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溡源桥头

站在溡源桥头

时间:2004-12-22 14:12:21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从辛店乘车,向西顺牛山路,经齐园,过二化行驶6公里,就到了临淄辛店街道办矮槐树村。站在村南高高的柏油路上,朝北望去,但见一泓池水在春风中荡漾。上前一问才知,原来水的两侧就是乌河。村东有一跨河古桥。因乌河又称溡水,据说,此地就是溡水的源头,所以古桥被称作“溡源桥”。
  据考察,此桥建于战国时期 (公元前264年),多有损毁,明朝永乐午,青州府在溡水源头建凤凰、伏龙、飞龙诸桥, 扩建三孔溡源古桥。整座桥均用青石砌成,桥面用56块石板铺成,宽5.8米,高3.05米,其左右有石栏,并刻有28星宿造像 (天兵天将)。桥两端各有石狮一双。桥西南侧有14层太保台阶,上雕有一狮子头,若洪水没了狮子头,桥头也就没了。据说乃是溡水流量之标志。溡源桥是当时鲁中交通干道上的重要路桥之一。
  其实此处并不是乌河源头。据考察,乌河古称耏水、干水、溡水、乌龙江等,她源于大武黄山之阴,平地泉涌,传说乃是淄河一漏,实乃第四系孔          溡源古桥
隙水北流受到煤系和东西断层的阻截,溢出地表汇流成河的,全长50.5公里。历史上有名干时之战,就发生在此处。据嘉靖《青州府志》载:“其源岐浅,多涸竭,又名干时,庄公九年与齐侯战于干时是也。水色黑,土人名曰乌河。”该河乃时令河,故又名溡水。《辞海》载:古溡水分二支,一支入济水,一支入清河。乌河几千年来,用她博大的胸襟养育了一代代两岸的人民,故有着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此时,有关乌河古老美丽传说,不觉浮现在脑际:
    一日,古道上黄土飞扬,战马嘶鸣,宋太祖赵匡胤率一支人马在该村古邮亭旁歇息。时值六月,日头毒辣辣的,令人难熬,兵卒们受不住热浪的煎熬,一个个趴在溪边捧水解渴。赵匡胤将汗水浸湿的战袍脱下,索性放在了溪流中,光着膀子趴在溪上喝了个痛快!少顷,当他将战袍从溪流中提上来的霎间,猛听 “呼隆”一声,战袍底下钻出一黑龙,顺流而下,窜向西北,顿时此处泉水四涌。原来的小溪流,霎时化作了一条滚滚的大河,水涌如龙,色黑如墨,故从此之后,人们将此河称之为 “乌龙河”,简称 “乌河”。
  再说赵匡胤手提战袍,抬首见邮亭不远处,有一小槐树,心中一喜,遂将战袍蒙在树上面晾晒。虽是正午骄阳似火,但战袍一时也难以晾干。于是,疲感顿生,幸槐荫如伞,遂躺下歇息。不料躺下便鼾声如雷了。将士们见状,不忍惊动于他。他一觉睡到日薄西山,醒来见日头虽西转,可奇怪的是槐荫依旧。他的战袍乃龙袍,重如山岳,压得小槐树从此不再长高,故称 “矮槐树”,即是临淄八景“矮矮槐荫夏日浓”所指。该村也因此而得名,神奇而美丽的传说,如溡水一样,源远流长,光彩照人。
  夏季梅雨时节,溡源桥下百泉争涌,喷珠吐玉,如百花齐绽,煞是壮观,令人从心底里荡起一阵阵喜悦!喷涌的泉水,一路欢叫着,向北流去,经孙娄、路山、朱台、高阳、召口,区内河段20.85公里,河床宽30-60米,流域面积160平方公里,最大流量82.88立方米/秒(1908年),由六天务村西,一路欢歌出境入桓台……                                       
    据史料记载:乌河的开发利用最早在1839年,临淄田旺村民集资安装了水磨。平时磨面、浇地用颇为方便。尔后,下游的不少地区也都效仿安装了石磨,后因河流量小而废止。1925年 (民国14年)有农民挖地下隧洞一条,引乌河水灌溉农田。称之为 “洞子井”,长40余米,灌溉面积13万亩,60年代也因流量小而废止。
    乌河平时缓缓地流动,可在雨水多的时候,也会出现洪涝灾害。其中1898年最为严重,一夜之间冲毁房屋数百间。解放后,党和政府对乌河进行多次疏浚筑堤,在流域内建成了大武、徐旺、大高、太平等7座小型水库。惟其如此,乌河成了为民造福的河!两岸人民亲切地唤她为母亲河。
    三十年前,倘你在夏天走进乌河,远远近近浓淡不一的夏绿簇拥而来,柳树、芦苇、河草,向你致意,使你不禁脱口吟出陶渊明“木欣欣以向荣”的诗句。当你随意掐断一株草茎,一股乳白色粘稠的浆液,顿时迸溅出来,那分明是母亲河的丰盈的乳汁,哺育着夏季特别贪长的众多儿女们!不经意间,便惊动了觅食的鹅鸭,它们鸣叫着游进了草丛。叮咚的河水,清澈见底,碧绿的水草,粉红的荷花,成群的鱼儿来往穿梭,给人一种生命的欢乐。夏天的母亲河一切都在兴高彩烈地生长,在伸展,在流淌,在飞动,在呼喊。一切都是昂场向上,进取着的。两岸五谷丰登,河面上南来北往的运货船只不断。
    乌河的水质颇好,人们渴了就到河边喝水。用河水做出的豆腐既鲜嫩又香甜,用乌河水洗脸也分外的白皙细腻,用该水酿出的乌河大曲,醇香浓郁,清爽可口,系山东名优产品,被载入中国名酒一书。乌河出产芦苇、藕、鱼、虾等特产,其中的“乌鳝”和“缠丝鸭蛋”更是因味美而久享盛名。乌河既使在三九严寒也不结冰,河床之上氤氲袅袅,温馨之气如雾似烟,使人如临仙境。
  遗憾的是,近年地下水位下降,河床干涸,加之前些年开荒造田使得乌河狭窄了。尤其是溡源古桥,几度遭到严重的毁坏。桥上两端的狮子及28星座造像早已不复存在。桥的三孔,仅看到两孔,那一孔己被垃圾和淤泥填满了。村西那座明代建造的矮槐亭与承托矮槐的那方高台已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一条由南至北的柏油路。政府已准备拔下专款,对溡源古桥、古槐亭及附近的河床进行整修和治理,恢复其本来面目。
    此时,站在这饱经沧桑的溡源古桥上眺望,一排排香椿树萌生点点殷红,在春风里摇曳,散发出淡淡的幽馨哦,母亲河,你的灵魂已幻化为棵棵香椿,芳香人世;你的灵魂,己幻化为片片粮田、瓜田、林网,造福子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