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王葬在三山口,临淄永世不为京--二王冢

齐王葬在三山口,临淄永世不为京--二王冢

时间:2004-12-20 13:36:00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二王冢,又称齐王冢。传为姜齐第16代国君桓公(小白)与姜齐第25代国君景公(许臼)之墓。它位于今临淄区齐陵镇的鼎足山上。鼎足山,也叫紫金山(又名雷公山)。与菟头山(又名驴山),牛首山(又名牛市山),三山对峙,如鼎之三足,因此而得名。二王冢,因山为坟,墓葬中间。封土高大,气势雄伟,如同山上之山。二冢东西并列,方基圆顶,南北长190米,东西长320米,墓高30米。与南侧的四王冢遥遥相望,二王冢和四王冢、三妹冢形成了历史上非常罕见的古墓群。被世人称为“东方金字塔”。
  《史记·齐太公世家》引《皇览》曰:“景公冢与桓公冢同处。”唐《元和郡县志》载:“桓公冢东旧有祠,魏武帝(曹操)所立。宋《太平寰宇记》谓“桓公冢在鼎足山上”。《括地志》载:“晋永嘉末,人发之,初得版,次得水银池,有气不得入。经数日,乃牵犬入中,得金蚕数十箱,珠襦、玉匣、缯彩、军器不可胜数。又以人殉葬,骸骨狼藉也。”
  一九八四年,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对二王冢进行稽考,认为二王冢是田齐侯剡和田桓公午之墓。1988年1月,二王冢被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二王冢畔,鼎足山下,风景秀丽,闻名遐迩。东面的牛首岗,南面的菟头山,松柏掩映,矮草丛生,野花遍地;西北角的紫金山,庙宇多椽,有雷公殿、文昌阁等古建筑,成为游人驻足之所。昔日,每年农历四月初八至初十,三天庙会,行商摊贩,云集于此;香烟缥缈,人流如潮,热闹非凡。 在晏娥儿墓东侧,女水源头、群泉并涌,积水成潭,广三十余亩,深且数尺,碧水澄清,一望见底,锦鳞游泳,水鸟翔集。登上桓公墓巅,远眺牛山茫茫,淄水泱泱;俯视平畴千里,绿茵无边。而今,许多繁茂盛景已经推失去原貌。但我们从明清以来的部分诗篇中还可领略二王冢独具的魅力。明代诗人王衮写有《景公冢遇雨》的诗篇:“小店疏篱野水旁,         二 王 冢
肯容闲客暂追凉。云封枣叶连村暗,雨洗荆花溢路香。尝酒招邻拼得醉,借驴寻寺偶成忙。眼前齐景遗阡在,一体萧萧蔓草荒。”初春时节,微雨菲菲,“雨洗荆花溢路香”的景色又在身旁出现,踏青游春之人,徘徊于山脚墓边,赏美景,怀先人,心中别是一番滋味。清代诗人崔象津《桓公墓诗》中也有这样的抒怀:“功留北杏存三关,墓接南邻对四豪。已知饭牛歌石烂,谁从牧马问三高。中原继霸犹堪穆,竖子成名变莽操。我在圣门称五尺,也凭酒杯奠蓬蒿。”
  关于二王冢的由来有一个民间传说,在临淄当地流传有“齐王埋在三山口,临淄永世不为京”的俚语。相传齐桓公临死时为自己选择长眠之地很费了一番脑筋,他想把墓地选在城西的愚公山上(即路山),而不想葬在城南的鼎足山上,因为那样的话,临淄的风脉就全没了!桓公的五个儿子都不成器,从不按桓公的意见办事。于是桓公想:我的这些儿子总是把我的话反着听,今次,我要把话反着说才行。临终前,他把五个儿子叫到床前,叮嘱道:“我死后就把我葬到城南的鼎足山上吧!”不想,这次,桓公的五个儿子很听话,等桓公一死,就把他葬到了城南的鼎足山上了。这样以来,临淄作为大国京都的风脉就真的被破坏了。也许是历史的巧合,临淄作为齐国的国都再也没有象桓公时期那样兴盛过了。
  不管传说是真是假,二王冢在齐国这块故土上已经矗立二千余年。繁衍生息在这块土地上的人们,对古人的伟绩寄予了深厚的感情。毕竟这块土地上的纷踏马蹄曾威震八方,毕竟在几千年前这里是最具盛名的东方之珠,谁不为自己是这块古老土地上长出的一株禾苗感到自豪呢!二王冢是这块古老土地上曾经辉煌的见证,尽管失落的已经失落,但辉煌的必将继续辉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