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大进京参加国庆大典

朱大进京参加国庆大典

时间:2004-09-21 09:59:00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1951年9月26日,秋高气爽,晴空万里。临淄县第五区毛家屯大队年近六旬的朱大娘,偕同另两位模范代表,在临淄县党政军群数千人的欢呼簇拥下,满怀无比激动和喜悦的心情,健步登上了开往首都北京的列车,应邀参加国庆两周年纪念大典。
    一个普普通通的农家妇女,何以获得如此殊荣?这里面有一段极不平凡的经历。
    朱大娘(名崔秀英,因夫家姓朱故称她朱大娘)生于1893年,读过一年私塾,自幼推崇爱国志士的英雄壮举和理想抱负。1938年秋,她在中国共产党组织的领导下,历尽多种挫折和风险,成立了“毛家屯妇女救国会”,这是临淄地区最早的村妇救会。她组织带领本村和邻村的妇女开展募捐劳军活动,做军鞋、军袜支援前线;部队经过时,组织妇女烧水做饭,洗衣缝补,站岗放哨。1941年春,原临淄县独立营营长王砚田叛变投敌,临淄的抗日形势急趋恶化,战斗部队转移,党组织和人民政权机关的活动,由公开转入地下。朱大娘面对白色恐怖毫不畏惧,抱定革命斗争必胜、抗日斗争必胜、人民必胜的坚定信念,借着自己社会关系多、又是幅居贫妇的条件,毅然将自己的家改成了县委、县府秘密所在地。此间,中共临淄县委、县抗日民主政府的主要领导人王效禹、贾平、杨三友、李铁锋、李玉轩等同志先后多次在朱大娘家秘密活动和联络。朱大娘则经常为他们站岗放哨,递送情报。1941年10月,日伪在距毛家屯不足2华里的西苇子河村安了军事据点后,给党组织的抗日活动带来了更大不利。但朱大娘却乐观而风趣他说:“这下也好,常言说,兔于不吃窝边草,咱就利角王八羔子们不太注意咱村的条件,给他来个草烧兔子窝,坐吃兔子肉。”西苇子河据点东邻有户姓朱的人家,其妻50多岁,是当时有名的“仙姑”,经常被据点的日伪请去占卜问卦,化凶为吉。朱大娘就利用与“仙姑”多年的关系,让她多长只耳朵,多长只眼睛,有事没事多上据点装装“神”,随时探听些日伪扫荡的时间和其他动向,转达给朱大娘,朱大娘再迅速报告给县委。仅1941年春到1943年春,朱大娘及时报告给县委的重要情报就达58条,给抗日组织提供了多次打击敌伪军的机会和避免了许多不应有的损失。同时我地方武装还根据朱大娘的情报,先局三次伏击敌人,沉重地打击了日伪军的嚣张气焰,大大鼓舞了我抗日军民的斗志。
    1943年11月20日晚,时任临淄县委书记的杨三友等六位领导人来到朱大娘家集合开会,因该村伪村长告密,第二天拂晓被100多名汉好包围。杨三友在突围中负伤被俘,关押在临淄城里狱中。朱大娘的儿子朱学武因此被抓往苇子河据点,家产被抢,房子被烧,朱大娘因一早就去了姬王村集上,才幸免遇难。凶狠的敌人对朱学武严刑拷打,用皮鞭抽,用铁丝绳打,坐“老虎凳”,用烙铁烙,直打得朱学武皮开肉绽,几度死去活来。企图让他供出母亲是否是共产党员,掌握哪些情报,都为共产党干了哪些工作等等。但朱学武英勇不屈,守口如瓶,宁死不讲,使敌人一无所获。朱大娘面对着家庭的沉重灾难,更是大义凛然,以国事为重,丝毫没有动摇继续抗日的坚强意志。她一方面继续秘密做抗日工作,一方面求得多方帮助,历时三个月才把儿子赎回来。但此时的儿子已被折磨得体元完肤,骨瘦如柴,只能爬行,而且被砸断了一条腿,直到晚年仍是瘸子。当时,一个汉好头子曾捎信恐吓朱大娘:“你胆敢再抗日,就宰了你全家!”朱大娘毫不畏惧,她在妇女会上大声说:“杀吧!砍吧!我全不怕!只要我活着一天,就要革命一天,抗日一天!永远跟党走厂那些日子,她把刚出狱的儿子安排在亲戚家养伤,自己仍没白没黑地奔波在鲍家、李象、王青屯、姬王一带,为县机关和我党我军递送情报,转移伤员。她还日夜惦念着关押在临淄城里监狱的县委书记杨三友,想尽千方百计,经常托人给杨书记送去干粮和药品,并巧妙地将情报夹进叠好的煎饼里或是窝头里,为党组织与杨三友的联系,架起了一道桥梁。1944年4月,杨三友组织越狱成功,跑出53人,这与朱大娘的机智英勇和暗中相助是分不开的。
    朱大娘在她40多年的革命斗争中,对党和人民的事业忠贞不渝,不怕牺牲,鞠躬尽瘁。而对自己和亲人的生命财产安全却无暇以顾,充分表现了一个共产党员的钢铁意志和博大胸怀。党和人民没有忘记这位为抗日、为革命做出杰出贡献的老妈妈,1951年9月,经山东省妇女联合会推选,报请中共山东省委批准、中央同意,朱大娘作为老革命根据地的英模代表之一,应邀参加了国庆大典。邀请函上,有毛主席的亲笔签名。毛主席那遒劲洒脱的大字,热情洋溢的邀请,感动得朱大娘热泪盈眶。那天,她手捧信函,奔走相告,让全村群众争相传阅,共享伟大领袖的关怀之恩。10月1日,当国庆大典开始的时候,当毛主席、周总理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健步登上天安门城楼时,礼炮齐鸣,锣鼓喧天,天安门前人流似海,欢歌如潮,红旗如林。来自全国各地的数千名英模代表和数万名群众,挥动着鲜艳夺目的花篮和彩旗,一边高呼:“毛主席万岁!”“中国共产党万岁!”一边翩翩起舞,举目凝视高高飘扬的五星红旗。而这时,毛主席也频频挥动着他那有力的大手,向人的海洋致意,并不时传来他老人家铮铮而宏亮的声音:“人——万岁!”面对此情此景,朱大娘再也抑制不住万分激动的心情,热泪夺眶而出,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在北京的近一个月时间里,朱大娘等代表多次受到毛主席、周总理、朱委员长的亲切接见。并参观游览了故宫、天安门、中南海等多处名胜景点。从北京返回时,党和国家领导人还为每个代表亲手发送了一身青色粗布棉祆、棉裤,一顶青色粗布棉帽(带耳朵、带帽檐)。另外,每人还发了一个红包袱,里面包有国庆大典时毛主席等领导人的讲话和其他文件,共30多件。
  1951年后,朱大娘被选为历届县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历届党代会代表,多次参加公社、区县、地市会议,继续为党和人民的事业奔波操劳,奉献着晚年余热。1977年9月9日,朱大娘病逝,享年84岁。根据本人遗嘱,丧事从简,不开追悼会,不通知任何组织和友人,朱大娘的子孙后代不穿孝服,在夜间静静地把丧事办完。
  岁月如梭,时光茬再。转眼间朱大娘离开我们已近20年了。安葬她的坟莹虽被岁月的风雨雕刻的斑斑驳驳,但朱大娘的英雄事迹,却依然铭记在临淄人民的心中,就像一面猎猎的战旗,永远激励着千千万万的人们向前!向前!   

                                         (敬仲镇政协工委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