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淄解放初期的禁财、禁娼

临淄解放初期的禁财、禁娼

时间:2004-09-21 09:54:00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禁  赌
    赌博是旧社会遗留下来的一种恶习。有钱人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赌博种类很多,常见的有:打麻将、推牌九、斗纸牌、押宝、抽签、打骰子等等,以钱、财、物争输赢,旧社会淄博地区凡是物阜民丰的地方,均有五花八门的赌博摊点,解放前,辛店、临淄城等城镇赌博成风。有的赌徒,赌棍入迷后,家产输光,典妻卖子、女;有的沦为盗匪,“啸聚山林”,杀人抢劫。旧时,官府明言禁赌,暗中操纵赌场,勾结赌徒,从中渔利,致使赌风蔓延,成为社会一大公害。赌博不仅腐蚀人们的思想、灵魂,还严重危害社会秩序,诱发各种犯罪。
    临淄西关三村农民贾莹章因赌博将自己的土地房屋全部输光,债主逼债,无计可施,只好偷偷流浪于东北,直到解放后才返回原籍。皇城镇杨家六端杨××调因赌钱输光了家产,最后把老婆卖了,自己逃往外乡,一去无信,死在外乡。当时临淄官府腐败昏庸,束手无策,不少达官显贵、地主乡绅沆瀣一气,助纣为虐,有些官员也是嗜赌之徒。官府奈何不了,虽明令禁止,也是雷声大雨点小,不伤及皮毛,致使赌风日盛,愈演愈烈。
    解放前,赌博之风在部分旅馆、饭店以及窝主、赌徒家中流行,时常发生赌徒为断输赢而发生打架斗殴现象。解放后,临淄公安机关按照上级有关指示精神,积极投入禁赌活动中。针对临淄地面上的聚众赌博之特点,发布禁赌《通告》,严厉禁止赌博活动。1953年,在临淄县政府统一领导下,全县开展了声势浩大的“禁赌运动”,对赌局一经查获,即没收赌资赌具,轻者批评教育,经屡教不改者给予治安处罚。对严重影响社会治安的赌徒赌棍,依法予以严惩。政府各有关部门及群众团体,积极组织健康向上的文体活动,丰富人民群众的精神方面的需求。至此,挖根堵源,赌风渐绝。1960年,时值生活困难时期,旧社会的赌博遗毒又沉渣泛起,少数赌头赌棍,又重操业。临淄城关公社西关二大队吴某先后集30多人,在西关、永顺、东石桥、南马等大队聚众豪赌,输赢赌资3000余元。被公安机关侦悉后,赌徒吴某被依法判刑。
    县公安局决定:凡赌博者,从公安局发布《通告》之日起,限期到公安机关指定地点进行悔过登记,交出赌具,宣布取谛赌场。如有违犯者,强迫禁赌;大力宣传教育,给予处罚,从严处理。至1950年,赌风基本制止,这一危害基本解除。
  取缔、改造娼妓
    旧社会,广大劳动人民深受“三座大山”的压迫,许多劳动大众被逼得家破人亡、走头无路,有些良家妇女或被他人坑骗,或因生活所迫,万般无奈,沦为娼妓,干起“皮肉”生意。娼妓在淄博地区出现的日期已久。随着商业的兴盛,娼妓逐渐出现。老鸨子开设妓女院。
    抗日战争时期,日军还设有随军慰安妇,供日本军官、士兵取乐。张店、济南均有。
    1904年(清光绪30年),德国人修建胶济铁路通过辛店,建立了辛店火车站。英、美,日等国先后在辛店设立烟草公司。辛店成了周围临淄、广饶、桓台、淄川等十几个县的烟草集散中心,随着商业的迅速发展,妓院也应运而生。1933年,上海、天津的不法商人在辛店设立了“逍乐乾”、“紫玉亭”酒馆,招募良家妇女担任女招待,令其接客卖淫,从中赚钱赢利,以饱私囊。不久妓院在辛店站附近陆续出现,集中于交通港内(现辛店南四巷)计有五六家30人之多。每至旧历中秋至春节收烟旺季,部分外国人及本地烟草工人汇集辛店收购烟叶。天津、青岛,济南、周村、潍坊、益都等地妓院之妓女,在老鸨的带领下成群结队来到辛店,租赁房屋,招引嫖客。妓女过的是非人的生活,倍受他人的蹂躏和糟蹋,妓女痛苦的呻吟声换来滚滚的财源,流入老鸨的私囊。干妓女行当的人,多是没有好结果的。少时擦脂抹粉,花枝招展,强颜欢笑,待青春逝去,人老珠黄,疾病缠身,便流落于沿街乞讨的行列,更为世人所不齿。
    妓娼的存在,不仅是一个历史问题,也是一个社会问题,很难一时全面取缔。随着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人民群众得到彻底的翻身解放,党和政府对这些过去生活悲惨的群众给予了莫大的同情和关怀,下决心铲除这一沉疴,采取限制改造的方法,逐步加以解决。对妓女进行管理,令妓女登记、从良,进行户口登记,解放后,妓女有了一定觉悟,自己将自己当人看,不愿再受别人的宰割和凌辱,纷纷与老鸨儿决裂,另谋职业,有的回家务农,有的转为工人,有的找上意中人到政府登记结婚。至1951年底,从妓人员全部以崭新的精神面貌走向新生活。                             

             (皇城镇政协工委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