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淄的“一贯道”

临淄的“一贯道”

时间:2004-09-21 09:47:00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一贯道是一个反动会道门组织,解放后,被我人民政府明令取缔。
    一、一贯道的起源与发展
    一贯道起源于山东济宁。1905年(清朝光绪31年)济宁人刘清虚创办该道,取《论语》“吾道一以贯之”之意取名“一贯道”。
    一贯道创办初期,只是一个村夫愚妇烧香拜神的迷信团体,无政治背景,刘死后由道徒路中一接办道务,他在曹县、单县一带遍设佛堂,大肆发展道徒,后来遍及鲁、豫边境,善男信女人道者甚多。道徒称路为“路祖师”。路死后,由其妹路中节承袭衣钵,继兄办道,道徒称为“老姑娘”。
    路中一生前,济宁道徒张天然已受到路的器重,被提拔为点传师,但在路死后,张与“老姑娘”矛盾丛生,张羽翼未丰,尚不敢与“老姑娘”相对峙,即胁姘妇孙素贞奔走他乡,另立门户,与“老姑娘”分庭抗礼。
    1930年前后,张天然独树一帜的“一贯道”在济南打下了坚实的基础,除在济南设立中枢坛外,并向各地开荒办道,至1933年他布道所及,已遍及全国和南洋群岛等处。
    抗日战争中,张天然披着慈善家的外衣,在沦陷区搞叛国投敌的勾当,他窜到日伪上层人物中,阿谀奉迎,充当了日本侵华总司令冈村宁次的高级顾问,汪伪政权的外交顾问。并利用开坛扶虬大肆宣扬“中日亲善”“大东亚共存共荣”的反动舆论,随时向日特机关提供情报,因而他的一贯道得到日伪各级政权的大力扶持,达到了办道的极盛时期。
    抗战胜利后,张天然又投靠了蒋介石,继续进行反革命活动,为国民党反动派效力。
    1947年张赴四川投蒋,同年死于成都,一贯道的势力遂分化为东、西两派,东派以张天然的儿子张英誉及其母刘素贞(张的原配老婆)为首,又称正义派、杭州派、师兄派,主要势力分布在济南。青岛、杭州、南京、上海等地。西派以孙素贞(张早年的姘妇,后来公开称夫妻,张的第二个老婆)为首,又名金线派、四川派、师母派,势力较大,除华东一带的济南、徐州、蚌埠、上海、南京外,还蔓延到福州、厦门、四川等地。此外还有“暗线派”、“法一道”亦均受孙的领导。
    二、一贯道传入临淄
    1939年,青州一贯道点传师刘振刚,发展了临淄人吴讷、周茂全、苑凤阶3人为一贯道徒,从此,一贯道传人了临淄。临淄的一贯道属杭州派,自称正统派。
    临淄一贯道道首吴讷是西关人,自幼喜爱读书,是临淄较早的大学毕业生,因文化水平较高,在附近颇有影响。他人道后,很快被提拔为点传师。点传师不仅能开坛布道,而且有发展道徒的权力,能代师收徒,吴成为点传师后,大力发展道徒,扩大组织,至19刺年发展道徒7000余人,遍及临淄各地,建立道坛88处,提拔坛主100余人,点传师3人。并把组织延伸到广饶县,在广饶县境内建道坛3处。吴×被调往济南后,将道务交给女点传师李慎修掌管,李慎修死后,又交给点传师曹子明继任。
    一贯道信仰多神,而其中所供奉的至高至圣的神灵则是“明明上帝”,全称谓“明明上帝元量清虚至尊至圣天地三界万灵十方真宰”是本道元形的师尊,全道信徒每日或定期必须烧香、叩头、虔诚默祷,祈福求寿。在凡间“上帝”的化身为有形师尊(张天然自称),能代表神灵,广施佛法,普渡众生,点收道徒。并且秉承各位神灵扶乩临坛的训旨,奖善惩恶,降福施灾,所以道徒对张天然以“活佛”事之。
    一贯道的内部组织极其严密,层层系统有条不紊,师尊(张天然本人)为全道最高“统帅”,也是全体信徒的精神支柱,负责中枢坛,下设总坛,负责人称“道长”,奉师尊的指示,负责一方道务,并能代表师尊、师母、师兄“放大命”(即传授道旨真谛)。下边分别设有总坛主、分坛主,各有点传师、男女三才、执事人等。道徒统称“道辛”。
    临淄只有点传师、坛主、家庭佛堂、道徒这些组织。点传师直接领导坛、堂。坛分为大坛、中坛、小坛,但无论大、中、小坛,坛与坛之间无上下级领导关系。有条件的道徒在自己家中设立佛堂,组织部分道徒每天按时香火叩拜,为家庭佛堂;几个家庭佛堂集中到一起开展道务活动为小坛;几个小坛联合起来一起开展道务活动为中坛;大坛一般是几个村庄的道徒集中活动。
    三、一贯道的活动
