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贤道在临淄的概况

圣贤道在临淄的概况

时间:2004-09-21 09:49:00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圣贤道,又名“好字道”,俗称“好好道”,创始于明末清初。明崇祯八年(公元1636年),产生于官宦之家,在北清河地区传人平民之中,后在山西省发展扩大。山东省最早是在商河县张杜庄传播,总首领杜寿山在杜家庄建立了圣贤道的“秋场”,利用开场活动大量发展道徒。
    清光绪二十四年(公元1898年),圣贤道分四股势力传入临淄,第一股是从高苑县刘家庄传至敬仲镇东王村,驻庙道士张××首先加入圣贤道,并建立了“护场”,开场活动发展道徒,这一股在临淄发展较快。第二股是从桓台县南部周家庄传人永流乡相家庄,以相××为首活动发展道徒,第三股是从桓台县坝头村传人召口乡北龙村,以董××为首活动发展道徒。第四股是从广饶县明家庄传至皇城镇王家六端村,以王××为首发展道徒。这四股势力分别在临淄发展扩大,后又分为东会、西会、南会、北会,道徒遍及临淄各地。至1945年8月临淄解放时,圣贤道徒已达15000余人。
    道首的职务
    圣贤道内的道首职务有明确规定,男女道首分为五级。
    男道首中的小道首为“护士”,大道首为“法官”。由小到大依次排列是:护士、秋士、麦士、号官、法官。护士——来世转为秀才,薪奉粮每月三石三斗;秋士——来世转为举人,薪奉粮每月五石五斗;麦士——来世转为进士,薪奉粮每月八石八斗;号官——来世转为翰林,薪奉粮每月九石九斗;法官——来世转为状元,薪奉粮每月十石十斗,武状元即为大元帅。
    女道首的职务有小贤、单贤、贤孝、增士、大贤。小贤相当于护士,单贤相当于秋士,贤孝相当于麦士,增士相当于号官,大贤相当于法官。
    圣贤道内男道首号官以上的才有发展道徒的权力,护士、秋士、麦士则无发展道徒的权力。女道首一律元发展道徒的权力,只有大贤能够指令男道首发展道徒。
    圣贤道徒称道首为“当家的”、“掌柜的”,下级道首称上级道首也是“当家的”、“掌柜的”,一个地区的总道首在道徒发展扩大之后,有时自称“王”,有时自称“帝”。所有“号官”和“增士”以上的男女道首都有“号印”,所谓“号印”就是上级道首赐给的一个“字”,这个字是绝对保密的。
    道内活动
    圣贤道的活动分为分散活动和集体活动两类。
    分散活动是道首指示道徒传道、劝道和做道功。传道是让道徒向亲友和邻居宣传加入圣贤道的好处和简明道义,劝道是劝说没人道的人人道,美其名曰“劝人学好”。圣贤道在传道和劝道时,多用一些人们容易接受的封建礼教和愚昧邪说,欺骗性很大,劝人“孝敬父母,修桥补路、行好修好,积善积德,善恶报应,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善恶到头终有报,人间有恶,世间有邪”,劝人“心不想恶事,脚不踩邪地”,一心皈道,“今世修下来世的福”。还要道徒多捐钱多积德,以此骗取道徒钱财。道首张新喜原是住在庙里的道士,一无所有,以办道发展成为富农,他把道徒视为财产,在两个儿子分家时为瓜分道徒多少而争吵打架。做道功是道首和道徒每天都要在家定时不定时地默念一些类似顺口溜的道文,早起做“先天功”,饭前做“献饭功”,平时有空做“寸阴功”、“三花举顶”等。部分支股还规定“秋士”要学到“五气朝元”,“麦士”要学好“四盘柱”等。    集体活动是建“场”、“开坛”,“场”有“秋场”和“护场”,是一方道徒集中活动的场所,开场活动日期不定,由道首临时决定并亲自主持,开场又有“孝场”和“喜场”之分。