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国前夕临淄地区的剿匪斗争

建国前夕临淄地区的剿匪斗争

时间:2004-09-21 10:21:00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临淄地区从1945年8月日寇无条件投降到1948年2月全境最后解放,在这两年六个月中,临淄县城曾三次被敌人占领,我军四次解放临淄城。敌人每次溃败,都有组织、有预谋地安排一批潜伏土匪、特务,对解放区进行破坏活动。他们暗杀我政权干部,破坏土地改革,杀害解放军干部战士及其家属,制造谣言蛊惑人心,对过路行商和工商业者,则杀人越货。我人民政府对这些土匪、特务进行了坚决地斗争,捍卫了新生的人民政权,保卫了人民的胜利果实。临淄县公安局的全体干部战士,在县委、县政府的领导下,在清剿匪特的斗争中充分发挥了主力军作用。
    我们通过查阅临淄公安局的有关档案和报刊资料,访问在这个历史时期中曾担任过临淄县公安局长的赵文卿、冯梅五同志,担任过临淄县公安局侦察服长的崔万泉、预市股长的朱树梓同志,他们亲身经历了这场斗争,向我们提供广大量翔实的历史资料。
    临淄地区从1945年8月日本投降到建国前夕,清剿匪特的斗争从未间断过。有组织、有领导、大规模的清剿特斗争有五次,即抗战胜利后的剿匪斗争,1946年下半年的剿匪斗争,1947年春天的剿匪斗争,临淄、益都、淄川、桓台四县联合剿匪斗争,1949年1月开展的对敌伪人员自新登记。这些斗争都取得了全面胜利,对于保卫和巩固新生的人民政权都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现将这些历史资料整理出来,献给读者。
    一、抗战胜利后的清剿匪特斗争
    1945年8月15日,日本政府宣布无条件投降,但是盘踞在临淄县城的日本侵略者和汉奸王砚田匪部拒不向人民投降。我渤海军区遵照党中央的指示,以摧枯拉朽之势展开了对敌、伪、顽地大举进攻。8月21日解放了临淄城,摧毁了日、伪、顽对临淄地区的长期血腥统治。但是临淄地区在抗日战争中斗争形势十分复杂,特别是1941年2月原临淄独立营营长王砚田叛变,投降日寇,死心塌地为敌效劳,临淄全境沦陷,由于敌人的长期占领,所以敌伪基础比较牢固。王砚田逃亡周村后,潜伏下了七股坚决与人民为敌的土匪、特务,共有88人,长短枪96支。这些武装匪特潜藏在临淄边沿地区,经常进人解放区暗杀我军政人员及其家属,杀害我群众组织负责人,劫杀商人,勒索钱物,破坏解放区建设。
    在这样的形势下,根据上级指示,临淄县委、县政府决定在全县范围内运用军车清剿和政治攻势相结合的斗争策略,开展了清剿匪特。
    军事清剿是由县公安局局长赵文卿带领公安局能征善战的侦察员和政卫队干部战士进行,通过侦察,掌握厂匪特昼散夜聚隐蔽潜藏的特点和潜藏地点,实行突然袭击,围歼聚剿,一网打尽。当时韩金光是危害最大的一股匪特头子,韩金光是王砚田匪部机枪班班长,血债累累,王匪砚田逃跑时,任命韩金光为特务队长,潜伏下来搞破坏活动。这股匪特虽然只有4人,但都有血债,武器精良,枪法又好,他们夜间化装潜入召口、路山一带,危害了我探家的解放军战士、乡村干部、土改积极分子13名。我们在摸准厂他们潜藏地点后,赵文卿局长做了严密部署,迅速进剿,不费一枪一弹在西召口村活捉厂韩金光,在另一院内捉了另一名武装匪将。经过审讯,弄清了韩金光的罪行,于1946年3月2日在桐林村召开了反奸诉苦大会,公审并处决了韩金光。
    人民政府处决了韩金光,在社会上产生了很大影响,鼓舞广人民群众同土匪、特务作坚决斗争的勇气,打击了土匪、特务的气焰。县公安局通过深入细致地侦察,又抓获厂特务人队长周茂增、匪首李家驹,特务大队则大队长孙学仁携枪向人民政府投诚。
