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名遐迩、藏品一流的齐国瓦当艺术馆

闻名遐迩、藏品一流的齐国瓦当艺术馆

时间:2004-12-13 17:59:00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当你游览举世闻名的齐国故都——临淄时,决不能遗漏声名遐迩的齐国瓦当艺术馆。
  在繁华的临淄城区,有一条贯穿东西的牛山路,在路的西段,有一座仿古式三层楼建筑,齐国瓦当艺术馆就座落在这座建筑的二楼上。走进它,玲琅满目、各具特色的瓦当展品令人目不暇接。细细端详着这一件件历经千年沧桑、饱受无数风雨侵袭仍保存完好、美不胜收的文物珍品,听着瓦当艺术馆馆长、齐瓦当研究专家王也先生的娓娓介绍,你会从中领略到齐国瓦当艺术的独特魅力。
    瓦当是中国古代建筑上的一种构件,俗称“茅头”,主要起到保护屋檐椽头免遭风雨侵蚀,延长建筑物寿命的作用。瓦当最早出现于西周,最初素面少纹饰,被一些宫殿及大型建筑所采用。春秋战国时         齐国瓦当艺术馆匾额
期,是中国历史上一个剧烈变革的时代。为了争夺霸权,各诸侯国发展生产,吸引人才,学术思想界出现了史家所称的“百家争鸣”的局面,这种思想上的空前解放和经济上的相对繁荣,使瓦当的制作水平得到了长足发展。面纹也变得丰富多彩,不拘一格,并形成了以齐、秦、燕为主流的中国瓦当系列。
    齐瓦当是指以齐国故都临淄为主要集散地,其范围涵盖齐境内广大地区所出土的瓦当。年代为西周、春秋战国至两汉时期,时间跨度约千年。齐瓦当以务实、开放、创新的齐文化为基础,自始至终有着鲜明的地域特色,它经历了由素面无纹饰到手工刻绘,再到模具制作的整个发展过程。齐是中国瓦当的肇始地之一,齐瓦当不是舶来品。在纹饰特征上,齐瓦当以树木为母体,以对称为主要形式在树的两侧饰以双兽、双鸟、狩猎等图像,对当时的社会生活进行了真实的反映。在艺术表现手法上,它因时代的不同而有所变化,春秋战国时期的瓦当纹饰以图像为主,线条简约质朴、天真奇肆,流散着一种农业社会状态下的宁静气息。而到了汉代,除了还有部分树纹瓦当存在外,其主流纹饰则演变为以图案和文字为主。在艺术上追求唯美色彩,既雍容华贵,又出神入化,充满奇诡之趣。可 以说,齐瓦当无论是在图像的丰富性还是在图案的多样性上,都达到了先秦史上前所未有的高度,它的现实主义和浪漫唯美主义相结合的艺术风格。对汉代文化和继汉以后的各代诸门类艺术都产生了深远影响。
    有关瓦当的收藏,最早见于一千年前的北宋时期。之后的八百余年中,金石学家搜集古代瓦当的目光一直聚集于物华天宝的秦汉故地陕西。大有“但知有秦,未闻齐燕”的味道。而齐瓦当研究的真正兴起,则是到了晚清时期。有关齐瓦当的收藏记载,则是在杰出的金石学家陈介棋、罗振玉、王福田等人的著录中。介绍齐瓦当的著作除了日本人关野雄的《半瓦当之研究》(1952年在日本出版)有较多涉及外,山东大学李法林教授所著的《齐故城瓦当》(1971年,文物出版社),则是第一部全面介绍研究齐瓦当的专著。近年来,山东省考古研究所的研究员罗勋章先生所著《新中国出土瓦当汇编·临淄卷》,淄博市博物馆副研究员安立华先生的《齐国瓦当艺术》,又分别对齐瓦当进行了探讨和研究,并在理论上有诸多新见。然而,令人遗憾的是,以上著录因受客观条件限制,采用资料严重匿乏,使人们对齐瓦当的认识不免有一叶障目、挂一漏万之缺憾。
  正是有鉴于此,为了充分展示齐瓦当这朵中华民族艺术宝库中的奇葩,临淄齐瓦当收藏家王也先生倾尽十几年的收藏珍品创办了齐国瓦当艺术馆。该馆现藏有西周、春秋战国至汉代不同时期的瓦当七百余种、千余件,其中许多是孤品和珍品,为以往著录所未见。自 1999年开馆以来,始终坚持以社会效益为主,与社会各界保持着广泛的交流与合作。先后有几十位著名学者、鉴定家、书法家为馆内藏品题词。中央电视台、山东卫视、淄博电视台,国内有重要影响的《收藏》杂志及相关报刊纷纷予以报道。全国各地及港、澳、台、日、韩等一些国家和地区有名的汉学家、收藏家们也纷至沓来,来感受齐文化的深厚底蕴,一睹齐瓦当的艺术风采。
  2002年12月,由齐国瓦当艺术馆精心捶拓、国家文物局出版的十卷本《齐瓦当拓本 集》正式出版。该书由著名历史学家李学勤作序,中国书协主席沈鹏先生撰写书评,著名学者、鉴定家、书法家任继愈、张中行、文怀沙、蒋维崧、徐邦达、史树青、杨仁恺、欧阳中石、冯其庸、罗哲文等分别题写书签。该拓本集以丰富翔实的资料,对务实、开放、创新的齐文化作了一次图像化的旁证和诠释,填补了齐文化研究开发史上的一项空白。无疑,将在我国金石学史上占有重要地位。
    齐国瓦艺术馆的藏品,就是一部完整的齐瓦当发展史。试择部分藏品以说之:
    齐国瓦当的图像主题,多采取于现实生活,是当时人们对图腾崇拜、祭祖、祈福思想的直接反映。齐国属东夷之地,史书记载,东夷人的图腾有凤、鸟、太阳、龙等。其中以对各种鸟的崇拜为最多。传说少昊氏各部落都以鸟来命名。这种史传在齐瓦当中多有验证。如:太阳·凤(图1)、双鸟、树木双燕、四鹤、“ 鹬蚌相争”、树木·马·太阳、龙、树木双龙、树木蜥蜴等。除了反映现实生活中的狩猎活动外,由人物·狩猎 (图2)、单骑狩鹿、树木·马·逐兽等瓦当看出,齐国人对马和各种猛兽的偏爱和崇拜,也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由于受当时科技水平的限制,马不但是重要的战争工具,也是一种社会生产力,是国富兵强的象征。在齐国艺术家的笔下,各种兽的造型率真矫健,可谓千姿百态。有天马·云纹、树木·双马·窗棂 (图3)、树木双骑、树木双虎(图4)、树木双兽·守宫图、虎·飞天·鸟、树木·双马·猴子·鸟、人面等。中国的文字瓦当最早出现于战国,昌盛于西汉,至东汉渐衰。齐地汉代文字瓦当虽多为吉语,但在中国字瓦史上却占有重要地位。如已知出现最早的“天齐”半瓦(图5)。“天齐”,是齐地得名的由来,也是齐地祭祀天主的祠庙之名,约为战国至西汉初期之物。另外,“万岁”半瓦、“大吉宜子万岁”、“大吉宜官”、“千秋万岁、安乐无极”、“千秋万岁”等字瓦,也都是难得的珍品,有很高的艺术价值和收藏价值。
  目前,齐国瓦当艺术馆的展出面积尚十分有限,随着建设我省第一经济强区步伐的加快,齐文化的开发与利用己出现了前所未有的繁荣局面。相信在不远的将来,中国第一座具有一流藏品的瓦当艺术馆,将出现在临淄这块丰腴而神奇的土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