具体组织管理开场的人叫“明人”和“年供”,“年供”的职务相当于号官,年供每年组织一次年供活动,就是通知所属道徒都参加,带上“供品”,并缴纳“上供钱”或“孝敬钱”,以此来骗取道徒的钱物。开场时宣扬“宿命论”、“有神论”,宣扬世问有“三劫”,即青阳劫、红阳劫、白阳劫。青阳劫是太阳变成青色,红阳劫是太阳变成红色,白阳劫是太阳变成白色,每逢大劫来临,就有大灾大难,太阳出西落东或出南落北,人死大半,人道的捐钱多修行好的就能躲灾避难,神灵搭救,乘架祥云升人天堂,永享荣华富贵。“开坛”是大中道首在小道首处“驾机扶乱”,在烧香叩头之后,道首在供桌前闭眼静思一会儿,装作神灵降临,手托罗圈等物制作的“机子”在米盘上写出字句,有人认,有人记,有人平整米盘以备再写,道首根据需要写出一篇道文称“乱训”,由道首解释后让道徒背诵执行。开坛时还可“升亡灵”、“挂小口”、“改门氏”、“问前程”、“问心意”等。
在圣贤道内,道徒向道首求道文叫“求道”,得了道文叫“得道,小孩生下来报名人道叫“挂小口”,妇女出嫁经人介绍到另一支股叫“改门氏”,道徒死后灵魂升天叫“升亡灵”,提拔道首叫“慈士”。
    解放后圣贤道转人秘密活动,各支股都规定了许多暗语,如继续活动叫“喘气”,互相串联叫“找门口”,上供叫“找礼”,乱训叫“礼单”等。
    罪行及其覆灭
    圣贤道不仅向人们宣扬“宿命论”、“有神论”,进行愚昧宣传,而且装神弄鬼为人治病,致死人命的事屡见不鲜。解放前,有的道首被旧政府和反动派利用,对人民犯下了一定的罪行。
    1949年6月28日,山东省人民政府发布了《关于取缔会道门的布告》,1951年5月临淄县公安局按照国家政策和政府法令,对圣贤道进行了取缔,对有罪恶、民愤大的大道首实行逮捕,对中、小道首实行登记,悔过自新,还举办了大型实物展览,揭露了圣贤道的欺骗手段,教育了群众,对破除迷信起了很好的作用。
    圣贤道历史比较长,组织比较完备,道徒比较多而且分布比较广,因此顽固性也比较强。解放后虽经人民政府取缔,但个别道首思想反动,秘密活动,恢复旧有组织,妄图死灰复燃,死心塌地地与共产党和人民政府为敌。建国后在临淄地区比较大的圣贤道复辟活动有三次,均被人民政府进行了严厉打击。
    1951年8月3日,在临淄、博兴、桓台三县边界的圣贤道徒,组织了反革命暴动,在临淄四区盗窃了张王村、房家村民兵的枪支,抢劫了大柳供销社门市部,杀害了基层干部和小学教师3人。公安机关破案后将违法犯罪分子一网打尽,人民政府依法处决了为首分子。
    1962年圣贤道首刘振择、谢洪仁以外出讨饭为掩护,先后在临淄、益都、淄川、张店、广饶等五个县(区)的14个乡镇、68个村庄恢复了圣贤道组织,发展新道徒,提拔中、小道首220人,欺骗拉拢390多人参与活动,收取道费400多元,制造谣言,煽动破坏。在齐陵镇朱家终村驾机扶乩时写出乱训:“狗咬一声令人惊,乾天发来一柱兵,动了西北动东南,齐鲁两地动刀兵”,“申猴西鸡星宿动,黑狗送猪一扫平”,“共产党只能掌权二十年……“二八交加,大闹中华,李王出世夺天下,坐北京…”妄图煽动和组织反革命暴乱。1970年路山公社(现路山乡)田旺村圣贤道首李××,在附近10余个村庄秘密活动,恢复了旧有组织,封了“张飞”、“关公”、“穆桂英”等文武大将,妄图推翻人民政权,恢复封建王朝。
  圣贤道的这些复辟活动,都及时地列入了公安机关的视线,公安机关依法进行了打击处理,圣贤道自此彻底覆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