巍巍牛山话沧桑

巍巍牛山话沧桑

时间:2004-12-22 14:16:09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在临淄区水务局的前厅,有一幅沙盘。形象地演示出古齐国都城——临淄的山川地形,总体走势是南高北低,势如奔牛,绵绵不绝。而到了临淄脚下,山可说是嘎然而止,连余韵都没有了。而这最后一个音符,便是牛山。
  站在雄壮的淄河大桥上东眺,抹去人类的痕迹,你会发现,牛山更象是犄角翘翘的牛头,隐含在牛山后面,绵延千里,势如奔涌,层层叠叠,无尽无休。数不清道不明的群山,当然只能依次为牛脖子,牛身子,牛蹄子、牛尾巴、牛内脏了——这么一来,牛山真是大自然绝妙的一笔。这头牛由南向北奔涌而来,势不可挡、君临天下,在它的前面是是鲁中平原,再向前则是浩翰大海。牛山做为牛首,得享盛名,千古不衰,实是情理之中的事。
  以诸葛孔明之才气,尚自叹不如管仲。可见管仲几为神人,而管仲将          雾气氤氲中的牛山
自己的阴宅定位于牛山,原来老先生看中的正是这头硕大无比的奔牛的牛眼。牛眼牛气十足、精光四溢,晶莹透亮,既有凌历的杀气,又饱含悲天怜人的理智,这当然是高人之象。将阴宅选址于此,当然能荫庇后代,造福万民。
  当然,管仲能想到的,今人也能解读。你不是一头自南往北,奔腾跳跃的牛吗?你不是焦渴万状吗?好,我们就在你的牛头前建一面大大的湖泊,让绿水滔滔,让溪流潺潺,这就是太公湖。太公湖横亘在牛山脚下,让牛得解饥渴;这样牛气就永远留在了临淄,让临淄人永远过得豪气,过得硬气。
  牛山之名,传说起于姜太公。完成灭商大任后,姜太公受封于齐地营丘,军务紧急,姜太公日夜兼程。在月光下,一头牛来当了他的向导,走到淄河边,牛变成了山,这就是牛山。姜太公就此选定了自己的国都,也就是后来的东方名城——临淄。
  在近千年的漫长岁月中,牛山事实上是齐国的王家花园。真从“牛山本位”较起真来,区区一座不足200米高的土石之山,原本是闪不出光辉的。但俗话讲:萝卜不大,但长在了背上。姜子牙的一个眼花(误会有神牛引道),成就了牛山。似想,当年的都城,繁华绝伦,王公贵族,商贾名人,在办完正事后,闲暇之余,驾一叶扁舟,飘过淄河的清流,到牛山朝圣,是既高雅又有品位的行为。能不游人如织吗?据说当年齐景公站在牛山之巅,遥望齐都美景,竟然陡生出人生苦短的感慨,兀自黯然泣下。倘不是聪明机智的贤相晏婴及时解劝,并适时激励,真不知道这位贪图荣华富贵的君主要哭到什么时候;战国时期的牛山,砍伐破坏严重,著名的儒家大师经过此处时发出了“牛山之木尝美矣”的慨叹,并由此联想到人性本善。
  临淄背靠牛山,往东往北往西都是一望无际的平原。平原在英语中的原义,应该是平常、平凡,司空见惯、一览无遗的意思。而往南一瞅不得了:好大的山、好高的岭。加之滚滚淄河横隔其间,平空增添了几分灵气,又平空增加了些许阻碍,恰恰能满足人们征服自然,流连往返的豪情。有了这许多条件,牛山不想声名远扬,香火旺盛都不行了。
  这种近水楼台,向阳花木的运气,真能把“山”们气死。沿着淄河上行,虽说无华山、黄山类顶尖级名胜,倒也不乏天堂寨,马鞍山一类的小家碧玉,论身条,论风光,论气势都不可与牛山同日而语,因为它们都少了牛山那样的人气。
  这种差异也许能提醒我们,不论人或事,乃致风光名胜,都得以人为本。
          

 牛山远眺