    开展政治攻势是县、区、乡人民政府利用各种形式召开会议,广泛深入地向群众进行反好防传教育,发动群众与匪特作坚决地斗争。在伪特、伪家属中进行党的“宽大”与“严惩”教育,开展“唤子回家”、“劝夫归正”活动。县委、县政府的机关人员还编排了有关“功归”内容的文娱节目,在春节期间到各村演出,各村的姊妹团、儿童问也开展了这样的活动。
    通过武装消剿和开展政治攻势,到 1946年2月底,全县剿灭沙特5股,扑获特务31人,缴获机枪1挺,长枪29文,短枪19支,子弹800余发。被打散的匪特也鸟飞兽散,逃到了外地,临淄境内的匪持全部肃清。这期间全县还瓦解临淄籍伪军1500余名。
    二、 1946年下半年的清剿匪特
    1946年6月,蒋介石悍然撕毁了《停战协定》,发动向解放区的进攻,挑起了新的全国内战。8月5日国民党保安第六旅攻占了临淄城,旅长徐振中兼任临淄县长。但是他只占了临淄城和城区附近的部分地区,全县广大解放区仍在我们手中。
    县委、县政府根据这种形势,成立了“临淄县清剿武装匪特指挥部”,县委领导任指挥,县公安局长、县独立营长、县武装部长任指挥部成员,展开了清剿匪特的斗争。
    这次清剿匪特,主要是军事清剿和兑现“宽严”政策。军事清剿的重点地区是路山区和牛山区。路山区是王砚田匪部的老巢,王部散匪多在这一带搞破坏活动。牛山区山地多,是临淄、益都两县交界处,两县的残匪潜伏在这里搞破坏活动。县公安局长赵文卿和县独立营马到营长带领公安局和独立营的武装力量在路山区清剿,县武装部孙副政委带领武装部的武装力量在牛山区清剿。全县各区、乡为了配合清剿,把区武装中队、乡村的民兵组织起来,成立联防。
    兑现宽严政策,是把抓获的罪大恶极的土匪、特务,召开群众大会,公审、公判后执行枪决,如路世和、高文卿等;对于向人民政府缴械投降、悔过自新的土匪、特务一律从宽处理,有的取保释放,有的该捕不捕。
    这次清剿匪特,共抓获敌特情报员2人、匪特16名,缴获枪支、弹药一宗。保卫了解放区的建设和土地改革。
    三、1947年春天的清剿匪特
    1947年2月,陈毅、粟裕大军发起了莱芜战役,20日开始,23日下午结束,全歼国民党正规军7个师,活捉“国民党徐州绥靖公署第二绥靖区”副司令长官李仙洲,使鲁中、渤海、胶东3个解放区重新联成了一片,胶济铁路沿线的国民党军队惶惶不可终日。2月24日凌晨,盘踞临淄县城的国民党徐振中部弃城逃往昌乐。徐匪振中逃亡时,有组织、有预谋地潜伏了一批武装匪特。根据侦察获悉共有10股,211人,长枪193支,短枪13支。这些匪特暗藏于临淄、益都和临淄、淄川的边沿地区,时伏时出,暗杀我政权干部,破坏土地改革。这时,人民解放军开赴前线,转战南北,清剿匪特的任务就落在了临淄县公安局的肩上。
    1947年3月初,成立了“临淄县剿特委员会”,职责是剿清匪特、内部戒严、户口调查、检举坏人。公安局长赵文卿具体负责剿特工作。到4月,在2个月的清剿匪特战斗中,击毙武装匪特7名,活捉特务头子边树琴。特务分子阎霭然、吕光照,土匪朱全义,俘获伪营长3人,伪连长6人,伪排长6人,特务队长、还乡团头子、伪军政人员418人,缴获长枪146支、短论7支以及子弹、物资一宗。
    3月,县公安局侦察获悉:临淄、益都边界杨大山、王砚田、边树琴匪部100余名匪特集结,预谋在南仇大集上袭击我税务干部,杀害、劫持人质,夺取钱财。公安局侦察股长冯梅五带领20名公安人员埋伏于南仇村一酒店内。上午10时,100余名武装匪特从东、南、北三面向南仇村靠拢,作包围式袭击,匪特刚进村,我公安人员集中火力向匪特射击,匪特被我突然密集的火力打蒙了,调头回窜,向淄河东岸逃跑,我公安人员紧迫不舍,以少胜多,毙伤敌特27名,俘虏1名,缴获机枪1挺,步枪30支。
    四、1947年4-6月的四县联合剿匪
