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淄地区的土地改革运动

临淄地区的土地改革运动

时间:2004-09-21 10:13:00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临淄县的土地改革运动,自1945年秋开始,至1951年冬结束,历时 6年,分为四个阶段:1945年8月至 1946年 6月为第一阶段,以反奸、反霸、诉苦和减租减息为主要内容;1946年10月至
1947年2月为第二阶段,主要在抗战老区和部分边沿地区进行“土改”;1947年2月至1948年3月为第三阶段,老区开展土改复查、部分新解放区开展“土改”运动;1950年8月至1951年12月为第四阶段,全面结束土地改革运动。

(-)

    早在抗日战争时期,临淄具抗日民主政府就曾实施过“豁免田赋”和“减租减息”政策,提出了“有钱出钱,有粮出粮,有人出人”、“人人有饭吃,抗战有力量”的口号,发动无粮缺粮群众向富户借粮,坚持抗战。1940年春荒,南卧石村群众一次就向富户借得粮食15000斤。对于租粮者,租利额由每石(10斗)2.5斗降为0.5斗。施行这样的政策,对解决抗日军民的生活供给问题,起到了重要的保障作用。
    1945年8月,日本侵略军无条件投降,临淄县全境解放。中共临淄县委、县人民政府根据上级指示,在抓紧恢复建立基层政权的同时,发动群众反奸反霸和开展诉苦斗争。渤海行政公署派来110名干部,由燕汉民、孙浩、孙铁富带领,进入受敌伪摧残较重的朱台、高阳、路家庄、王家桥等村,在反奸诉苦的同时,结合完成清查敌伪遗存物资的任务。至10月底,全县组建6个区,下辖70个乡。在西古城村召开了贫农代表会,全面部署反好诉苦和减税减息运动(简称“双减”运动人具体规定:实行“二五减租”(从解放之日算起,租额减25%),“分半减息”(所有存在债务关系者一律按1.5分行总支付)和“增加工资”(雇工工资不够养活1.5人者,要增加至可养活1.5人)。直至1946年春,由于多数地区敌伪人员和封建势力尚未摧垮,大部分群众思想顾虑重重,运动仍开展迟缓。为了迅速打开局面,中共临淄县委一方面从县、区机关抽出2/3的干部为骨干,又从农村调集积极分子百名,与行署工作队合编为一支有力的工作队,深入基层发动群众。从“钻觅汉屋子”入手,访贫问苦,培养积极分子,组织建立农救会、妇救会、自卫团、儿童团,再依靠群众组织,开展“双减”运动。同时,为了推动运动迅速发展,分别于桐林村、皇城营等处召开了公审大会,依法处决了民愤极大的汉奸韩金光、于汉文。公审会后群众斗争情绪高涨,工作队更坚定地为群众撑腰作主,敬仰乡及朱台、皇城两乡1/3的村庄,及以大夫店、苇河、北丰为中心的大片地区,运动迅速深入发展。在减租减息的基础上,继而分田地斗地主开始了土地改革。全县其余2/3的村庄,为了不分散麦收的力量,在麦前只进行了“双减”。1946年7月国民党徐振中部占据临淄县城,“双减”斗争果实部分被倒算回去,运动告停。

(二)

    1946年5月4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土地问题的指示》(简称“五四”指示),7月11日中共渤海区委在惠民县城召开县委书记、县长、县农救会长以上干部会议,传达贯彻“五四指示”,部署开展土改运动。会上决定七八月份为动员阶段,重点抓好三件事:(1)搞好思想发动;(2)搞好调查研究;(3)抓好试点。9月份进入行动阶段。1946年10月渤海区党委又发出《关于大胆放手贯彻上地改革指示的通知》,提出剿匪、反特与土改结合进行。中共临淄县委在大柳树屯召开会议,贯彻区党委指示精神,根据当时临淄县南境被徐振中部占据的具体情况,决定土改以高阳区为基点进行,淄东、苇河两区相继展开。该三个区均抽出80%的干部,投入这项工作。高阳与路山区的边沿地带则派出地方武装与民兵密切配合,掩护群众自卫反特,视具体情况开展土改斗争。当时的口号是:“反清特务,打净土匪”,“一村有事,各村支援”。路山边沿区的土改在地方武装的支持下,速战速决,三四天就清算完毕,把土地分给了少地农民。《渤海日报》以洲占淄边沿区土改经验介绍》为题,发表了文章。
    个别地区虽取得了较好的成绩,但从全面看,由于不公开宣传“五四指示”的神秘观点及硬性分阶段的阶段论的影响,运动发展缓慢。如高阳区32个村庄,运动开展20多天,2/3的村庄还迟滞不前,1/3的村庄虽然向地主要出部分土地,但由于拘于“献田”的形式,忽视了讲理清算,土改没有形成运动。1947年 1月 14 日,中共渤海区委员会召开高干会议,提出边沿地区“一手拿枪、一手分田”的口号,纠正除好政策过分宽大的偏向,授权中共县级委员会可处匪特地下线死刑。会后,中共临淄县委召开镇压反革命大会,对被匪特杀害的积极分子举行了公祭,从而激起群众斗争情绪,土改工作迅速打开局面。路山区10天时间13个村庄便斗争出土地4647.7亩,1642人分到土地,多者3.3亩,最少的1亩。经过这段工作,土改由和平献田转为平分土地,封建势力受到一定打击。但由于没有从政治上打垮它的统治,消除它的影响,更有献田而不献地契、假献田走过场者,同时有的地方,又有侵犯中农利益现象,故土改成果未能完全巩固下来。

