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冠三军比孙武,谋雄七国似范蠡--田穰苴墓

勇冠三军比孙武,谋雄七国似范蠡--田穰苴墓

时间:2004-12-20 13:37:00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田穰苴墓,位于今天的齐都镇尹家村南250米处。墓高约10米,南北长25米,东西长约38米。因长年累月的风雨侵蚀,古墓的东、北两侧陡峭,而其他面坡度较缓和。“繁花簇拥丘高起,当年司马眠于此”,田穰苴墓已在此矗立二千余年了。
  后人在游览穰苴墓后,写下了这样凭吊的诗句:“勇冠三军比孙武,谋雄七国似范蠡。不畏强权惩庄贾,岂惧燕晋退寇敌。难料凯旋受谗死,世代仁人为君泣”。(《悼穰苴》)在这首诗歌中,人们抒发了对穰苴不畏强权,忠耿贤良的崇敬之情。
  田穰苴,为春秋时期的军事家,齐景公时为大司马,故又称司马穰苴。他治军严谨,与士兵同甘苦。因功勋卓著,引起贵族们的嫉妒和陷害,后被革职,抑郁而死。到了战国时期,齐威王让士大夫整理古代的《司马法》,附穰苴兵法于其中,编成《司马穰苴兵法》一书。司马迁读完《司马穰苴兵法》后,曾发出这样的感叹:“余读《司马兵法》,闳阔深远,虽三代征伐,未能竟其义。”
  《史记》记载,田穰苴是“田完之苗裔”,田完即陈公子完,他在陈宣公二十一年(公元前672年)为避国难逃奔于齐,被齐桓公用为工正。从田完到穰苴,应该传了四五代。齐景公时田氏的宗子是田乞,穰苴为田氏宗族的支庶。晏婴称穰苴为“田氏庶孽”,可见穰苴虽有贵族血统,但早失去了贵族身份,是一名身居闾里的布衣。他自己也曾说过“臣素卑贱,君擢之闾伍之中。”穰苴入仕是依赖晏婴推荐的,是在齐国国内阶级矛盾、统治阶级内部的矛盾都已尖锐化,国外诸侯交侵,军事失利,内忧外患,国将不国的用人之际。晏婴向景公推荐道:“穰      田 穰 苴
苴虽田氏庶孽,然其人文能服众,武能威敌,愿君试之,”(《史记·司马穰苴列传》)这说明穰苴受命于危难之间,挽大厦于将倾,责任重大!
  作为一个军事家,田穰苴充分显示了他的军事才能。特别是在治军方面,更是执法如山,刚直不阿。穰苴先到军中,立木为表,以视日影;下漏滴水,以知时辰,等待齐景公的宠臣庄贾。但这个庄贾素常骄奢淫逸,自认为自己是景公派来的监军,便有恃无恐,全没有把穰苴的约定放在眼里,他不是按照穰苴的话及早赶往军中去做出征前的准备,而是与为他送行的亲友饮酒作乐,通宵达旦。次日中午,穰苴见庄贾不到,下令撤去表漏,开始检阅、整顿军队,申明纪律。傍晚时分,庄贾才跚跚而至。穰苴诘问:“为什么迟到?”庄贾说:“亲戚送之,故留。”穰苴义正辞严地批评道:“将受命之日忘其家,临军约束则忘其亲,援桴鼓之急则忘其身。今敌国深侵,邦内骚动,士卒暴露于
        田穰苴墓石碑          境,君寝不安席,食不甘味,百姓之命皆悬于君,何谓相送乎!”穰苴旋即召来军中的执法官问道:“军法,期而后至者云何?”执法官答道:“当斩!”庄贾害怕了,忙派人骑马回报景公,请求速效。使者还没回来,庄贾就被斩首了。三军将士无不敬畏。
  过了多时,景公派使者持节,飞车驰入军营,令穰苴释放庄贾。穰苴并未感到慌乱,相反扣住使者,严肃地说:“将在军,君令有所不受。”又问执法官道:“弛三军法何?”答道:“当斩!”穰苴道:“君之使不可杀之”,便下令把使者的随从斩了,并把车的左附和驾在车前左侧的马一并砍了,算是代以受罚,传示三军。全军官兵受到极大的震惊。穰苴通过上述两件事整顿了军纪,提高了威望。从而为夺取战争的胜利创造了条件。
  田穰苴虽然刚烈威严但他却爱兵如子,赏罚分明。对违反军纪的人,不管他地位多高,职务多大,有什么样的背景,都绳之以法,毫不姑息。他对冲锋陷阵,英勇善战的官兵关心备至,与官兵同甘苦,共患难。他经常把自己的财物分给士兵,询病问药,优待病弱之人。他这种爱兵如子的行为深深感动了士兵。因而他所带领的士兵士气高昂,军威大振,尽收失地。后来,被景公封为大司马。
  由于田穰苴功勋卓著,地位显赫又不善于逢迎,受到了许多当朝大臣的嫉妒,昏庸的齐景公黑白不分,是非不辨,将穰苴撤了职,把他逐出宫廷。穰苴郁郁不得志,最后终于“发疾而死”。
  穰苴死后,他的后人将他埋在了齐国这块他曾经纵马驰骋,用鲜血保卫过的土地上。穰苴墓深深掩埋着一代忠良,这块土地因曾有这样的贤良之才而自         田穰苴墓全景
豪。先人不畏强权,报国爱民的行为为后人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穰苴墓畔,回忆古人的悲壮业绩,怎不叫人陷入深思和怀念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