    莱芜战役后,解放区连成了片,把国民党残匪压到了山区和边沿地区。这些长期与人民为敌的惯匪、特务,手段残忍,杀人成性,十分顽固。力量较大的国民党匪特有杨大山,杨是老土匪,被国民党收编,有79人,3挺机枪,长短枪80余支,活动在临淄、淄川结合部山区的57个村庄。益都县的蔡建庭,约1个营的兵力,300人抢,活动在临淄、益都结合部的山区,金岭镇的毕衍永、张延贵活动在临淄、桓台及临淄、益都结合部。另外,在临淄境内还有3股王砚田的残匪,北高阳的郭东泗,20人枪,桐林村的郭子元10人枪,义和村的胡忠义,10人枪。这些土匪之间也矛盾重重,有时火并,但在对付共产党,对付解放区的广大人民群众,却是十分一致,心狠手毒,嗜杀成性。他们以山区为依托,经常潜入解放区暗杀我民主政府干部、积极分子,制造谣言,威胁群众,抢劫财物,还化装成我解放军战士、政府工作人员杀人放火,蒙蔽欺骗群众,制造白色恐怖,挑拨人民群众同我党、我军的关系。
    据此情况, 1947年  4月中共华东局社会部成立了临淄、益都、淄川、桓台四县联合剿匪指挥部。桓台县公安局长宋鲁源任指挥,淄川县公安局长晏兴堂任副指挥,临淄县公安局长赵文卿任政治部主任,清河专署公安督察室督察员刘斌、益都县五区区长刘喆任指挥部成员,组织了480余人的剿匪队伍,并动员各县武装部和有关区中队的武装力量配合,展开了声势浩大的剿匪斗争。宋鲁源率领桓台县公安局的剿匪队伍活动在铁山、卫固、金岭镇一带,赵文卿率领临淄公安局30名侦战人员在仉行、辛店街、南仇一带,刘绍率益都五区区中队活动在冷家庄、台头、文登一带,晏兴堂率淄川县剿匪队伍活动在淄川、临淄交界处一带。实行依靠群众,秘密侦察,摸准敌情,拂晓包围村庄,以优势兵力聚歼匪特的方法,逐村清剿,边清剿边建立村政权,并开展土地改革。仅一个月的时间,清剿村庄 211个,捕获匪特34名,查获伪保长、伪乡长358人,缴获长短论28支,缴获敌存粮7000余斤,大牲畜、布匹等物资一宗。临淄县公安局清剿匪特3个月,捕获匪特、伪军、还乡团分子413人,缴获长短枪153支。仉行、王朱等边沿地区的村政权全部建立起来,土地改革工作进展顺利。
    这次剿匪从4月初开始,到6月底结束,是规模最大的一次。7月份国民党进攻,徐振中又重新占领了临淄县城,临淄的环境又出现了暂时恶化的情况。
    五、1949年1月对敌伪人员的自新登记
    1947年7月,国民党第八军进驻临淄境内,山东保安第六旅旅长徐振中再占临淄城,徐振中利用特务队、还乡团统治了全县的主要村庄。中共临淄县委书记李荆和、县长李铁峰带领一批干部在高阳、苇河区开展对敌斗争,公安局长赵文卿带领公安干部在路山、牛山区开展对敌斗争。1948年3月华东野战军山东兵团发起了胶济铁路西段战役,连克张店、周村。盘踞临淄城的徐振中如惊弓之鸟,3月14日凌晨弃城逃跑,至此,临淄全境获最后解放。县、区、乡、村各级民主政权迅速建立起来。
    在人民掌握了政权后,为了进一步分化瓦解敌人,削弱敌特的社会基础,巩固剿匪成果,根据上级的指示,在临淄县委的统一领导下,从1948年底至1949年1月,在全县范围内开展了对敌伪军、政、警、宪、特人员的自新登记工作。这项工作由县公安局具体实施,县政府翻印了渤海行政公署《关于对故特人员(归来分子)自新登记的布告》,在全县城镇、农村广泛张贴宣传,县政府召开了区、乡领导干部会,传达了渤海行署的指示精神,部署了临淄县的自新登记工作。县公安局抽调力量,深入城镇、农村,召开群众会议,讲时局、讲形势、讲人民政府对敌伪人员的宽大政策,展开了强大的政治攻势,号召敌伪人员的家属规劝自己的亲人回家,弃暗投明,立功折罪,争取人民政府的宽大处理。对于有悔改表现,停止为非作歹者,一律既往不咎,对于自动回归者,一律分给土地,给予生活出路。在广泛宣传,大造舆论的基础上,各区都设立了自新登记站,从1949年1月5日开始进行自新登记,先后有1310名敌伪人员进行了自新登记,其中国民党员172名,三青团员98名,伪官位98名,伪乡长、保长188名,其他伪顽人员768名。登记过程中,有些人员为了立功赎罪,先后交出机枪1挺,长短枪48支,子弹近千发,敌存小麦3950斤,以及自行车、棉花、油印机等物资一宗。进一步发展、巩固了剿匪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