(三)

    1947年2月 24日,徐振中残部被逐出临淄,中共临淄县委。县人民政府驻进临淄县城里,土改工作全面展开,在新区进行土地改革,在老区实行土改复查。由于明确提出了“反奸复仇”的口号,掌握了剿匪反特与土改结合进行的原则,运动指导思想明,做法正,工作迅速展开。淄东区3月15日至20日5天时间就打开了雪宫、安平、马岱、五路4个乡的局面。斗争出200余亩地,分给了无地少地的农民。城关区从形势教育入手,消除“变天”和不敢当积极分子的顾虑,提出“土地还家”、“耕者有其田”的口号,又召开公审大会,处决汉奸、特务,坚决支持翻身农民,推动了运动的深入发展。历时3个月的时间,在全县范围内,基本摧毁了封建土地所有制。剿匪反特斗争,抓获匪特营长以下分子413人,缴获长短论113枝。同时,在斗争中注意了培养干部,先后从积极分子中选拔区干部57名。联防干部284名、村干部1664名,充实健全了基层党政组织。
    但由于工作不够细致,有的简单从事,这一段时间也产生广一些可以避免的问题,如在新区土改基本上以献田为主,简单地把土地按人口平均,超过平均数的献出来,因而发生了打击面过宽和侵犯中农利益的问题;在老区复查中,在“一切权利归农会”的口号影响下,又有放弃党的领导,贫农团主宰一切,对地主不加区别地“扫地出门”、“一锅端”,甚至有乱打乱斗现象,造成了部分村庄土改“半生不熟”状况。
    1947年8月,徐振中部卷土重来,再度侵占县城,部分地富分子对翻身农民反攻倒算,不少中共党员和村干部被残酷镇压,土改果实遭到破坏。

(四)

    1950年6月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改革法》,华东军政委员会根据华东各省多系老解放区,已进行过土改的具体情况,发出了提早完成与全面结束上改的指示,山东省人民政府也作出了相应的具体规定,从1950年8月开始,临淄县的土地改革,在省、地委领导下,进入了有领导、有秩序、有步骤分批完成与结束的阶段。
    中共临淄县委根据上级指示精神,结合县内具体情况,对不同地区分别提出了不同要求:老区基本上是结束土改,已分到农民手中的土地保持现状,确定地权;对有遗留问题(如侵犯中农利益、过分打击富农等)的地区,按照端正政策、加强团结的原则进行妥善处理;在新恢复的地区则采取已分配的土地一般不动,个别调整的做法,对有倒算行为的地、富分子清算他们的罪行,合理调整土地后确定地权,同时处理好遗留问题;对个别未进行过土改的村庄,按照《土地改革法》实行土改。为加强领导,县成立土地改革委员会,组成了有639人参加的土改工作队,其中中共清河地委派来44人,县委委员间人、区委委员123人、县区一般干部250人、乡干部154人、农村积极分子引人,工作开始前,对全体工作队员进行了土改政策的学习和工作方法的训练,规定了严格的工作纪律,然后入村。
    这次结束土改的工作方法,坚持依靠贫雇农,团结中农,放手发动群众的阶级路线,采用典型试验,重点带一般,点面结合的做法,全县分作四批进行。第一批在一区葛家、四区槐务两个乡的11个村试点;第二批在四区及一、二、五区的部分乡计13个乡的58个村进行;第三批46个乡246个村;第四批9个乡52个村。至1951年12月底全面胜利结束。全县计没收、征收、清回地、富倒算的土地13156亩,房屋6524间,牲口471头,粮食90多万斤,农具和车辆6088件。无地少地贫苦农民分到土地的6664户,31000人,分到房屋的1263户,5190人,分到粮食的1400户,5700人,分到牲口和农具的10281户,12226人。从而使地富与贫苦农民人均占有土地情况发生了历史性的变化:地主由4.34商下降为2.21亩;富农由3.71亩下降为3.61亩;雇农由0.67亩上升为0.93亩;贫农由263亩上升为2.76亩。全县划出地主881户,占总农户的2%;富农1039户,占总农户的2.2%;中农25051户,占总农户的54% ;贫农18624户,占总农户的40%;雇农540户,占总农户的1.8%。至此,临淄县境内的封建土地制度被彻底摧垮,新的农民土地所有制建立,揭开了临淄农业史上新的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