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牛破燕 千古垂名--田单墓

火牛破燕 千古垂名--田单墓

时间:2004-12-20 13:34:54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田单墓位于安平故城中,今皇城镇皇城营村东南约700米,石槽村西约500米处。墓高约7米,南北长约26米,东西长约25米。因农民种田,劈为方形。墓前有1988年临淄区人民政府所立“田单之墓”石碑,为省级重点保护文物单位。据民国九年《临淄县志》记载,掘井者曾于墓东得铜器甚多。1972年,当地群众在该墓东侧整地时,距地表深约1.5米处,发现石椁,并间有大量卵石,疑即单墓室,遂复盖,有待于考证。
  田单,战国末期齐都临淄人。他是田齐时期一位受命于危难之际的传奇将领;是齐国濒临亡国之时涌现的复国英雄;是卓越的军事家、政治家,为齐国一代名将贤相。史籍记载他的辉煌功业和高尚品德,是自公元前284年,乐毅伐齐开始,至公元前264年任赵相止,此前后的事迹史书失载,故田单生卒年代不详。其主要活动于齐湣王后期和齐襄王时期。
  司马迁在《史记·田单列传》所说:“田单者,齐诸田疏属也。湣王时,单为临淄市掾,不见知。”田单是齐国田氏的远房亲属。湣王时,田单曾任齐都临淄的市掾,是一位资历浅、爵位低、名气微的管理街市贸易与治安的小官吏。但是,他善于学习,颇爱兵法,对战略战术精心钻研,有非凡的军事才能。后在燕齐战争中,大显身手,从而一举成名。
  齐湣王末年,由于连年对外用兵,致使齐国国力十分空虚。又加上齐湣王刚愎自用、骄傲狂妄,国际上诸侯视齐若仇敌,国内则怨声载道。在这种内外交困、民劳兵疲的情况下,燕昭王为报齐趁子之变乱而侵燕之仇,公元前284年(燕昭王二十八年),任乐毅为上将军,统帅全国的精      田 单
锐部队,并联合赵、秦、韩、魏四国共同伐齐。当时齐湣王调动了全国的军队抵抗燕赵等盟军,在济西(今聊城、德州一带)展开会战,五国联军旗开得胜,齐军大败。赵、秦、韩、魏四国军队至此都退兵回国,而乐毅则率燕兵长驱直入,攻占了临淄。数月之内攻下了齐国70余城,使齐国的绝大多数都置郡县都归属了燕国。齐国处于生死危亡的关键时刻。
  在齐燕之战中,田单先是逃到了临淄以东的安平小城,密切关注战事发展,他分析到燕军攻占临淄后不会退兵,一定要乘胜东进,又考虑到难民逃亡时的混乱和拥挤,于是,他命令他的全部宗族弟子都把车子的车轴末端截去,又在车轴头上包上铁皮,此即《史记》所记“令其宗人尽断其车轴末,而傅铁笼。”目的是便于车辆在混乱中行进而不被挂扯牵制或撞坏。果然,不久燕军进攻安平,因城小无力抵挡,齐人争相逃走,道路上难民拥挤,车辆阻塞,由于撞断车轴而不能行进的车辆不计其数。田单及其宗人因车子提前采取了应急措施而顺利退到了东边的即墨城,此事在东逃的齐人中纷纷传开,大家都称赞田单有远见卓识,对他的聪明才智都非常敬佩。
  这时齐国只有两城未被燕军攻克,一是莒,二是即墨。当初临淄城破,湣
         田单墓碑           王出逃,先到卫,次到邹,再到鲁,寻求避难。但这些国家都因为湣王的狂妄自大而拒绝收留。最后湣王退保莒,结果被楚将淖齿杀害。“淖齿既杀湣王于莒,固坚守,距燕军,数年不下。”“燕引兵东围即墨,即墨大夫出于战,败死。城中相与推田单,立以为将军,以即墨拒燕。”如《史记·乐毅列传》中所说:“乐毅留徇齐五岁,下齐七十余城,皆为郡县以属燕,唯独莒、即墨未服。”
  足智多谋的田单临危受命,并没有因暂时的失利而气馁,他表示不负众托,光复齐国。他细心分析战争发展变化的形势,充分利用燕昭王病死、惠王即位的天赐良机,连施四个反间计,使燕王命骑劫代乐毅,从而瓦解了敌人。他还利用计谋激励齐军的斗志,使即墨军民义愤填膺,同仇敌忾,众志成城。一切准备工作就绪,田单就组织精兵壮士五千余人,将城内千余头牛,双角装上锋利的匕首,牛身上披上画有龙纹图案的五彩缯衣,牛尾上系上蘸满脂油的芦苇,布下了火牛阵。当夜深人静、燕兵酣睡之时,即墨城头锣鼓齐鸣,火烧牛尾,千条火牛从凿开的十余处城墙洞口窜出,直奔燕营而去。壮士在呐喊声中,随牛冲杀。燕军顿时大乱、落荒而逃。统帅骑劫也被杀死。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以少胜多、以弱胜强、出奇制胜的“火牛阵破燕”。之后,田单率齐军乘胜追击,一直追到齐国北面的界河上,很快收复了所有失地。
  田单复国后,把襄王从莒城接回临淄,襄王嘉其功,任田单为相国,封于安平邑,号曰安平君。
  从公元前284年六国攻齐到公元前279年田单复国,前后达五年之久。齐国经过这次打击,国力大衰。为了振兴齐国,田单竭力协助齐襄王治国,爱抚百姓。田单为相任人唯贤,不从个人恩怨出发。例如,貉勃常诽谤田单是小人,         田单大摆火车阵
田单却把他推荐给了齐襄王。后来,田单与貉勃还成了莫逆之交。虽然身居高位,却不倚仗官大自居,仍处处替民着想,问民疾苦。至今流传着田单为民解裘的故事。
  田单虽然尽心尽力地治理齐国,却遭到小人的中伤谋算。当时,齐襄王有九个宠幸的侍臣,都想谋害田单。于是,他们想法让襄王派貉勃出使楚国。貉勃还没有回来,这九个人又说貉勃敢于迟迟不归,是依仗有田单的势力;接着又说田单不讲君臣之礼,笼络人心,企图谋反。齐襄王被说得将信将疑,因此对田单十分无礼。貉勃从楚国回来后,齐襄王请他饮酒,酒酣时竟高喊:“叫田单马上来!”貉勃离席叩头说:“大王怎么能说出这种亡国的话呢?”接着又问襄王比周文王、齐桓公如何?襄王自感不如。貉勃说:“既然如此,周文王得到姜尚以为太公,齐桓公得到管仲尊为仲父,如今大王得到安平君却偏偏直呼其名,这是多么不应该啊!”貉勃又历数了田单在齐国生死存亡时的功绩,感慨万分地说:“在那个时候,如果安平君关闭城阳自称为王,城阳和天下的人谁能去制止?然而,安平君考虑到君臣之道,本着浩然正气,认为不能这样干,才修建栈道木阁到城阳山中去迎接大王,大王才得以返回故国。如今国事己经安定,人民也已安生,大王却直呼其名,就是孩子,也不会这样做。请大王赶快杀掉这九个人,向安平君谢罪吧!不然国家就危险了。”襄王恍然大悟,立即以诬陷罪严厉惩罚了那九个宠臣,封赏了田单,君臣重新和好。从此,田单更
          田单墓全景          加爱护百姓,加紧整训军队,采取措施振兴经济,使齐国日渐强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