    一贯道开坛活动一般是在农历的每月初一、十五,但道首可以决定随时开坛。
    一贯道向人们宣传迷信邪说,他们宣扬“一贯道普渡众生,拯救万民,人一贯道能消灾避难,死后灵魂升人天堂,不入道者死后被打入炎浆,受苦受难”。他们宣扬人世间有“三劫”,谓“青阳劫”。“红阳劫”、“白阳劫”,每逢大劫来临,改天换地,移星换斗,星坠日升。青阳劫是太阳变成青色,红阳劫是太阳变成红色,白阳劫是太阳变成白色,太阳或出西落东,或出南落北,人死九成,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只有人一贯道,真心修行,才能躲过灾难。修行好的;驾上吉祥彩云升人天堂,永享荣华富贵。
    道内有秘密“三宝”:一是“天关开灵”,二是“子亥相卡”,三是“五字真经”,道徒要绝对保密,上不告父母,下不传子女,只能在人道时由道首传给,“谁若泄露,天打五雷轰,化为脓血”。
    道内有“三才”,是佐理坛主、点传师的男女办道人员在道内的特称。开坛时扶乩的乱手称“天才”,报认沙盘文字的人称“人才”,记录报认文字的人称“地才”。“三才”是点传师在道徒中挑选英俊机灵的男女青少年训练出来的,“训练”“三才”道内称“习演圣训”,经过少则几个月,多则年余的秘密训练,操作成熟之后,方能出场。开坛活动时,道首不仅讲经布道,有时还带领“三才”驾机扶乩,称“赴灵阅圣”,在香火跪拜之后,道首在佛像前闭起眼睛,装作神灵降临,手托罗盘驾在米盘或沙盘上,“天才”扶乩划一阵,“人才”辩认文字并读出声音,“地才”记录下来,这就是道文,让道徒阅颂执行。
    四、一贯道在临淄的罪行
    抗日战争期间,一贯道投靠日伪,得到日伪各级政权的支持。临淄伪县长邱旭东在一贯道开坛时经常亲临坛口活动,有时召见道首吴×交谈,有时召开坛主会议,为日本的侵华政策作宣传。道首吴×在开坛时,当众用一纸三迭四剪,剪出“中日一家”,受到日本驻临淄县指导官稻田及驻县政府顾问森田的称赞。日伪县政府鼓励各级伪政府人员加入一贯道,第五区伪区长徐振江加入一贯道后被封为大坛主,成为道政一体,他在办理伪事中兼办道务,在道务活动中,积极为日伪效劳,很受侵华日军赏识,称其为“活宝”。
    临淄县警备大队及其下属的各警备中队是日伪在临淄的武装力量,分别驻扎在临淄城、桐林、李家桥、苇子河、白兔丘、皇城、石槽、淄河、辛店、孙娄等地,大队长宋鹏亲口向部属交待不要干涉一贯道。他们经常四处抢劫、捕杀抗日干部及其亲属和爱国人士,但一贯道却受到保护,从未受到一次冲击。
    解放战争时期,领导临淄一贯道的是点传师曹子明,他反对人民解放事业,动员参军时,他公开煽动说:“这是劫数来临,青年人要躲避,躲过十天半月就好了。”他反对土地改革,开坛时他对道众说:“分地是把人家的肉割下来往自己身上按,按也按不住。”有些一贯道首,在解放战争中,是屠杀我基层干部和积极分子的罪魁祸首。路山乡王桥村一贯道坛主王××,被委任为伪保长后,协助国民党“还乡团”捕杀我乡村干部、积极分子9人。
    五、人民政府取缔一贯道
    1949年6月28日,山东省人民政府发布了取缔会道门的布告,明令宣布一贯道是反动会道门,要坚决取缔,临淄公安机关在临淄县治安保卫委员会的统一领导和有关部门的配合下,对各种会道门进行了取缔,一贯道在临淄境内停止了活动。
    一贯道具有非常顽固的反动性,虽然几经取缔,但在1957年3月又发生了以点传师袁××为首的复辟活动。袁××,临淄南关人,历次取缔会道门时他均逃避在外,1956年以来,他以走亲访友为掩护,秘密串联复辟道务活动,拉拢了10名坛主,30多名道徒,活动于临淄、益都、广饶、博山等县的21个村庄,开坛60余次,传抄乱训100多张,造谣惑众说:“党不能掌握国家大事,党字上边是个‘小’字,小人上台不行,道光明正大,应该由道掌管国家大事”,妄图“打到北京去,登基坐殿当皇帝”。道迷心窍的坛主张××跑到宋家庄大集上,公开宣传一贯道的言论,被群众扭送公安机关。1957年3月,昌潍公安处统一领导,各县一齐行动,对一贯道的复辟活动进行了打击处理,10名道首全部归案,3名为首分子依法刑事拘留,缴获了大批佛像、道书、圣训、道具、供具,召开了群众大会,进行了公开处理,揭露了一贯道的反动实质,破除了封建迷信,教育了广大群众,从此一贯道活动在临淄绝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