌、张世宏、王秉贞、王顺昌等五六人;铁冶发展了张振华、申传贤、常绪孔等10多人;尹家发展了曹鹤峰、张桂云、张子浩等六七人;于家发展了于有森、于兴家等四五人;南金召发展了王文才、宋福永等六七人。同年4月,一天晚上,中埠、铁冶、于家。南金召、尹家等村的党员召开支部成立大会,出席会议的党员代表有15人,一致推选李清桂为支部书记,张振华为组织委员,王文才为宣传委员,王德昌、曹鹤峰为委员,支部定名为“中共铁山特别支部委员会”。
    五、开展革命斗争
    1927年春天,铁冶的大地主张仲一倚恃权势,经常让自己的羊群吃农民的麦苗,群众多次向他提出抗议,他都置之不理。面对张仲一的不法行为,铁山党组织决定以农民协会的名义发动群众追打羊群。张仲一无视农民群众的正义行动,竟向追打羊群的群众开了相,并将王信昌、刘文水抓到临淄县府监狱。在这种情况下,铁山党支部发动群众,广造舆论,并派人到县里进行说理斗争,当时县政府慑于群众的威力,不得不将王信昌、刘文水释放,并判张仲一的不是,这一斗争的胜利,大灭了地主阶级的威风,大长了农民协会的志气。
    同年秋,铁山党支部发动农民群众同铁山的护路队开展了斗争。铁山车站护路队非常反动,里面有国民党员,反动政客,他们没有把铁山党组织和劳苦大众放在眼里,经常寻衅闹事。为了把护路队的嚣张气焰打下去,铁山党支部组织农民群众示威,准备下土枪、火药对付护路队,并切断了护路队的食用水源。在这种情况下,护路队吓坏了,急忙由青岛路局派来一位科长说和才算了事。
    1928年,铁山党组织在中埠一带发动农民群众抢了大地主“六吉堂”的桑园。“六吉堂”乘闹桑荒之机,派人把桑园控制了起来,任意提高桑价,逼得许多养蚕农民束手无策。在这种情况下,党组织发动农民协会的一些会员冲进了“六吉堂”的桑园,抢了桑园,渡过了桑荒。
    1928年,由于省委组织部长王复元叛变,山东党组织遭到严重破坏,铁山党支部也被敌人获悉,农历八月的一天,张店的叛徒张守信带领国民党的浦共队到中埠村逮捕了李清桂、王德昌、王绪昌,并押往临淄城里。事情发生后,铁山支部成员王景陈利用他和国民党县党部李笑文的关系进行营救,三人遂获释放。从此,农民协会停止活动,协会组织进入了低潮。
    六、参加抗日战争
    1937年,“七·七”事变后,“中共铁山党支部”发动全体党员和部分农协会员起来抗日,李清桂与李人凤联系,动员20名共产党员参加了李人凤领导的学生志愿军训团,担任了班排领导骨干。成为军训团的中坚力量。另外20多名党员和部分农民协会会员,在“黑铁山抗日武装起义”时期,他们相继参加了“黑铁山抗日武装”,创造了轰轰烈烈可歌可泣的光辉战斗业绩,立下了不朽的功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